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佬忙种田

杨赠月忙得连中午饭都没吃,下午的课她也没去,一直泡在网上学习各种生存技能。

把种植作物的视频下载了一大堆,到时候可以离线用电脑播放。

她找得最多的还是文档书籍资料,这些以后就算没有电,打印出来后她也能看。

又做了一个农田种植规划,四昆山的地图就在她的脑子里,她把四昆山的土地都做了划分。

详细到了每一片农田的利用。

她专心致志的做着这些,平时不在寝室住的另外两个室友回来拿了东西又离开,她头都没抬。

这两个室友平常不怎么打照面,杨赠月也不是那种太喜欢关心别人日常的人。

专心做着自己的事。

大家互不打扰,才相安无事。

杨赠月对计划修修改改,直到满意了,才伸了伸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抬手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腕上,莫名其妙多了一串东西。

杨赠月盯着手腕上戴着的一串珠子,确切的说,是三颗用黑色绳索串起来的珠子。

三颗珠子挨着,珠子和珠子中间有一个奇怪的绳结隔开。

杨赠月没见过这样的绳结方式,看起来有点像一个字。

可她认不得!

等她描出来后,又发现这个“字”更像是符字。

和师傅平时画的有那么点像。

她不记得自己有过这玩意。

这三颗珠子看起来像黑色的石头,质地很硬,以她的力量,都无法用手指捏碎。

她的力气,足以开山裂石。

于是,杨赠月用手指敲了敲,听到清脆的声音从珠子里传出来。

嫌碍事想要卸下来,发现串珠子的竟然不是她以为的黑色绳子,而是金属,还是死扣,弄不下来。

索性就不弄了,等有时间再想办法锯开。

舒苒苒已经回来了,同回来的还有另外两个室友。

她们寝室一共六个人,杨赠月只和舒苒苒有来往。

因为只有她俩是一个班级一个专业,其他四个是别的专业。

之前回来的那两个平时都不怎么打照面,而剩下的两个平常很针对杨赠月。

室友魏临春刚放下自己的背包就突然嘲讽到:“杨赠月,你这生龙活虎的样子看起来可没病。”

她已经听说了杨赠月早上到教室时的那个场面,不过这些她认为是杨赠月他们班的人没见过什么叫气场,不过是自卑的清高,却被人当成了俾睨众生的气场。

可笑。

杨赠月抬头,瞥了魏临春一眼,又状似无意地扫了一眼她身边那个女孩,如果没记错,她应该叫白静幽。

姓白,南源白家?

想到这,她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有,心病。”

怎么,心病你也要问?

这俩平时说话就有些指桑骂槐,夹枪带棒的,杨赠月以前是不会搭理她们的,可今夕不同往日。

她在末世生活了七年,已经觉得快意恩仇也没什么不对。

你怼我,我就把你怼天上去。看谁比谁更厉害。

还就不信,单枪匹马闯过末世的她,会怕这两个小姑娘。

哪怕白静幽真的是南源白家的人,她也不怕。

“哟,我们的高岭之花还会说冷笑话了,难得。”白静幽话里的语气听着就让人不舒服。

“知道我高冷就好,别动不动就逞嘴皮子的能,以前我不理会是因为没意思,现在可未必了。”这俩什么心思她一眼就能看穿。

另外,白静幽以前就很针对她,会不会有其他的原因?

杨赠月决定等会再激她几句。

魏临春和白静幽互相对望了一眼,都不明白杨赠月为何突然转了风格。

舒苒苒的心里却乐开了花,这俩之前就喜欢联合起来欺负杨赠月,没想到这次踢到了铁板。

白静幽却不信她真会做点什么,从前再难听的话她们说出来后,也没见她怎样,现在就敢了?

可能吗!

