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

  学校门口。

  陈宇哲和一群同学欢闹着出了校门,一眼就看到前方的姐姐。

  陈欣微双手紧紧攥住,咬住下唇不让眼泪流下,周围都是叫嚷声。

  “我再说一次,那是我妈妈早上送给我的,不是偷的!”

  她说完,上前要抢回同学手中的毛线小鱼文具盒。

  “你不但是小偷,还是撒谎精,谁不知道你只能用你弟弟不要的东西,这么好看的文具盒,肯定就是你偷了哪个同学的。”

  说话的是王艳,她将手藏在身后,心里想着若找不到毛线玩偶的主人,她就将东西据为己有。

  四周的同学平时都和王艳一伙,都刻意孤立陈欣微,这时大家都配合着,你一言我一语地火上加油。

  “原来咱们班长是小偷!”

  “看不出来呀,陈欣微你居然是这种人!”

  “我就说班长应该让王艳当才对的,老师也不知怎么搞的就总表扬陈欣微,如果老师也知道她选出来的班长居然偷东西,那么……”

  陈欣微没能忍住,泪水还是大滴大滴流下来。

  “哈哈哈!这就找老师去,我要让全校都知道她陈欣微就不配当班长。”

  王艳说完一回头,得意洋洋的脸上突然挨了一枪。

  是水枪。

  事情太突然,所以王艳此刻的窘样惹得周围一阵大笑。

  陈宇哲趁乱很快将王艳手中的文具盒抢回来,随后跑到姐姐身边。

  反应过来的王艳咬牙切齿道:“你们姐弟俩都是寄生虫!一个是小偷,一个是混混,都一样没家教!”

  陈欣微见事情越闹越大,脸上委屈的神情又添了几分不安。

  她擦干泪水,怯懦地拉着陈宇哲,想尽快逃开这里。

  “姐姐,干嘛走,我们又没有错,她骂我们,是她不对。”

  陈欣微低着头,咬住下唇,一种隐忍的语气,“宇哲,算了,东西拿回来就好,不理他们,妈妈还在等我们回家呢,别做让妈妈会担心的事情。”

  陈宇哲摇着头,乌黑的眼睛中中愤懑更甚,,“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妈妈和姐姐,看着他们欺负你,我怎么能这样算了!”

  陈欣微一愣,内心惯性的畏惧退缩被另一种情绪替代了。

  对呀,明明错的就不是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白白受王艳诬陷呢?

  陈宇哲见姐姐停下脚步,心里更认定了留下来把事情解释清楚,不要平白无故被陷害才是对的。

  因而他们重新回到了校门口。

  陈欣微脚步很慢,双手紧紧交握,回到人群中时,头还是低着。

  “不准再骂我姐姐,错的人是你,都是你乱说话,马上和我姐姐道歉!”冲动的陈宇哲先开口了。

  王艳还在同学中间滔滔不绝地拿陈欣微说笑,一时没注意到身后的姐弟俩。

  看着一脸理直气壮的陈宇哲,王艳想起刚才挨的一枪,心里更不痛快了。

  学校办公室窗前,温颜看到眼下这一幕,激动之下,差点拍手叫好。

  刚刚看着陈欣微擦泪委屈的样子,她真想冲过去帮女儿出气。

  最后见陈宇哲出现,理智才回来,她要克制住,因为她想要从根本上解决女儿在校受孤立的处境,就必须用特别的办法。

  眉头微微松开,她优美的唇角轻轻向上一扬,对他们能勇敢回来澄清非常满意。

  温颜扭头看向陈欣微的班主任,“章老师,我们可以下去了。”

  章老师身旁是几天前才重新调过来的校长,此刻校长一脸严肃。

  “章老师,你要好好处理这件事情,没想到,现在这么小的孩子,就懂得拉帮结派欺负人了。”

