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佬忙种田

走在去食堂的路上,魏临春和白静幽交换了自己刚刚的想法。

魏临春有些小心翼翼地说:“听说她会功夫,不会是真的吧?”

白静幽嗤笑:“就算会,也是小打小闹那种,花拳绣腿而已,要不然这两年她怎么可能忍。”

她其实也有些不确定。

爷爷跟她说过,真正会功夫的人,从他的肢体语言是能看出来的,可是她观察了杨赠月很久,没有发现她有习武之人的特质。

至于刚刚杨赠月的表情,她选择了忽略。

魏临春:“体育系的人都说,她的速度绝对练过。”

可是杨赠月不是以体育特长生入的学,她的专业是南源大学最好的专业,当初录取分数线很高。

而杨赠月,是以第一名的成绩录取的,之后的成绩也一直保持着年级第一。

白静幽的语气有些不屑:“我认识几个体育系学过散打的男生,已经毕业了,现在在外面开了武术培训班,找几个人给她些教训,教她学做人,要不然不知天高地厚。”

在家中称王称霸习惯了的白静幽怎么可能忍得下刚才的那一口气,她瞬间就想到了和白家交好的几个哥哥。

这几个哥哥开了个武术培训班可不假,功夫更是得了爷爷的称赞,他们如果答应帮她出气,下次白家的宴会,她就勉为其难邀请他们好了。

两个人悄声计划,因为她们看不惯杨赠月已经很久了。

魏临春在心里暗暗欢喜,白静幽的人脉可是非常不错的,有她出马杨赠月肯定极惨。

她坐着看好戏就行了。

哼,谁让她魏临春喜欢的男生竟然喜欢的是杨赠月?

她知道后一直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觉得是杨赠月“勾~引”了她的意中人。

早就想找人教训她了。

这回正好有了理由。

也有了机会。

南源白家,肯定有厉害的人。

杨赠月这个村姑不知道白静幽的身份,她可是多少听家里说过的。

所以才一直讨好白静幽。

杨赠月对这些并不关心,她默默研究着自己计划的可行性,还得把忘记的课程给补上。

这几日几乎夜夜通宵。

为了不打扰到其他人,她去学校外面开了一个房间,补课累了就查资料,又联系了儿时的好友范景刚,让他把她需要的材料准备好,回去她就要用。

范景刚什么都没问,在几天之内就帮忙把东西给筹备好,全都拉到了四昆山的山脚。

六月底,杨赠月完成了所有科目的考试,订好了回四昆山的高铁票,至于阎灵君跟她说的那件事她压根不会考虑。

在出学校去高铁站的路上,杨赠月被四个肌肉男拦了下来。

杨赠月眯着杏眼,她看到了站在最后被其他三人遮住身形的一张脸,很意外。

因为这个人她再熟悉不过。

末世七年时间,他们在一个团队里合作了三年。

在最后一次任务中,他身负重伤,被他们团队安置在一个山洞养伤,是最有可能活着离开昭岐山的人,也是唯一一人,任熙元。

杨赠月将双肩背包轻松的往地上一扔,双手成拳,右脚往后跨了一步,准备迎战,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任熙元看到她的动作就知道这是个行家,并不是白静幽所说的花架子。

杨赠月讽刺地说道:“白静幽让你们来的吧。”

她的两个“好”室友竟然认识任熙元,这一点是她没猜到的。

而任熙元竟然因为白静幽的一句话就来给她“下马威”,这两个人的关系,看来得好好琢磨琢磨了。

前头的三人显然是听从任熙元指挥的,转身看了他一眼后,三人就将杨赠月围住了。

二话不说,直接拳头招呼。

杨赠月快速侧过身,伸手将速度最快的那一个男子的拳头握住,然后用力往后一扳,只听见“咔嚓”一声,硬生生将他的手腕给扳断了。

男子吃痛,大叫了一声“啊,我的手断了……”

另外两人见状,加快了进攻速度,杨赠月屈身用右腿一扫,将冲上来的男子绊倒,又用脚狠狠重踏了一下他的后背,力气大到直接让男子无法起身。

剩下的那个男子看到这个情形直冒冷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笑靥如花,下手却不留一点余地。

