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朝阳夕落,红彤彤的晚霞印挂西天,清风袭来,带来一阵清凉。

上河村的后山,一个半大的孩子背着夕晖,身穿打满补丁的衣裳麻利的挥舞着手上的小铲子,左手一别右手一铲,一株株野菜就被铲断根茎,扔进了身旁的背篓,不一会儿,不大的背篓便装满了野菜。

太阳下山,天快黑了,宝琳用手在背篓上压了压,小心拿过放一边的用树叶包好的山莓,放好后,拿上铲子,便转身背着背篓回家了。

王宝琳原名王宝玲,原是二十一世纪普普通通女孩子一枚,不过从小父母离异,作为再婚路上小拖累的宝玲小小年纪就被扔给乡下外婆抚养,初中毕业后唯一亲人外婆便因病离世,勉强读到高二会考结束拿了毕业证书便匆匆南下打工养活自己。

兢兢业业工作五年好不容易升职加薪,准备晚上在宿舍好好吃了一顿犒劳自己,结果一睁眼就发现自己一朝回到解放前再次成为刚出生的婴儿,还是战乱年代的,这情况,没有个大心脏承受不来。

宝琳原先能这么快接受自己重生穿越这个事实,与老天爷赐给她的金手指“空间—她的单身宿舍”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有莫大的关系。

宝琳工作的加工厂免费提供食宿,不过宿舍电费有点贵,宝琳选择的是面积小一个人住的单间,宿舍不大,十平方米的样子,只摆下一张床两个柜子一张桌子还有柜子上的迷你小冰箱便显得有些拥挤了。

这空间没有依托什么别的东西作为载体,外人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宝琳自己心念一动是可以看到空间全貌的,就像是灵魂脱壳进入了空间,宝琳猜测,也许是她的灵魂无意间绑定了这个空间。

里面的东西是用意念来挪动的,就像宝琳现实中觉得搬不动的床,在这个空间里,她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让这床跟着移动,空间除了不存活物,时间静止之外,别的没有什么特殊的。

空间里面东西不多,一张床垫,两套四件套,一条空调被,一条三斤重的薄被,两双凉鞋三双布鞋四双运动鞋,三四套夏秋季衣裳,一件羽绒服一件大棉衣,这还是以前穿的舍不得扔了,一个黑色的灰扑扑老旧行李箱,两个塑料桶一个塑料盆,一箱30包网购卫生纸,500g一斤装早餐燕麦水果片4桶,两桶泡面,散装大米三斤,散装面粉2斤,火腿肠两包,猪肉一斤,鸡蛋一板,纯牛奶一箱,一个宿舍迷你小铁锅,一个两斤重的无籽迷你冰西瓜,还有冰箱里的冰淇淋冰水和一些果冻,还有一些诸如碗筷牙膏牙刷小刀菜刀指甲刀打火机之类的生活用品和手机电脑之类的没电没用的暂时报废品。

这么些年来,宝琳很少用空间里的东西,像卫生纸衣裳塑料之类这些外面根本没有的,用了就是安全隐患,所以这么多年上厕所用的都是树叶,真的,习惯真是一种顽强又巨大的力量。

十一年过去了,空间带来的衣服鞋子桶之类的外面没有的,基本上都被收的好好的,没用过,小心无大错。

里面能吃的东西基本上都吃光了,就剩一斤生猪肉,就连大米和面粉都被生啃了,因为平时实在是饿啊!

不过有出也有入,空间放置闲物的桌子上新增了十几捆堆得整整齐齐的干菜,有干野菜干红薯叶子之类的,品种丰富。

在野菜干上面还有三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的是宝琳在后山捡的干蘑菇和木耳。

这些东西都是宝琳平常留在隐蔽地方晒干的,一次分量很少,这样隐蔽不引人注意,所以这么些年来存下来的不多,平时宝琳更喜欢装新鲜的。

当然更多的还是宝琳床铺上满满的新鲜剥皮了的笋子,因为上河村有几座竹山,竹子多,鲜笋味道也不错。

而要晒干笋得过水,宝琳没那条件,那就只能装新鲜笋子了。

当然床铺上的几百斤新鲜春笋,就已经是宝琳怎么多年来的全部库存了,平常宝琳自己放假事情也多,要挖够家里一天的菜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鲜笋上面的蘑菇,是宝琳自己捡蘑菇的时候有意留下来的是相较而言比较珍贵或者鲜嫩好吃的蘑菇,如鸡枞菌松菇和草菇之类的。

