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成皇

叶绮听着耳边陌生的声音,似是很着急。叶绮试着动了动眼皮,不是先前那般沉重。她慢慢的睁开双眼,淡淡的看着那一声声唤她的人。

只见那人身穿青色绣棠衣,外披黑色锦丝袍,背上还背了一把黑色剑鞘的剑。青年,眉目俊逸,身形修长,约是弱冠之龄。

看他刚才唤她公主,叶绮猜到这个男人定是皇宫里面的人,可是为何没有见过他?

青年见叶绮疑惑的盯着他看,便解释道:“属下名叫许云,是皇帝陛下的暗影卫,平时都不露面的,所以公主没见过属下。”

叶绮神情恍惚,无意识的点了点头。她艰难的开口问道:“我娘亲……”

“公主,辰妃娘娘就睡在哪里。”许云看着窗外埋葬辰妃的土包,叹息的说道。

叶绮闻言,便不顾身上的疼痛,用一双残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想向外面爬。

许云连忙阻止她。

“我要,挨着娘亲。我不在,她会睡不好。”叶绮大声哭道,用力的推着阻止自己的许云。

“我将公主的衣物带给辰妃娘娘了,别担心,辰妃娘娘会睡好。”许云揽住她,认真的注视着叶绮说道。

叶绮看了眼自己的衣服,确实不是自己的衣服。见此,叶绮愿意相信他了,问道:“我娘亲真的会睡好吗?”

“会的公主。这衣服是英风村里的陈大娘给公主换的,公主,不用担心。”许云一边说着,一边给叶绮擦拭泪水,扶着她重新躺好。

又过了一会儿,许云见叶绮欲起身,连忙劝阻道:“公主却不可再动了,郎中说公主这是湿气入体,若不好好休息,怕是会患上湿寒之症。”

“湿寒之症是怎样的,和我现在一样浑身刺痛吗?”叶绮想着自己刚才爬起来的时候,确实浑身都在剧痛,便轻声问道。

“郎中说是受了风身体便会发寒,易冷汗,受风处比刺痛更甚。”许云答道。

叶绮偏过头两眼放空,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眸色一闪,她不顾身上的痛意起身下了床,赤着脚向外面走去。

“我很喜欢这个湿寒之症,反正又不会死,只是痛罢了。”叶绮平静道,这份平静的让人更为心疼。哀默大于生死,便是如此了吗?

“你可知我现在每走一步,身上便似是被千万根针一同刺入身体痛苦至极,可是再痛苦又如何呢?我还是什么都作不了,什么都改变不了,倒不如这些皮肉之苦来的好,帮我减轻了不少心上的痛。”叶绮说着,便起手开了门,她走出屋外吹着那清冷的秋风,咬着牙挺直身体让风吹拂过她身体的每一处。

许云不忍道:“公主你何苦这般折磨自己。”

“我娘亲的墓……多谢你帮我。虽然碑上无字,不过还是谢谢。我不是在折磨自己,我真的需要真的大病一场。父皇能让你来寻我,一定是有接我回宫的打算。我若是回了宫,云大哥可愿……”叶绮神色复杂的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一丝希冀。

“呵,我竟忘了,你是父皇的人。”叶绮神情落寞,自嘲道。

“陛下已经将属下赐予公主,属下现在是公主的护卫。请公主回屋,小心身体。属下愿听公主调派,不论公主的任何想法属下都听从,请公主不要这样苦着自己。”许云安抚道。

许云现在跟着长公主,虽然不用去干一些杀人的血腥事,可是此时他还是不敢放松警惕。生怕公主一会儿又想不开作些傻事,自己也无法向皇上交代。

“真的?我看到桌上的纸笔,是要给父皇写信吗?”叶绮轻声问道,似有些不安,但又略带期待。

“是,公主有吩咐吗?”许云看了眼桌上的纸笔,平静问道。

“你给父皇写的信,可不可以我说你写?”叶绮轻轻问道。

“好。那公主,今日这信要如何写。”许云看着正在思考的叶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他好像上了一条贼船。后来再想,兴许是自己想多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而已,闹不出什么事情,眼下公主有个好心情更为重要。

