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佬忙种田

杨赠月没有说太多话,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挂断电话后,杨赠月仰着头,眼泪仍然纷纷掉落。

是谁说的,哭泣时候仰着头,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了。

都是骗人的。

明明还是这么难过……

难得幼稚又矫情了一把,走过末世腥风血雨的大佬杨赠月,在这一刻成了终于又找到家的孩子。

七年不曾掉一滴泪,在回来后一次掉了个够。

没一会,她擦干眼泪,收敛好情绪,左手撑着床边的铁架子,轻轻一跃就到了地上,没发出任何声响。

找到贴着自己名字的衣柜,取了一身轻便的衣服,白T恤牛仔裤,又利索的换好衣服后,杨赠月走到寝室的窗户边,拉开窗帘查看情况。

回型的寝室楼楼底,行色匆匆的学生正穿行其间,显然都在赶去上课。

一切,看起来极富生机。

末世七年,学校这种建筑早就没了踪影,就算还有这种建筑在,也不会有这么多人。

静静思索了一会后,杨赠月背起书包出了寝室。

她曾经是遵守规则的学生,刚才舒苒苒说有课,所以她得先去上课应付一下。

杨赠月的速度很快,凭着已经模糊的记忆,又辨别出了舒苒苒身上散落在空中的香气,花了好几分钟找到了教室。

她进门的时候,所有同学都看着她,很惊讶。

平时的三好宝宝杨赠月,竟然也会迟到!

杨赠月眯着眼将教室扫了一遍,气场强大到让这些初生牛犊胆寒,全部人急忙转移视线……

卧,卧槽,卧槽槽~

三好宝宝的眼神怎么变得这么可怕,他们竟然不敢和她对视。

杨赠月对着老师阎灵君点了点头,眼睛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让阎灵君差点退后一步。

这个学生的气质,变了!

杨赠月察觉了阎灵君一瞬间的不安,有些疑惑,不过她没有停下,径直去了她的位置。

那里是她常年的蹲位,即使她不来,也不会有人坐了去。

丢下书包,杨赠月正襟危坐。

旁边的舒苒苒诧异到了极点,今天的杨赠月格外不同。

刚刚她进教室门,睨着他们的那种气势,有点像,君临天下……

毫不夸张。

那种社会气息,舒苒苒确信自己在电视上看到过。

其中还有上位者的强势,以及一点痞气,但是却没有恶意。

阎灵君看了看这个学生,没有说什么,刚刚杨赠月看向她时她突然心跳加速,还有心慌,是被她的气势所镇压?

阎灵君没有忽略,不过,她没有多想也没有深想这是为何。

她对于这个学生突然改变的气质,倒是很感兴趣。

要知道这个学生可是出奇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平时不参合任何事,社团也不加入。

只和寝室的舒苒苒,还有隔壁班一个叫余映秋的女同学有来往。

她的生平事迹,没人知道。

包括她家乡的信息,也没有同学从她嘴里听到过零星半点。

算是学校的一个传奇人物,漂亮,成绩好,尤其体育全能,学生们私底下都说她会功夫,不过没人见到过。

其他的信息一概不知。

父母家人,兄弟姐妹,她从未对人提起过。

往常就是个很安静的人。

安静,却不会忘记她的存在。

阎灵君想了一会就没再看杨赠月,接着讲解今天的课程。

杨赠月安安静静的端坐在座位上,眼睛盯着讲台上的阎灵君,思绪却已经走遍了万水千山。

饶是她想破了脑袋,都没明白眼前的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她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末世的画面里,挣脱不出来。

就这样坐了半个多小时,直到下课铃声响起,舒苒苒用手推了推杨赠月,她才回过神。

然后她合上书,放进书包,背上,一气呵成。

舒苒苒一脸无奈,“赠月,等会还有课,你要去哪里?”

咦?

忘了这茬。

杨赠月心里的感觉难以描述,只得又坐了下来。

看了看手机,最后决定不浪费时间,她的时间真的不多。

至于学习的事,以后反正都是没机会了的,她要腾出时间来做更多的事。

如果那些事没发生,末世没来,她再回来继续学业也不迟。

“等会老师点名的话,就说我肚子痛,在寝室休息。”杨赠月让舒苒苒给她请假。

前生她和舒苒苒关系还不错,也经常帮她请假,所以,她应该会帮她这个忙。

说完杨赠月就背上书包,直奔寝室。

留下一脸诧异的舒苒苒,以及目送她离开的其他同学。

路上,她竟然碰到了上完课出学校去办事的阎灵君。

真巧。

“杨同学,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清楚了吗?”阎灵君用轻柔好听的声音截住了急着往寝室赶的杨赠月。

正准备开溜的杨赠月听到阎灵君的话后顿了一下脚步,想了很久才想起来她说的是下个学期去另外一所大学交换的事。

想到这,杨赠月收放自如地控制着自己的脸色,额上还冒出了豆大的汗粒,她虚弱地说:“阎老师,这事我暂时不考虑了,我家的条件不太好,承受不起过多的开支。”

可是阎灵君的一句话让杨赠月提起了心神,她说道:“你可以和你爷爷商量一下,他应该会同意的,这事关你的前途。”

杨赠月眯着眼睛,她在心里寻思着自己以前填写档案的时候,确实只填了爷爷一栏,但是,阎灵君会去翻看她的档案吗?

她又为什么去看她的档案?

低着头的杨赠月没有看到阎灵君唇角的笑意,她在心里寻思着的是这个老师对她的关注度,过高了些,有疑点。

把这个疑惑藏在了心底后,杨赠月脸色惨白的和阎灵君说自己不舒服,想回寝室休息一下,就捂着肚子匆匆离开。

阎灵君却一直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离去的背影,想起她的档案里,爷爷那一栏的那个名字,并不是家里人一直在查的那个人。

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出入?

可是,这样特殊的一个女孩子,身上的气质格外不同,她不得不关注。

尤其是,她的户籍档案上,四昆山三个字尤其显眼。

直到杨赠月的身影消失不见,阎灵君才去了停车场,打算回家再问问清楚。

杨赠月直到感知不到背后那抹探究的视线后,才挺直腰快速回寝室。

阎灵君的事她要查,但是不是现在。

南源有好几个家族她都要翻一遍,到时候顺便把阎灵君的家族关系也捋一捋。

说不定会有发现。

回到寝室后,杨赠月插上电源打开电脑,摸索了好一会才渐渐把从前的技能给找了回来。

按照记忆在购物网站买了很多实用工程、手工制作、木工、农业种植等种类的工具书,寄送地址留的全都是四昆山。

等暑假回家她就能拿到。

又搜索了很多专业词条,用文档记录好,放在U盘里,回家前打印出来,以后可以留存。

文档密密麻麻,全是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沼气照明等等。

刚刚在课上,她的思绪并没有在书本上,而是一直在做计划。

她不知道为何死去后不是归于虚无,而是回到了末世之前。

可是,既然回来了,那就要把前生的所有遗憾,全部弥补。

她不会让那些伤痛再发生。

最重要的,就是救下师傅。

然后,再把四昆山和行云观给握在手中,不给别人觊觎的机会。

过几日就放暑假了,回四昆山后,她要把四昆山修建成一座封闭式的农场,实现自给自足。

然后,筑起高墙。

将四周和通往四昆山的道路,在冬月到来之前,堵上。

另外,四昆山不远处的风谷之前建了风力发电场,等到末世来临之后,她或许可以利用那里实现电的供给自由。

等到冬月之后,四昆山应该能建起来一个简单的能动系统,保证电量和水源的供应。

末世大佬忙种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