  校长说完,新官上任那三把火正在他冒汗的头顶熊熊燃烧起来。

  章老师急切地答应完,回头看着温颜轻盈走去的背影,眼中满满都是赞许之情。

  温颜知道陈欣微在校一直受到歧视和孤立,因而今天早早就到学校来等她放学。

  当她看到校门口的围观时,并没有第一时间走过去帮陈欣微出头。

  她避开人群,走进学校找到新校长,然后也找来陈欣微的班主任章老师,让他们在校长室旁观了刚才的那一幕。

  百闻不如一见,温颜就是要老师亲眼看看班上的霸凌行为,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好好帮陈欣微出口气。

  王艳仗势欺人,事非对她并不重要,她就是妒忌陈欣微成绩好又当上班长,一心要让她再学校美好日子过。

  “我凭什么说这是她偷的,因为那个文具盒就是我的。”

  王艳蛮不讲理,她认准了陈欣微的软弱和怕是,就想让围观所有同学都相信她偷了东西,然后传播出去,最好能传播到老师那里,然后撤去她的班长,让自己上任。

  “刚才之所以不直接说东西是我的,就是想留点余地,谁让你是章老师选的班长,章老师笨死了,才会选你,但为了不让老师太难堪,我也想着能算就算了。”

  王艳并没发现已经到了人群外围的老师,声音更大了,“现在你们姐弟俩不知好歹,我就要说出事实来,章老师老糊涂,看不出来你的品行恶劣,我这就去告诉她。”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无数惊讶和厌恶的目光都投向了陈欣微。

  陈宇哲虽然勇敢,但是年纪还小,说来说去就那几句话,很快他的话语也被大家的议论声淹没了。

  “有妈生,没妈教的野孩子,我妈说了,你们全家都是社会寄生虫!”

  王艳痛快地说完,心里总算平衡不少。

  陈欣微除了成绩偶尔比她强些,别的都不如别人,她居然还是当上了班长,那么自己就要让她这个班长当不下去。

  陈欣微忍无可忍,“真正的小偷是你!真正的撒谎精也是你!”

  她平时都没有大声说话过,因而此刻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向了她。

  其中最惊讶的那个人当然是王艳。

  “我以前以为你家境比我好,什么好东西都有,没想到你会为了占有我的一个文具盒,居然这么卑劣地诬陷我。”

  王艳想开口,情绪激动的陈欣微拦住了她的话头。

  “你想要这个文具盒,直接和我说呀,我们家多得是,我妈妈可厉害了,能做出比这个更漂亮的呢。”

  她挺直身体抬起头,“你,还有同学们,如果不相信这事我妈妈编织的,那么你们都可以跟着我回家,我家里还有很多毛线玩偶,都是我妈妈亲手做的。”

  她的眼睛死死盯着王艳,神情中在提到妈妈时,透出了骄傲。

  “谁稀罕你家的东西了?”

  王艳明显心虚,语气也弱了下去。

  “谁要跟你回家去,我奶奶说了,你爸爸每天喝完酒就打你,让我们和你回去,万一你那个爆裂爸爸连我们一起打怎么办?”

  王艳见陈欣微脸色突变,更得意了。

  “哎呀呀!难怪你爸爸总是打你,说不定就是发现你会偷东西,但你总屡教不改,所以他气不过,才老打你的吧。”

  周围同学们脸上,都向陈欣微投来鄙夷的目光。

  她双手握拳,愤怒至极,眼角再次渗出了泪水。

  “不就是一个文具盒,现在被你碰过,是洗不掉的脏了,我也不要了,以后大家有好东西都要小心点,别一不留神就和我一样,让人给偷了去。”

  刁蛮地说完话后的王艳,转身就要走,想让事情这样不了了之。

  “等一下!”班主任洪亮的声音传来。

  人太多,她是好不容易才挤到前面来的。

所有人都看向了章老师,大家脸上的神情真是丰富多彩。

  而满心悲愤的陈欣微,抬头间,第一眼看到的,确是老师身旁的温颜。

  目光相接时,陈欣微在她眼神中看出了恼怒。

  这对陈欣微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居然让温颜看到这场面,她认为闯祸了,她惹出了事端,这下子温颜肯定对她非常失望。