许云看着思考不出的叶绮,无奈一笑,随后自己开始写了起来。他给叶绮看了一遍信,得到首肯后便出门去叫信鸽。

在他出去之前对叶绮道:“等属下回来,公主要乖乖睡觉盖好被子哦。”许云浑厚严肃的声音,依稀听得出哄孩子的语气。

叶绮应了声。等许云走进自己搭的屋子,进来一看,叶绮真的躺在了竹榻上很听话的睡着了。许云轻笑一声,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嘛。

这是第七天了,都说人死后的第七天魂魄会回到家里看亲人最后一眼……

“娘亲她……会不会不知道我在这里,会不会找不到我……”叶绮站在窗子前,望着因日落而变得橙黄的天空,失落的说着这番话便合上了眼,几滴晶泪顺着脸颊滑落。

那泪水落入了映着天空的橙色茶杯里,在那茶杯中荡起涟漪随后与之相融,此时暗黄的茶色却也泛着无尽的悲伤。

“公主……辰妃娘娘会回来的。母亲最放不下的,就是儿女了。”许云想拥抱这个脆弱的少女,但是主仆有别,不合礼数。他能作的,也不过是说几句安慰的话罢了。

“娘亲放不下的是卫国!不是我,不是我。”叶绮像是被遗弃的幼兽,她悲伤,她愤怒,她想撕烂这一切,但她却没有长齐利齿和尖锐的爪子。

“公主,公主,冷静一下好不好。”许云上前劝说,叶绮突然转过身死死的抱住他,刚开始还狠狠的咬着他的肩膀,渐渐地开始窝在许云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觉得,我就要失心疯了……许云。”叶绮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她在许云宽厚温暖的怀抱里,停了哭声,泪却不止。

“公主,会没事的,心疾……发泄出来就好了。公主累了吧,去睡会儿吧。”许云将叶绮横抱轻放到床上,为她掖了掖被角转身欲走。

叶绮突然伸出手抓住了许云的衣袖。泪眼婆娑的望着他说:“许云大哥。”

“乖,睡吧,我不走了。就坐这儿陪你。”许云轻声说到,他坐到塌上,眼神温和的看着她。许云握着叶绮的一只手,他看着叶绮慢慢合上眼呼吸变得均匀也未离开。

辰妃娘娘,您若在天有灵便给长公主托个梦吧。许云在心中默默说着期望着,过了一会儿,风出吹开了窗子还吹熄了竹桌上的烛光。

许云起身关窗,点蜡烛。正当他想去转身看看叶绮的时候,突然听见叶绮糯糯的叫了一声‘娘亲’。

微弱却泛着暖意的烛光,照在叶绮的甜笑的脸庞上,整个屋子也慢慢开始弥漫着温馨的氛围。

睡梦中的叶绮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拍着她,就像小时候作噩梦娘亲拍她哄她睡觉一样。

叶绮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慕容泠还是往常那日的清冷淡雅的打扮,她笑着看着叶绮,眼神中没有了复杂隐忍的情感,尽是母亲对孩子的无限爱意。

“娘……娘亲,真的是娘亲,真的是娘亲!”叶绮紧紧的抱住梦中的慕容泠,像小孩子一样抽泣着哭的很凶。

“我以为娘亲不会来看我了,以为娘亲不要绮儿了。”叶绮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可怜兮兮的语气像足了七八岁的小孩子。

慕容泠慈爱的无奈一笑,她缓缓道:“绮儿,娘亲放不下你,过来看看你,子时娘亲就要走了。绮儿别和你父皇置气,要听话,娘亲的死是娘亲自愿的。不要追究下去,知道吗?”她语罢,担忧的看着怀里的叶绮。

“呜呜,娘亲骗人。死哪里能是自愿的,明明就是她们欺骗父皇,陷害娘亲。我一定要为娘亲报仇。”叶绮把小脑袋从慕容泠的怀里探出来,信誓旦旦的说到。

“娘亲不希望你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我的绮儿应该是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慕容泠说完,落了两滴幽泪,泪水落在叶绮的手上又变成了萤火虫般的绿色光点,慢慢消散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