毕竟这些蘑菇晒干卖收购站宝琳觉得浪费了。

人都是自私的,宝琳也不例外,宝琳愿意用空间帮家人改善生活,但并不愿意把自己搭进去。

这些干菜都是用青藤青草一捆捆扎好,蘑菇木耳之类的当然是用塑料袋装好堆叠的,十几捆干菜,2袋蘑菇2袋木耳依次堆叠在空间桌子上,看起来还是很是可观。

毕竟宝琳平时自己也要挖野菜回去吃,宝琳自己做饭肯定会多搭点野菜进去,让粥稠点,也就没多少库存。

当然,空间里正经的粮食不多,毕竟粮食正经途径难得也难弄,谁家不把口粮看的紧紧的。再加上还是个小孩子,偶尔也会偷偷给自己和爸妈加个餐,消耗的也不少。

这么些年下来,也只存了点红薯,200多个差不多70斤左右小红薯,就这还是拿自家红薯藤在后山实在偏僻隐蔽地方种的,别问为什么这么多年就存下这么点,红薯还这么小,问多了都是泪,这些年偷偷在沟沟里种点能收到的红薯容易吗。

上河村后山后面接壤的大青岭是高山高岭,据说里面有毒长虫野狼和野猪,太危险,不准去也不敢去,现今都只敢在自家一亩三分地打转转,不过今年都十一岁了,十一二月撒撒娇卖卖萌应该可以跟着打猎采集队进大青岭丰富丰富空间物藏。

时间是流动的物质空间,空间是凝固着的物质时间。很久之前,宝琳就发现空间虽然不能进人,但空间里的东西却也不会腐坏变质,好像时间冻结的一样,放进去什么样,出来还是什么样。

这一世宝琳的家是一整个大家庭,她爸王建党是家中老二,她妈苏红英是逃荒逃难来上河村的孤女,夫妻俩结婚十多年来就得这么一个女儿,是真的把宝琳当眼珠子似的爱的,这也是宝琳这么快接受新人生的原因之一,这一世父母是宝琳新生的大惊喜大幸运。

宝琳奶奶王老太和爷爷王老头一共生育了五子一女,不过由于战乱饥荒只活下来三子一女,分别是大伯王建国她爸王建党三叔王建军和小姑王英。

这已经算很不错了,毕竟那个年代,能把四个孩子安安全全拉扯大,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那个时候,挨饿受冻缺衣少药,成人都有可能因为感冒发烧这种小病熬不过去,更何况身体弱抵抗力差小孩子。

在后山边缘的宝琳不过两三分钟便走到了大路上,王家住在村尾靠近后山的地方,不过三分钟便从大路走上了小径,半分钟后便到家了。

王家院子是用竹子围成的竹篱笆,不高,也就一米二三与宝琳现在的眉眼差不多持平。

院里屋子是用泥砖稻草起的,十几年的老房子了,还好家里壮劳力多,每年都换稻草。

前几年日子好过了,还在稻草中间铺了一层油纸,这才不至于有时候外面下大雨里面有的地方下小雨。

十几年前还比较宽敞的屋子,随着王家孩子越来越多,已经越来越挤了,等到家里下一代男丁娶亲,房子就该住不下了。

中间是正屋,前面是吃饭待客的客厅后面则是爷奶的房间,正屋的左侧屋两间房前屋是大伯大伯母住,后屋摆了两张床用自家编的竹席子隔开来,便分别作为家中男娃女娃的房间,右侧屋的前屋是三叔三婶的房间,后屋则是宝琳爸妈的房间。

这样分前后屋的房子建的省事,房间又多,在广大农村地区备受青睐,当然后屋是会各自留后门的。

左侧屋隔了两米的地方用泥砖茅草建了个柴房和厕所,右屋旁边连着搭了个小厨房,猪圈和鸡舍是靠着菜园子围起来的,在屋子后面隔了三四米的地方。

王老太是个勤快利索人,原先每年家里头都会养两头猪,十几二十只鸡,收益不错。

不过现在58年,到处都在抓辫子,割尾巴,明面上到底是要谨慎着的,现在猪圈里堆的是木材,鸡圈里也只养着两只下蛋的大肥鸡。

后屋猪圈旁边就是自家围起来的自留地菜园子,人口多,分的还挺大,一共有五分地。

一分地种豆子,一分地花生,这都是用来榨油的,一年到头的油水就靠这两分地和过年分的肥猪肉了。

剩下三分地种红薯,这个产量高,容易饱肚,红薯藤还能当菜吃。

大队工分每个人每年都是有定粮的,成年人360斤粗细粮搭配,10-14岁280斤,10岁以下160斤,这年头,肚子里没油水,乡下干活又卖力,可不男男女女都是大肚汉吗!

分的粮不够,可不就想办法自家种红薯填补肚子吗。

当然除了圈起来的自留地,边边角角之类的也不会被放过,翻了地种上了葱姜蒜辣椒,后屋篱笆边上种上了南瓜丝瓜冬瓜黄瓜葫芦瓜之类的藤菜。

这些菜南瓜冬瓜秋冬时候老了收了,可以放到第二年春天,一个大南瓜加点野菜干菜就尽够一大家子吃个一天了,这些都是能饱肚的粮食。

丝瓜黄瓜葫芦瓜这些鲜嫩的时候都是能当菜饭吃的,老了像丝瓜葫芦瓜之类的还能洗碗舀水装东西,用处大着呢,在村里,哪家哪户离的开它们啊。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