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娇

紫金香炉里,檀香袅袅,老太太等得乏累了,就往榻上一倚,一只手撑着身子,另一只手却抚着额头,“老大和明月怎得还没来?不是刚才来报已经到了西大街了吗?”

“派人去看看,大爷他们都到哪了!”秦氏见状,便立马吩咐了身边的钱妈妈。

沈棠不由把目光移到了大伯母莫氏的身上,莫氏身为安远侯府的世子夫人,老太太又把府中的大部分事务都移交给了她掌管,分派府内的小厮便该当是莫氏的职责,更何况大伯父可是莫氏的夫君,这世上哪有弟媳妇派人去催请大伯子的,秦氏这分明是僭越了。

但莫氏却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端起了几上的香茶,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似乎是感觉到了沈棠的目光,她转过脸来,微笑着对沈棠说道,“这明前龙井果然香醇,棠儿要不要也来上一盏?”

沈棠笑着摇了摇头,“侄女儿一直有失眠梦魇的毛病,若是再喝了这茶,今夜怕又是不得安生了。”

莫氏关切地道,“我听守园子的婆子说,昨夜棠儿你又被噩梦魇着了?皇贵妃娘娘新赐了些血燕下来,听说血燕里加一些茯苓或者白芷,都有安神养静的功用,等下我让人给月桂园送些过去,你让丫头们给你炖了,每日用些,或能好些。”

沈棠心下一动,但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甜了起来,“让大伯母费心了,棠儿就先谢过大伯母的厚爱了。”

两人正聊着,二门外传话的小厮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回老太太话,大爷和二姑爷一家已经到了颐寿园门外了。”

话音刚落,便从门外传来一声娇唤,“母亲!”

老太太被这声音颤了心神,立刻下了榻,迎了出去,二姑母沈明月长相酷似老太太,只这一照面,老太太便确认了这是远嫁江南十余年都未曾见过面的二女儿,不由搂住了她,“娘的明月啊,总算是一家团聚了,来,让娘看看,可是瘦了?”

沈明月含着眼泪,拉着老太太的手,不知道是欢喜还是难过,“娘,明月终于见着您了,终于回到家里了。”

娘儿两个想起这一别十多年的辛酸,不由又抱成一团,哭了起来。

秦氏得了夫君的暗示,连忙劝慰道,“母亲,小姑回家,可是件喜庆事,您怎么又哭了起来呢?苏姑爷和您的外孙子正在一旁看着呢,您可是长辈,可别让他们看着笑话。”

这半开玩笑半劝解的话,由秦氏这个侄女说来最是合适不过,但沈棠却从二姑母的脸上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厌恶,她的眸光一动,心中却有些了然,早就听说二姑母与秦氏自小就不太和,看来传言是真的。

老太太忙抹了眼泪,笑着点头,“瞧我,真是老糊涂了,这便是长海吧,十多年未见,成熟稳重了许多。”

苏长海见岳母大人发问,便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小婿和妻儿,要叨扰母亲了。”

沈明月没待他把话说完,便把儿子拉了过来,“来,蓦然,见过你外祖母。”

苏蓦然依言给外祖母及众位长辈行了礼,然后便被老太太拉到了身前,“果然是个出众的孩子,我记得你与你大表哥年龄相当,以后便可一处玩了。”

苏蓦然是苏长海和沈明月的独子,年方十四,与沈槐只差了两个月,他完全继承了苏长海的书生气质,一身白色儒衫,更添了几分清隽不凡。

他恭声问道,“不知这位大表哥可在?”

老太太笑着叫了沈榕上去,对苏蓦然说道,“你大表哥沈枫去了太学院,三表弟沈柏被他外祖父叫过去训话了,都要到傍晚才能回来给你接风洗尘。这是你二舅父家的二表弟沈榕,他比你小了两岁,身子有些孱弱,以后你可要多让着些他。”

沈棠心内忍不住发笑,这文弱的苏表哥,像是被风一吹就要跑了似的,弟弟这龙精虎猛的身板,还需要让他让着?又见弟弟脸上一副腼腆害羞又带着几丝谦逊的神色,她不由佩服弟弟的演技,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等到互相见了礼,老太太便让大家都散了,只让沈明月一家子留下来说话。

沈棠与弟弟道了别,便回到了月桂园随意用了些午饭。

碧痕又倒了一碗安神汤,递了过去,“小姐昨夜没休息好,今儿又折腾了好几个时辰,快把这汤喝了,然后去榻上歇一会。”

沈棠似是并未听到她的话,沉吟片刻后,问道,“月桂园守夜的婆子是什么人?”

