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折花令

华城,坐落在晋国西北方向,四周全是平原,种植着稻谷,是晋国的粮食产地,而万神殿的总部就在这里。

煞神站在万神殿大殿上,神情委屈的看着坐在上位的人,哭丧着脸道,“君上,那逍遥公子欺人太甚。”

“既不喜他,派人去灭了逍遥庄便是。”坐在主位的黑衣人,面无表情的抚摸着趴在他手臂上眼睛微眯的黑猫,语气淡然。

煞神语无伦次的道,“啊,君上,也没那么严重,就是……也不用派人灭门……而且逍遥庄太隐秘,根本没人知道在何处,只知道在玉城。”

她越说越小声,直至无声,满脸沮丧的低垂着脑袋。

“本君不知,我万神殿之人何时如此妇人之仁了?一群没用的废物而已,杀便杀了。”上位之人似被煞神的神情激怒了,沉声怒斥道。

煞神此时又后悔自己如此冲动,虽逍遥公子讨厌自己,可是自己心悦他啊!

怎能想着得不到便毁去呢?

她跪拜在地,声音颤抖的求饶道,“君上赎罪,紫荆知道错了。”

“本君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要么归顺我万神殿,要么杀了。”坐在上位的君上冷清的语气说的却是最残酷的话。

“是。”煞神再也不敢多言,只磕了头退出神殿。

看着黎君昭趴在马车车窗往外看,肖文杰陷入了沉思,出京都时,自己言辞凿凿以后隐居逍遥庄,既不过问朝廷事,亦不问江湖事。

皇兄定是失望的吧!朝廷正面临生死存亡之际,自己却只想独善其身。

若能得到镇国公府的支持,皇兄的皇位也会坐的更顺畅些,太后虽并非亲生母亲,可她是太后,有些事也只能顺着来。

镇守西北边关的大将军陈峰本是皇兄的心腹,却突然暴毙,亦未查出死因,其义子接管了西北大军。

黎君昭靠在马车前面,揭开车帘看着大道两边地里种着的各种庄家。

“这地里栽的是什么?绿油油的小苗,还挺好看。”

说话声打断了肖文杰的思绪,他抬眼向马车外看去,道路两边全是稻谷,华城一直是京都及西北边关大军的口粮主产地,若华城不受控制,晋国危也。

“这是稻谷,华城专门栽种这个,晋国一半稻谷出自这里。”林大给黎君昭解释道。

“哦!还是粮食产地,那这里定是有大军镇守吧,这么重要的地方,若不守好,便惨了。”黎君昭似随意的胡言乱语般,说过便忘了。

却提醒了肖文杰,皇兄一直在防备西北暴乱,却忘了粮食才是致胜关键。

马车已走了几日了,眼见着快到华城,肖文杰却叫停了林大,缓声道,“今日就在前面小镇留宿。”

“是,庄主。”林大唯命是从的应道。

黎君昭却愣了愣,转头看着肖文杰,“啊?现在才早晨呢!可以到下一站再住宿的。”

“今日我有些事需处理,待事情处理好了,再出发。”肖文杰淡淡的回道,看她那如小鹿般的灵动杏眼,他微微一愣,自己竟差点失神了。

见他愣怔的神色,黎君昭心中亦有些异样,她却无从知晓是何种感觉。

小镇坐落在四面环山,绿树成荫的盆地里,只有一条大道能通此镇,镇子中间横穿一条大河。

此镇虽不大,却有好几家客栈,是来往华城京都的必经之地,也是供人游玩散心的好去处。

林大将马车赶着往宜升客栈而去,刚到门口,小二便殷勤的跑了出来,拉住了马缰,便滔滔不绝的解说起来,“客官里面请,小店是雅镇最大的客栈,吃住行一条龙服务,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林大跳下马车,将黎君昭扶下马车,又才站在马车外等着自己主子出来。

“小二,有独院没?我们要多住几日。”肖文杰揭开车帘问道。

“有的,我们宜升客栈是样样俱全,里面请。”

小二顺手将马缰绳扔给旁边等着停车的杂役,这才领着三人进了宜升客栈。

刚走到客栈门口就看见了月仙子,依然穿着白衣斗篷,拿着鱼肠剑,站在门口四处张望。

自见到孟凡,黎君昭也不再奢望能买女装穿了,被孟凡认出来,就只能跟他回京都了。

肖文杰与上官月只点头示意算打过招呼了。

几人跟着小二进了客栈,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林大哥,你平日里用的什么武器?我都未见你拿武器。”黎君昭很好奇,别的江湖人都喜欢将武器拿在手里,却没见林大与肖文杰拿武器。

“我练的是拳脚功夫,习的逍遥心法,万物皆可为武器。”林大看着黎君昭,神色认真的解释着。

黎君昭沉思片刻,只觉自己若是会个一招半式,也可在江湖上横行了。

想到这,她又抬头看着林大,认真的问道,“何为逍遥心法?厉害吗?学起来难吗?我能学吗?”

看她一口气不喘的问完问题,林大瞟了眼肖文杰,这可是庄主自创的武功心法,庄主说能学,便能学。

小二站在旁边半晌,见几人都没点菜的意思,清咳一声,“几位客官要吃些什么?”

“来个大肉,一坛酒。”小二刚问完,黎君昭便挥手抢着道。

“好嘞!马上就来。”小二转身准备往厨房走。

“等等!”肖文杰无力的喊住了小二。

“客官还需要什么?”小二又转回来,躬身问道。

“一碟时蔬,三碗清汤面,就这些,那个酒不要了,我们没人喝酒。”揉了揉额角,肖文杰淡淡的说道。

“对对,不要酒了,刚刚我是想学学江湖侠士点菜。”黎君昭笑嘻嘻的说道,边说边摇手。

自从一路上进了几次酒馆吃饭,江湖上的习惯被她学了个遍。

小二尴尬的笑了笑,还是点头哈腰的往厨房去端菜。

肖文杰微微一笑,镇国公那样一个城府深沉的人,养的女儿却这么单纯,到底是如何教的?

小二端着一大盆酱肘子出来放在桌上,黎君昭抬起手,将袖子挽起来,露出一节如莲藕般,细腻白嫩的手臂。

林大满脸通红的转过头看着肖文杰,肖文杰冷着脸拉过她的手,将袖子放了下来。

“女子怎能随意露出肌肤?在家你娘可教过你?”声音冷淡中带着怒意。

“啊?”黎君昭短短几日,学习惯了江湖侠士的行为做派,见别的侠士露着胳膊,也想学学。

这会听了肖文杰的话,突然醒悟过来,脸色绯红的看着肖文杰,手足无措的低下头。

这是娘亲教过的,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出了丑还丢了脸。

见她似认识到自己的错处了,高文杰又有些愧疚,自己不该如此严厉的训斥她,她还小,以后慢慢教就是了。

怎么又想到以后了?待她玩尽兴了,就送回镇国公府,自己与她还能有什么以后?

肖文杰刚刚好转的脸色,想着这些,又变得阴沉难看起来。

看着自己主子如同变脸一般阴晴不定的脸色,林大迷糊的拿起酱肘子啃起来。

江湖之折花令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