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成皇

赢朝末年国势日渐衰微,卫国公举兵一路南下,攻占了大赢天子的都城。

自此各方势力分割天下,五国争霸。

各国为增强国力暂行休养生息之策免于兵戈,和平局势仅了维持十四年。

第十六年燕国北下攻打卫国;卫国此前屡经数战终灭强敌北赵,国内空虚。

燕国趁虚而入,不下五日便攻破卫国都城。卫国皇室见此亡国之际,皆以身殉国葬身火海。燕国大胜,疆域扩大,国力更加雄厚。

燕国先后又吞并了卫国周边的附属小国,燕国君主叶穹自认第一强国。

燕帝迁都新攘后又改都城为安阳,与其他三国暂停战火行贸易往来。

燕战胜卫国迁都安阳的第二年,当初被燕国君主叶穹从火海救下的卫国公主慕容泠于也于七月中旬,诞下燕君叶穹的第一个女儿。

正是因此慕容氏被册封辰妃,她所诞下的公主赐名为绮。

虚弱的慕容泠看着躺在自己身边正对着自己展露笑颜的女婴,她面色复杂双眼含着泪喃喃道:“为什么不是个男孩······为什么要是他的孩子······”

如果是个男孩儿,她也算给卫国皇室留个香火了。老天也看卫国复国无望了吧,让她诞下这女娃。

“公主刚生产不久,身子还虚,还请公主切莫再伤心了,身子要紧呐。”伺候的席婆子安慰道。

“卫国已经不存在了,你这又是叫的哪门子公主?”慕容泠哑然失笑道:“勿再伤心?身子要紧?哈哈哈,身子要紧…父皇母后都去了阿弟也走了,我的灵魂也早随他们一同去了,这具身子不过是个没心的空壳罢了,那里还有什么要紧的?”

她瘫倒在玉榻上像是被抽走了全部力气般,红红的双眼如死灰般盯着床边册封妃位的圣旨。

如今这番样子,该如何面对故国先祖,该如何面对九泉下的父皇母后。她更该如何面对自己生下的这个,有着仇敌血统的孩子。

十二年后,叶穹对慕容泠的爱慕并没有因为慕容泠的冷漠而减少分毫,相对的他也十分喜爱慕容泠为他生下的长公主叶绮。

燕国的叶绮长公主,自小就有一个沉默寡言冷漠疏离但却美貌至极的母妃。当然,她并不喜欢叶绮叫她母妃,只能叫娘亲。

叶绮平日里无事时,便经常坐在自己娘亲旁边陪她发呆。辰妃常常看着叶绮喃喃道:“你为何不是个男孩?”

没次听到她这样讲道,叶绮都会挠一挠头。她仔细想着自己与那些皇子的不同,原来他们有机会继承皇位,自己只能当一辈子公主。

不知为何,她们的关系并不亲近,辰妃看叶绮的眼神很复杂,复杂到叶绮很难在她眼睛里找到被其他情感挤走的母爱。

也因如此,叶绮只要感受到一丝一毫来自慕容泠的爱意,都会被放大数倍然后视若珍宝的收藏进她自己的心底。

“绮儿这会儿可是又去哪疯了?”燕国君主叶穹只身临驾泠雨宫,环顾四周不曾见到叶绮的身影。也是习以为常,笑着问道。

泠雨宫的侍者们闻声立刻停止劳作连忙行礼。

“不必行礼了,切莫吵到阿泠。”叶穹挥挥手,示意他们各自去忙,然后自顾自的在庭院里转悠。

“禀皇上,长公主拉着三皇子去放风筝了,皇上若是想见长公主,奴婢去叫。”席婆子俯身道。

“不用叫她回来,难得老三愿意陪她,随他们去吧。”叶穹说罢,随后又向前倾了倾低声问道:“你过来朕问你,阿泠今日心情如何?”

