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崔衡玥的突然昏倒,令水芙愕然,脚步顿时刹住。

“玥玥——”

琼花慌慌张张地冲过去,把崔衡玥抱在怀里。

“臭丫头,让你嚣张,现在遭报应了吧。”

水芙骂骂咧咧地靠近崔衡玥,朝她伸出了“魔爪”。

“住手。”

水蓉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水芙的手臂:“你不想回北殿了吗?只有她的伤好了,我们才能回去一个。”

水芙扭头,怒瞪水蓉:“在你心中,难道我就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人吗?”

“我......”水蓉心虚地垂下头,不敢与水芙对视。

“哼!”

水芙冷哼一声,用力甩开水蓉的手,弯腰去捡躺在崔衡玥身旁的鞭子。

瞧见水芙的动作,又触及她背上那道鞭痕,水蓉更愧疚了:“水芙,我帮你上药吧。”

“不用,这点小伤死不了。”

水芙赌气般地回了一句,又用命令的口吻说:“今天你值夜。”

“好。”水蓉欢快地答应,她与水芙相识五年,知道水芙这样说就是不生气的意思。

水芙又扬手指向琼花,凶巴巴地吩咐:“你,赶紧把这个臭丫头扶到床上去,再把这里收拾干净。

“别以为我们两个是来帮你干活的,你平时干什么活,现在还是一样。”

琼花唯唯诺诺地答应:“是,不敢劳烦两位小娘子,这些我会收拾,两位小娘子就去歇息吧。”

“还有,好好照顾这个臭丫头,让她赶紧养好伤,否则......”水芙扬了扬手中的鞭子。

看见鞭子,琼花的脸瞬间发白,后背隐隐作痛,她慌忙答应:“是是是,我一定好好照顾。”

水芙满意了,对水蓉说了一声“走吧”,就离开了房间。

到了外面,水芙问:“都检查仔细了吗?屋里还有没有利器?”

“我们来之前,穆将军的人就已经检查过一遍,把锋利的东西都收走了......”水蓉突然顿住,她想到了一件事,转身冲进房间。

片刻之后,她手中多了药碗、瓷勺、蜜饯罐。

这些东西摔破后,也能杀人。

看见水蓉手中的东西,水芙道:“有那个琼花守着,我看臭丫头不会寻短见了。”

她们刚才在门外听见了,王氏临死前让臭丫头好好活着。

既然是母亲的遗言,想必那个臭丫头会听话。

水蓉却不这么认为:“还是不能大意,万一臭丫头趁琼花睡着寻短见呢?我还是去盯着吧。”

说完,水蓉将手里的东西塞给水芙,转身就进了房间。

下一刻,水蓉从房里探出头来,提醒水芙:“记得回北殿抹点药,这里有我,你不用急着过来。”

“知道啦,啰嗦。”水芙不耐烦地冲她挥了挥手,转过身,嘴角微微上扬。

笑容只维持了短短的数息工夫,她的脸又拉长了:“真麻烦。”

“你遇到什么麻烦了?”

突然,云晨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水芙见是他,便指了指房间:“还能是谁?不就是里面那个臭丫头喽。对了,你最好找人去看看那个臭丫头,她又晕过去了。”

“又?她刚才醒过来了?”

“嗯,不过又晕了。”

云晨皱起了眉头:“明觉说她的伤不算严重,怎么刚醒过来又晕了?”

闻言,水芙讪讪地撇开脸,目光随着烛光闪烁:“额......那个臭丫头发疯,与我干了一架。”

“你把她打晕的?”云晨面露惊讶。

水芙立即否认:“不是我,是她自己太弱,我还未动手,她就晕了。”

云晨眯眼看她,神情中充满了怀疑。

迎上云晨的目光,水芙顿时就怒了,“你在怀疑我?好啊,我不干了,这就回北殿。”

说完,绕过云晨就往外走。

“哎——”

云晨正想开口留人,就看见水芙后背的鞭痕,忙追了上去:“你受伤了?是那个小疯子打的?”

瞥见水芙腰间的鞭子,云晨顿时明了。

而水芙听见云晨的话,心中怒火更盛,她重重地“哼”了一声,加快脚步往外走。

云晨挠头,表情茫然:她怎么生气了?

“哎,你慢点,小心伤口。”

云晨追着水芙出了北地窟,在她身后劝道:“不如你跟我去文殊阁包扎一下吧,这样伤口露着吹了风会加重伤势的。”

“谁要跟你去文殊阁?”水芙低吼。

云晨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忙解释:“不是我帮你包扎,我叫个小丫鬟过来帮你。”

这还差不多。

水芙怒气稍减,“不劳云都尉费心,我自己回北殿包扎。”

云晨追着水芙踏上了楼梯:“别啊,回北殿多远啊......”

他们踏上的楼梯位于南殿北面外侧,可到达南殿二楼文殊阁,也可到达南殿三楼观音阁北侧的栈道,而栈道另一头连接的就是北殿第二层的菩提阁。

正在院子里修补渔网的李碧儿将目光从水芙的后背收回来,又看向大门紧闭的北地窟。

“怎么?你想进北地窟杀了那个小疯子?”

苏毕文突然在李碧儿身边蹲下,一只手端着箩,一只手端着大口碗。

李碧儿扭头扫了苏毕文一眼,又看了看箩里的各种豆子,以及大口碗中的数颗绿豆。

她收回目光,冷冷地说:“马上就到晌午了,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的午饭吧。”

这话顿时勾起了苏毕文心中的怒火,他看似用力实则轻柔地把箩和大口碗扔在地上,怒气冲冲地骂道:

“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点子,居然让我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捡豆子?

“这是我们男人干的事吗?这分明是那深闺怨妇用来排解寂寞干的事,南殿太欺负人了。

“要不是老子不能出去,否则老子非把这些豆子塞那混蛋的嘴里不可。”

李碧儿又扭头扫了眼苏毕文:“呵,一个毛头小子,也敢自称老子?”

面对李碧儿毫不掩饰的讥讽,苏毕文气得站起来,插着腰低吼:“什么毛头小子?我都十九岁了。”

“没有成亲就是毛头小子。”李碧儿顺嘴回击。

“嘿嘿~”

苏毕文忽然咧嘴笑了一声,弯腰凑到李碧儿面前,用极具诱惑的声音提议:“你看,我未娶,你未嫁,我们又呆在这里出不去,干脆我们成亲,生他三四个娃,如何?”

“我不嫁人。”

望着没有一丝扭捏说出不嫁人的李碧儿,苏毕文对她的兴致更深了,他笑呵呵地继续提议:“那我们结盟吧。”

李碧儿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不需要盟友。”

“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跟你结盟就拒绝,是不是太武断了?”

李碧儿懒得解释,低头继续修补渔网。

苏毕文不甘心,干脆在李碧儿身旁坐下,一边拿着筷子从箩里挑拣绿豆放在大口碗中,一边低声细语:

“你不是想杀小疯子吗?巧了,我也想杀她。

“南殿有规矩,不能杀人,不如我们结盟,一起杀了小疯子,再伪装成她自尽。

“反正她思念亡母想要追随,大家有目共睹,楚王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如何?”

见李碧儿仍然不出声,苏毕文又道:“看在昨晚我没有揭穿你的份上,给句准话行不行?”

李碧儿手中动作不停,语气淡漠:“杀她,我一个人绰绰有余。”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