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徒养成中

虽说拜师礼有两次择师机会,但第一次择师失败,再选第二次时,终究不像第一次那样有底气。

别说南锦不敢贸然开口,就连其他长老,都为她捏了把冷汗。

而平时一向少言的云墨长老,在此刻竟难得开口道:

“要不是知道云锡的性子,他这般行为,我都要怀疑他是在刻意为难那孩子。”

南锦轻咬着嘴唇——

她倒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将所有赌注都押在云锡身上。

他是反派,按照剧情定律来讲,主角就是他的劫,一旦他出了事,将所有赌注押在他身上的她,也不会有好下场。

可前世她选择主角的下场依旧凄惨,既然不愿重蹈覆辙,那么……

投靠反派boss并协助他推翻主角团,就是目前最稳妥的办法。

想到这里,南锦稳住呼吸,回答道:

“弟子固执,若第一次择师被拒绝,那弟子在第二次择师时,依旧会选择云锡长老。”

云宗可没哪条规定说不能将两次择师机会用在同一位长老身上!

当然,她这是在赌,用已知的原著剧情和前世的相处记忆在赌。

虽然隔着长梯的距离,但云锡似乎能看到南锦目光里的坚定。

某一瞬间,他竟莫名觉得自己的肩上又重了几分。

而在宗主、各长老和众多弟子的注视下,云锡说道:

“竹溪山只有我一人,难免有些清冷,你要是受得住,可拜我为师。”

得到云锡这句话,南锦脸上终于展露了真正的笑意。

似是担心他会反悔,她便连忙跪倒在地,并按礼行了三叩首之礼,随即参考穆远扬的动作和说辞道:

“弟子南锦,今入云宗,拜于云锡长老门下,成为云锡长老亲传弟子,今后必将刻苦勤勉,不费自身天赋。”

“嗯。”

一般在这种时候,作为师父的都会开口训诫两句,可到了云锡这儿,却只回应了一个字。

宗主以为他是忘了,或是第一次收徒不清楚流程,便小声提醒道:

“云锡,训诫,别忘了训诫。”

听到宗主这句话,云锡一如往常,神色淡定的回答道:

“忘词了,回去再训。”

“那你看其他弟子还有机会吗?”

宗主脸上挂着不明笑意,不怕云锡多收徒,就怕他收得不够多。

“他们天赋太差。”

说到这里,云锡抬头看了眼天,如今已至晌午,便转过身对宗主说道:

“竹溪山还有事,我得先回去了,这次会带上我小徒弟一起。”

许是知晓云锡的性子,宗主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

“去吧,带那丫头见见世面也好。”

云锡点头,便往长梯下走去。

看着他离开,云冰眉头紧皱,不禁说道:

“要不是习以为常,我都以为他对宗门有所不满。”

拜师大会,宗门上下齐聚,谁都不敢提前离开,偏偏这云锡……

宗主不语,而云横则看着云锡离开的方向,说道:

“若宗门上下乃至整个人族安危皆系于他一人之身,这所谓的规矩,就是死物。”

云涯长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脸上笑意不减,对云横的话表示认同。

但随即他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便停下手上动作,脸上笑意逐渐消失,甚至无奈叹了口气,说道:

“云锡出关是为了参加拜师大会,按照他的喜好,以往送的那些礼物,这次怕是会一样不落。”

云宗上下皆知:云锡长老喜欢送“礼”,这一癖好尤其表现在他游历归来或出关以后。

提起这事,宗主也极度无奈,只说道:

“我倒不奢望他以后都不送礼,只希望他别又送什么秦水蜈蚣、火毒蜘蛛等中看不中用的毒虫就好。”

一提起这个,五人便对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低下头:

唉,说多了都是泪!

……

南锦本打算站回自己之前的位置,却见云锡长老从长梯上向她走来,便下意识停了脚步。

前世如梦,能再见到云锡,她竟觉得有些不真实。

直到云锡走到她面前,她才回过神,并恭敬的喊道:

“师父。”

云锡只在最开始看了眼南锦后,便移开视线,说道:

“你是想留下来继续参加拜师大会,还是随为师一起回竹溪山?”

南锦没有丝毫犹豫,只等云锡话落,她便连忙回答道:

“当然是和师父一起。”

拜师大会每三年就有一次,而且前世她已经全程参与过。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拜师大会毫无吸引力。

她目前最应该做的,是尽快刷新自家师父的好感度,增强与师父的默契度。

至于师父为什么能提前离开,南锦只要一想到他那云宗长老之首的身份,便不觉为奇了!

“嗯,别跟丢了。”

在语气较为冷淡的扔下这句话后,云锡便直接抬脚离开,似乎完全没打算等她。

而南锦则转身看了眼那位主持拜师大会的师姐,并弯身行了一礼。

随即便握紧小拳头,小心跟在自家师父身后,往云宗某个方向走去……

一些新弟子见南锦提前离开,就开始小声议论:

“不是说在拜师大会结束以前,谁都不许离开吗?”

“那你也不看看她是和谁一起离开的。”

“听说云锡长老在每次宗门大会时,都会提前离开,而长老们对他的行为已然习惯,没有开口训斥过一次。”

“我还听说,这云锡长老在云宗的地位和实力并不高,除了南锦,没有一个人愿意拜他为师。”

“真想不明白,凭南锦的天赋和实力,怎么会选择拜云锡长老为师,要拜也应该拜实力最强的云墨长老才对。”

“呸,不要脸,实力最强的明明是云冰长老。”

“你们都错了,云涯长老才是公认的最强……”

“……”

虽说这些新弟子之前为了拜师大会刻意装得成熟稳重,但只要牵扯到自己崇拜的人,就会显露出孩子的天性。

见新弟子隐隐有要吵起来的趋势,一名长相粗犷、身体壮实的师兄开口道:

“肃静,别以为通过试炼礼和争师礼,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谁再吵就取消拜师礼资格。”

家有萌徒养成中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