碧痕想了想,“守园的赖婆子是园子里二等洒扫丫头小菊的娘,去年才新调了来的,该是靠得过的人选。”

沈棠点了点头。

两年前,她刚住进这月桂园中时,除了碧痕碧笙外,几乎都是秦氏安插的人手,但这两年前,她作了不少努力,在几次大清洗中,渐渐都换上了自己的人手,这赖婆子便是后来才调了进来的,按说她的女儿都在自己手里,这等吃里扒外的事情,不该是她做的。

但大伯母今日的一番话,却让她心中不安了起来。

她寅时被噩梦惊醒,辰时就到了颐寿园,中间不过短短几个时辰,可她的消息却已经传到了大伯母耳中,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碧痕皱了皱眉头,问道,“小姐的意思是?”

沈棠想了想,说道,“大伯母绝不是随便就会说漏嘴的人,这话,她是故意说给我听的。看来我这月桂园里,又要热闹起来了。去查查看辰时之前都有什么人进出过月桂园,悄悄的,莫声张。”碧痕点了点头。沈棠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惆怅地道,“也罢,既然这些讨厌的野草总是野火除不尽,春风吹又生,那这回,咱们就静观其变吧。只不过以后说话的时候,得倍加留心些了。”

碧笙笑着说,“我和碧痕姐姐的本事,小姐还不放心吗?”

她和碧痕来自淮南方氏,沈棠的舅父方明轩乃是她们原本的主人。

方明轩虽然出身书香世家,祖父曾是先帝的帝师,官至太傅,父亲也是御史中丞,掌管着御史台,但他却不爱书香爱缨枪,又因机缘巧合,得了高人指点,年方十五之时,便就被皇帝点了武状元,后来更是直接入了青衣卫,成了皇帝暗处的左膀右臂。

碧笙和碧痕,本是为了替青衣卫补充新鲜血液而从民间寻的好苗子,但方明轩见两个丫头与沈棠年龄相当,便把她们两个给了沈棠作贴身的丫鬟,又从男孩里挑了双福双喜给沈榕,对他们四个,方明轩进行了更加刻苦的训练。

两年前,方明轩接到了皇帝的秘密任务,离开淮南之时,就把这对姐弟托付给了他呕心沥血精心培养的这四人。

方明轩临走前说过皇帝的任务十分简单,只不过是走一遭就回来的事,但谁料到,沈棠姐弟迎回来的却是舅父残破不堪的尸身。

后来,安远侯沈谦,沈棠姐弟的祖父得知了这个消息,便派人来要把他们姐弟接回京城安远侯府。

本来,他们是不愿的。

当年母亲是怎样死的,沈棠历历在目,母亲死后,舅父便来把他们姐弟接回了淮南,而安远侯府沈家,因为理亏,也并没有阻拦,他们姐弟早就不把自己当成沈氏的子弟,甚至对沈氏还有着那么一些恨意。

更何况,舅父一生未娶,尽心尽力抚养他们姐弟。

如今舅父没了,就该当他们两个来挑起方氏的门户,这个时候,他们又怎么能一甩手,回到京城安远侯府呢?

但,舅父的死状存疑,把舅父尸身带回来的那个青衣卫,第二天也就消失不见了,连个前因后果都不曾给过。

所以,她仍旧带着弟弟回到了这里。

安远侯府,不仅是大周朝豪门贵族的中心,更是最能接近朝堂的地方,只有在安远侯府站稳了脚跟,甚至站到沈氏的核心,才有可能从细微的线索中,抽丝剥茧,找到舅父死因的真相。

而也正因为有了碧痕和碧笙,手无缚鸡之力的她至少能够在秦氏的数次暗害下,保全自己,并且一步步地接近沈氏的核心,达到她的目的。

沈棠望着两个她再信任不过的丫头笑道,“大伯母和三婶与我们姐弟并无利益冲突,老太太虽然更宠爱紫嫣紫姝,但对我这个长孙女却也并不薄待,剩下的便只有秦氏了。既然秦氏非要监视我的举动,那咱们就敞开来让她瞧好了,只盼她不要太早就阴沟里翻了船就好。”

沈棠的嘴角微微翘起,秦氏与大伯母的关系一向微妙,如今又来了个与秦氏不对盘的二姑母,看来秦氏的日子也要不好过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