“唉,还似往日。”席婆子叹息道。

叶穹眉头微皱得此答案他似是心有不悦,它哼了一声便拂袖而去。

正清园已是日跌时刻,长公主的杜鹃风筝放了将近小半天了,也不见丝毫升起之意。

“三哥,风筝怎么还不飞啊?定是因为三哥跑的太慢了,要不三哥你再跑快点。”叶绮挠了挠头看着风筝说道。

哎呀,三哥真笨,连风筝都放不飞。如果顾子倾在这儿定让这纸鸢飞起来。她气鼓鼓的想道。

“你已经十二岁了,再过三年就是个大人了,怎么还要拉着三哥陪你放风筝呐?”叶泽很是无奈,却不得不苦笑过后宠溺道:“也罢,绮妹你看三哥这次够快吧。”

他望着累倒在草地上的皇妹,只得认命奔跑,谁让这是自己最宠爱的绮妹妹呢。

别的皇子都不喜欢他的绮妹,如果连他也不陪绮妹的话,他不忍心想像那该是怎样的孤独。

“是你自己说要陪我玩一天的,就这么陪我玩吗?连个风筝都放不起来。”叶绮埋怨道。

就算叶泽加快速度助跑,可这风筝依然还是在低空转悠一会儿飘然而下。

“唉,三哥我回去了,你自己放吧。”叶绮失落道,随后她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转身欲走。

不行,母妃说了今天无论怎样都要托住绮妹到月升之时。叶泽手握风筝线思索不定,心下慌乱。

他见叶绮起身欲走,便连忙快步追上叶绮殷勤道:“绮妹,先别走,我们打马球好不好,打马球。”

“还有一个时辰太阳就落山了还打什么马球啊,三哥你都好久不来找我玩了,怎么今天陪我玩这么久不怕贵妃娘娘罚你抄书了?”

贵妃娘娘向来就不喜欢我,三哥可是皇子中最听母亲话的,不可能突然陪我玩一天难道贵妃娘娘不讨厌我了?应该不会,今天去给她请安她还代答不理的呢。叶绮心中思索道。

叶泽眼神闪烁不定,不敢正视叶绮说道:“内个,呃······母妃说······要我在用功读书练武的前提下,不要冷落了兄妹们。”

三哥突然过来找我玩一定不会是一时兴起。况且这天都快黑了还要硬拉着我打马球,他这是要托着我不让我早回,虽然不知原因如何但是有预感我若晚回去肯定会出事?这般想着,叶绮只觉得越想越是可怖。

“三哥,绮儿累了想回去休息,绮儿晚饭都还没吃好饿哦。”

叶泽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如此说道:“绮妹,我们好久不曾打过马球了,黑天打马球更有意思不是吗?”

但是他的眼睛还是不敢直视叶绮,心虚的看着自己脚边的几株车前草。

叶绮皱着眉头想道:我这一说谎就不敢看人的三哥啊,看来你今天是不会轻易放我走了,可是三哥撒谎是为什么呢?我这三哥很少撒谎的,贵妃娘娘一向管得严根本不容许自己儿子有半点不优秀。

对了,贵妃娘娘,三哥最听贵妃娘娘的话了,难不成是贵妃娘娘又要欺负我娘了?若是真的那可是糟糕了,我得快点回去找娘亲,不知她这次又是何目的,但若想伤我娘亲我定不饶她。叶绮思及此,眼神逐渐变冷。

叶绮看向叶泽的目光骤然一变,冰冷的语气中透着压制几分的愤懑说道:“三哥,我娘亲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恨你一辈子。”

叶泽被她的突然地变化惊的呆愣在那,他缓缓地松开握住叶绮左臂的手,待缓过神来叶绮也已跑远。

叶绮知道,纵使现在她匆匆赶回也帮不上辰妃什么,可叶绮想要陪在辰妃身边确认她是否无碍。娘亲等我,我这就回来,回到你身边。

入秋了,这风白天还是清凉,入了夜可就不只清凉了,叶绮边跑边打着喷嚏。

“今天皇宫的灯怎地这么早就熄了?”

叶绮按照记忆在昏暗中靠墙一侧行走,正欲转身不料撞到一个人。没有想象中的痛感,反而好像撞在什么软软的东西上面了。

“长公主?”被撞的妇人轻声询问道。

虽然还是看不清但双眼已经适应了黑夜,勉强看得见周围事物的轮廓。

对面的人声音清透温柔,这么独特好听的声音,比娘亲还高些的个头。

“您是芸姬?芸姬······”叶绮认出是平时与自己亲近的芸姬,无处安放的悲伤与惶恐似是一瞬间找到寄托般,所有的坚强和委屈一下子随着眼泪涌出身体。叶绮紧紧抱住芸姬,轻声抽泣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