  温颜已经忍了很久,刚想要冲到王艳那边让她过来和女儿道歉,可是看着惶恐无助的女儿,她还是先朝着这边走来。

  她已经到了陈欣微跟前,只见女儿低下头,不敢迎上她的目光。

  温颜心头一紧,目光随后柔和了下来。

  她看了看一脸坦然神情的儿子后,伸出手放在女儿的肩膀上。

  陈欣微马上抬头,哽咽着,努力不让泪水掉下来,“妈妈,对不起!”

  目光遇到时,她的头又低了下去,“是我不好,我给妈妈惹麻烦了,我以后不会了,妈妈,您不要生气,我马上和同学道歉,都是我不好……”

  温颜看着卑微怯懦的女儿,控制不住,语气也激动起来,“傻孩子,谁说是你的错了?妈妈都知道,我们欣微最乖了。”

  她轻柔地伸手,将一时愣住得的女儿环紧,心疼道:“有误会,我们解释清楚就好,有妈妈在,妈妈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说完话的温颜,看到陈欣微自责和感激的目光时,心疼中,眼眶湿了。

  多懂事的一个孩子,受委屈了心里想着的,还是怕给别人添麻烦。

  “妈妈,就是那个人,她欺负姐姐。”陈宇哲用手指着王艳,高声说。

  温颜看了一眼王艳,轻抚着女儿的头发,“别怕,妈妈这就让欺负你的同学来给你道歉。”

  她用眼神安抚了怀里的女儿,移动脚步潮前方走去。

  陈欣微看着温颜的背影,心里很温暖。

  章老师站在王艳面前,脑中都是她刚用来形容自己的词汇,“笨死了!老糊涂!”

  “你们聚集在这里,合伙欺负班长,这种行为真是太恶劣了!”

  章老师目光锁定王艳,正在放射出凶光。

  王艳听完,在老师的注视下,脸色变得苍白。

  她故作镇定,别过头,转身想要偷偷溜走。

  反正老师没指名道姓,先跑再说。

  “想走,先向欣微道歉!”

  王艳站定下来,身后严厉的话语让她头皮一阵发麻。

  “颠倒黑白,诬陷别人,看来你才是有妈生没妈教的孩子。”温颜快步走来,拦住了急切要跑开的王艳。

  “你抢了我们欣微的东西,还反过来说那是你的,说谎和抢夺两种行为,这件事情要是我让校长重点处理,你相不相信以后连学都上不了!”

  温颜故意夸大事实,看着王艳嚣张的气焰转为一脸惶恐,心头那口气才顺畅了些。

  这时她身旁的章老师也不耐烦起来。

  她伸手指着王艳,严厉道:“还愣着干嘛?你继续装蒜的话,我马上找家长,让你爸妈亲自来和班长道歉。”

  王艳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温颜,又看了看凶巴巴的老师,惊慌的样子,就像一只过街老鼠。

  “对不起!我错了!”王艳低下头,声音很低地说。

  温颜向前一步,加重语气,“你和谁道歉,请说清楚。”

  她语调平稳,带着威严。

  王艳越来越害怕,在温颜的逼视下,她瑟缩着走向陈欣微。

  “班长,对不起!你原谅我吧。”

  陈欣微还是愣愣的神情,她偷偷用手掐了掐自己。

  会痛,真的不是在做梦了。

  “你错在哪里?说清楚!”温颜语气缓和了些,但还是不容拒绝的态度。

  “我就是妒忌班长,想要所有人都孤立她,所以我说谎,为的就是让大家都以为她是小偷,然后集体排挤她。”

  王艳越说声音越低,“我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

  章老师很明白新校长正在看着她处理这件事,因而还是决定找王艳的家长过来,好好批评她一顿,也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