白静幽又讽刺了一句:“果然是,没爸没妈,穷乡僻壤来的没见过世面的村姑天不怕,地也不怕。”

杨赠月抬眼:“总好过你这有爸有妈的,只会嘴上功夫不说,整天仗着家中有些钱到处看不起人,长得嘛也一般般,成绩嘛也个屌样。”

来呀,怕你不成。

她的成绩从来都能吊打这眼前的两个室友,就算现在她忘记了一些学习的内容,她自信突击一周不成问题,还是能扳回来的。

“你……”成绩这一点魏临春无法反驳,因为杨赠月说的是事实。

而白静幽已经气得脸色发白。

她最恨别人说她的容貌不够漂亮,要知道她在白家就是因为容貌没有二叔家的妹妹出色,而一直被她压着。

甚至因为这,家中给她介绍的男朋友也变成了妹妹的!

这是她白静幽的逆鳞!

看到白静幽的脸色变了,杨赠月就知道这个痛脚她踩对了。

杨赠月看着这二人微笑脸,眼睛里却有凶光,仿佛只要她俩敢再出言不逊,她会立刻杀人。

“杨赠月,奉劝你做人要善良。”白静幽见状丢下这一句,就把魏临春拉了出去。

杨赠月的表情真的太可怕了,那种刚从战斗模式切换回来的感觉,让这两个人不得不落荒而逃。

不过,在门关上之前,两个人还听到了杨赠月嘲讽的话:“哟,平时可没见你俩善良过,现在反过来劝别人,很有成就感?”

听到杨赠月的话,两人甚至不敢回头。

杨赠月的语气十足的冰冷,似乎一言不合她就会让人见血。

舒苒苒看到这俩的怂样心里再舒爽不过,平时在寝室作威作福,眼睛长在头顶的样子说多讨厌就有多讨厌。

因为赠月的身份问题,这俩一直冷嘲热讽,没有一点寝室姐妹该有的友好样子。

听说这俩人家庭条件都不错,看不起来自山区的杨赠月,不单单是对她,她俩对谁都趾高气昂。

她记得入学没多久,大家按照惯例说了自己的家乡和家人。

杨赠月只说了自己的家乡,父母亲人一概没提,其他人认定她是孤儿,出身寒微,也不合群,估计是山旮旯出来的没见过世面,所以很多活动不会叫上她。

舒苒苒觉得根本性的原因是杨赠月长得实在太漂亮了,她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出尘气质。

根本不像是闭塞山区出来的女孩子,从她的言谈举止也看不出。

其他室友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杨赠月过于漂亮,一起外出的话,男生的目光总会在她身上打转,所以才什么活动都不邀请她参加。

舒苒苒却对杨赠月有着莫名的善意,她觉得这个女孩子漂亮得过分,只是不善于和别人沟通交流。

所以去哪里几乎都会和杨赠月一起,算是温暖了杨赠月大学生涯的第一人。

而且舒苒苒是感恩的人。

在入学后的第一个冬季,她在周末生病,发高烧,寝室的人全都外出了,只剩下杨赠月,是杨赠月将她背去了学校的医务室。

还给她带了饭菜,照顾了她一天,这之后,舒苒苒就更亲近杨赠月,她坚信这是个善良漂亮的姑娘,只是不喜欢说话而已。

后来,舒苒苒就总是想回报杨赠月的照顾。

奈何她是个非常自立的室友,基本上,舒苒苒根本帮不上忙!

舒苒苒猜测寝室里的矛盾在最初就埋下了,可是杨赠月从来不理会,在寝室也少言少语,所以六人还算和谐。

这次不知为何,面对这俩夹枪带棒的话杨赠月选择了回击。

可能,这娃压制得太久,终于爆发了?

舒苒苒在心里猜测到。

再有,从早上开始杨赠月就有些不对劲,受刺激了肯定。

不过,这样的杨赠月更让她喜欢了,舒苒苒走过去,一下子把杨赠月抱住:“这样才对,就该寸土必争,瞧俩那孔雀样,仗着家里有矿眼睛长在头顶。”

谁都看不起。

舒苒苒平时也不和她们来往,大家各忙各的,所以冲突不大。

杨赠月“嗯”了一声。

又埋头搜索需要的资料。

白家的事到时候和阎灵君的一起查,这会先不急。

在她眼中,师傅和四昆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她得先把这两个重中之重安排好,才有余力去处理这些家族。

末世大佬忙种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