而此刻,那张漂亮的脸上有浓烈的杀气,他不敢再上前。

任熙元一直看着眼前四人的对战,发现自己的三个好友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她的动作快狠准,反应灵敏,其他三人根本无法看清她的动作。

很显然,这个人有功夫底子,还不低。

白静幽他们说的原话是:就算有功夫,也不过是些三脚猫的花拳绣腿。

她判断失误了。

温室里的花朵,哪里知道寒来暑往勤学苦练之人的厉害。

不过,想到白静幽背后的白家,任熙元决定还是要试一试。

他让其他三人滚去一边。

杨赠月好整以暇的看着朝她走来的任熙元,眼前的这张脸看起来还十分稚嫩。

至于实力,和末世七年之后的任熙元根本没法比。

看到他遵守习武之人的礼节做了个“请”的手势,杨赠月也回了他相同的礼节。

他在年轻时候竟然会听白静幽的话,这一点让杨赠月很是感叹。

不过,先打了再说。

任熙元的招数不算很温和,却也算不上凌厉,显然没想着置她于死地。

只是想要给她一个教训,让她难堪一下而已。

只一会,任熙元就发现,就算单纯比拼力气,自己也不是杨赠月的对手。

这个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女孩子,力大无穷。

白静幽在平时的接触里竟然没有发现,或者说,她根本没有关心过这些!

杨赠月此刻用的实力还不到自己曾经巅峰时期的一成。

以任熙元现在这副没有经过末世捶打的躯体,她真要拿出实力来,他一招都接不了。

刚才的那三招已经是她看在曾经一个团队共事了三年的情谊上,才没让他输得太惨。

至于其他的事,她会亲自去调查清楚的。

任熙元发现自己竟然只能在杨赠月的手下勉强走三招,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他抿着那双看起来有些寡情的薄唇,失败让他变得有些阴郁。

这是杨赠月从未见过的一面。

她挑了挑秀气的眉毛,垂下了眼睛,掩盖住了自己眼里的疑惑。

任熙元进入她的团队后一直安安分分,最后一战他最先受伤,所以他们将他安置在了一个山洞。

而现在,她刚回来就发现他和白家来往密切,看样子他还爱慕着白静幽。

在末世一起出生入死的三年,她只知道任熙元有一个很爱的心上人,却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会不会就是白静幽?

这三招杨赠月是故意的,就是为了试试这个曾经“生死与共”的队友。

既然他和白家的人早就认识,且到了愿意为白静幽出头的地步,又为什么会加入她的团队?

毕竟,她在末世的时候和白家的过节可不是一两点。

只有一个可能,他是白家的一枚棋子,进入她的团队是为了某些原因。

联想到每次他们的行踪多少都会被人发现,杨赠月彻底明白了。

任熙元的出现,让杨赠月发现这种种都是疑点。

在她身死之前就已经想明白了那是一个圈套,只是她已经分身乏力了。

退,昭岐山的所有人都会葬身兽腹;进,她和其他人则能救下昭岐山的所有人。

他们选择了后者。

救下了昭岐山幸存的六千人。

任熙元,最后应该得救了。

他背后之人肯定给他留了退路,不会让他死在那个山洞。

又或者,任熙元受伤是故意为之,杨赠月越想越深,也越想越觉得可疑。

不过她决定任熙元的事暂且放一放,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回四昆山去处理。

等她处理好四昆山的事,在冬月到来之前会再回南源,会一会白家和其他几个家族。

看了这四人一眼,杨赠月弯下腰将自己的背包拿起来,拍了拍尘土,将背包甩到肩上,就离开了。

其余三人看着她离开的潇洒背影,觉得刚才真的过于耻辱。

被杨赠月踏了一脚的那个男子咬牙切齿,用想要生吞了杨赠月的语气说道:“熙元,今天的屈辱我们改天一定要再讨回来。”

任熙元淡淡的开口:“拿什么来讨,就我们这两下子,你们觉得有可能?”

说完任熙元就大步离开了。

他得回去将今天的事告诉爷爷,任家的功夫在南源虽然算不上顶尖,却也绝对不是花拳绣腿。

他自三岁习武,如今已经整整坚持了二十二年,在整个南源都能排上号。

可他在杨赠月手下却只能走三招,就算杨赠月的天赋再高,这也不符合常理。

末世大佬忙种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