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主总在自我攻略

风家三小姐风萧萧,大婚前一天大闹沁月坊画舫捉奸周渊,将其暴打一顿后心灰意冷跳河自尽的消息,一个晚上便传遍了整个扬州城。

风家大少爷一怒之下叫人撤了满城红妆,将周家送来的聘书聘礼直接尽数退回,并直言纳征时自家的回礼权当是喂了狗了,叫周家不必送回,做的那叫一个狠绝。

周家的脸面硬是被风家按在地上用脚摩擦,却是因着理亏只得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风爹眼瞅着自家宝贝女儿昏迷不醒,大手一挥下令日后风家不做周家的买卖,就是一根葱都不许卖给周家!

吃瓜群众个个拍手叫好,就等着看周家的笑话。

要说周家求娶风家三小姐绝对是高攀,这周渊还不知收敛任性妄为,有如此下场也实属应当。

可谁叫当初风家三小姐出生的时候身体病弱,云游道士说非得要与之命格相抵的生辰八字互为亲缘,才能保其一生顺遂;

风家几番打听,才找到了周家,据说周渊的命格与风家三小姐极配,二人便定了亲。

也是奇了怪了,定亲之后风家三小姐身体便渐渐好了起来。

是以风家对周家这些年也是多有照顾,否则扬州城的人,谁认周家是个什么东西。

周家没少凭着这点要好处,这几年更是得寸进尺,周渊更甚。

今日被风家打脸,怕是有一阵子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九九挑了深更半夜睁开了眼。

做贼似的大眼珠子左右晃动,没见到人才悄咪咪的想起身。

谁知这风萧萧的身子本来就弱,落了水几日没进食,手腕还没撑住就软了下来,后脑勺磕在软枕上,一瞬间饥饿感等身体不适均从神经传至大脑,九九瘪了瘪嘴。

想哭。

她在主神界是有肉身的,就那种正常人类的身体,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困了要睡觉的那一种,可她自被制造出来就是千娇万宠,从来没有品尝过饿肚子的感觉,更别说现在这副样子了。

然后她就真的哭出来了。

不为别的,就是身体上的难受,还有饿的。

“呜呜呜……”

守在外面的丫鬟零露听见动静,忙点了灯过去,见自家小姐醒了,高兴地赶紧把室内的烛台点上,冲外面喊:“如荼,小姐醒了,快去通知老爷夫人大少爷!”

回过头见自家小姐哭成了泪人,喜色一收半跪着开始劝:“小姐别伤心了,身子要紧。”

“左右小姐现在身子不错,周渊那般不识好歹,与那周家的婚约废了就废了,小姐生的这样美,想娶小姐的人从咱大门口都排到了扬州城外,嫁给周渊本就是委屈了。”

九九张了张嘴,声音极小的说了声饿,奈何零露劝的起劲,压根就没听到。

九九哭的更厉害了。

她想她可能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饿死的系统的,好惨。

幸好零露劝完给九九倒了水,这才缓了一口气。

风父风母风大少爷穿戴好来的时候,九九已经靠在床头吃上了糕点。

“萧萧感觉怎么样?娘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别担心。”风家虽然是扬州城首富,先皇钦定的皇商,但风夫人却是实打实的书香世家出来的嫡女,大呼小叫那一套自然不会,见小女儿醒了过来,心便放下了。

九九嘴巴里塞满了糕点,也没听清风母说什么,总之一个劲的点头就对了。

大夫瞧过之后说没事,养一养就好了,一大家子才安安心心的去休息。

养了足足半个月,九九甚至还胖了几斤,才被允许出府。

九九迫不及待的提着裙摆溜达了出来,零露在后面紧跟不舍。

“小姐想去哪里玩?”

九九眼珠子一转,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觉得这里的味道和主神界是不一样的。

“去李家村。”

“?”零露满脸问号。

虽然不明所以,但零露还是听话的派人去套了马车,跟着九九去了李家村。

马车四角刻着风府二字的八角灯笼随着马车来回晃动,坐在里面的九九也是被颠的东倒西歪。

自出了西郊地界,往李家村去的路就崎岖不平,九九小手抓住车窗,被零露扶着才算稍微安稳下来,不过屁股却是受罪了。

呜呜呜,做宿主好辛苦。

马车停下来的那一刻,九九手忙脚乱的从马车里下来,脑袋晕乎乎的小脸煞白,胸口一股郁气积攒。

想吐,可是又吐不出来。

零露扶着九九,整个人慌得不行。

“小姐要不咱们回去吧?”脸白成这样,怕是又有哪里不舒服了。

“我不。”又委屈又倔强。

零露无奈,小姐自从醒了似乎任性了许多,不过这样也好,之前就是太懂事了总是被周家欺负。

在零露的搀扶下,九九按照路线直奔易家。

易水寒住在村尾,门前种着一棵桃树,花团锦簇枝叶繁茂。

等站在了易水寒家门口,九九就有点懵了。

她根本就不认识易水寒,这样子找上门会不会不太好?

她在家休养的时候每日都想着主角,好不容易能出门了自然是要先瞧一瞧主角是不是安好啊,这可是关乎任务呢。

看着自家小姐踌躇,零露心中惊疑。

“小姐认识这家人?”

九九脑子一懵,装傻:“不认识啊。”

“那小姐来这里干什么?”

九九吸了吸鼻子,委屈:“我有点饿了呢。”

易水寒在家吃什么呢?怎么这么香?

零露:“……”

感觉小姐落水之后不太聪明的样子,难道是脑子进水了?

易水寒在烧菜。

易爷爷还在世的时候身体不好,易水寒练就了一手绝佳的厨艺,若不是易爷爷心心念念的希望他考科举,他现在的饭庄都要开起来了。

喷香的味道迎面扑来,大火收汁,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红灯笼炒鸡新鲜出炉。

蹲在树上抱着树枝的九九感觉更饿了。

“小姐!小姐!您小心一点呀!”零露仰着头小声的嘱咐,伸出手臂虚护着,就怕自家小姐掉下来她接不住。

易水寒拎着食盒从厨房出来,仰头就和树上的九九对上了眼。

三月里桃花正盛,粉白的花朵间明眸皓齿肤如白雪的姑娘惊吓的瞪大了眼睛,漆黑的瞳孔里映照出一人的身影。

九九紧张的瞪着大眼睛看着面色沉静俊逸不凡的易水寒,脑子里一流水的乱码。

她此时不知道,现在所处的境地,有一个名字叫尴尬。

易水寒看着懵懂似孩童的九九,问:“姑娘这是做什么?”

外头零露小声劝诫的声响戛然而止,白净的脸上也染了绯色。

无他,就是替小姐尴尬。

九九紧了紧握住树干的爪爪,不知为何有点害怕,眼眶里瞬间续了晶莹的泪水。

“我、嗝!”紧张的打了个嗝,眼眶的泪水都晃了下去。

噼里啪啦流个不停。

易水寒:“……”

他刚才说的七个字有什么不妥吗?

快穿之男主总在自我攻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