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昆仑来

女子走得不快,雷声戛然而止,她的脚步也停了下来。红伞白裙,鲜明的对比或许很受人瞩目,但此时此刻静如九幽的琵琶岭里,却也显出几分单薄。

但气势不是靠人数撑着的。比如泽德广这边,虽然有近千人之众,但一个个大气不敢多出一口,张着嘴也不敢说什么,全然被对面一个人给压制了。

甚至几个心智不够坚定的,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若不是有几位德高望重的族老,手疾眼快将他们打晕,怕是还要更丢人。

“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她一个小丫头!”元州蔡氏家主蔡瑁大喊大叫给自己壮胆,可身体却十分诚实的向后退去。

泽德广在心里乐开了花,这帮人眼下越是扶不上墙,过一会儿动手的时候就越是凶残。但他脸上还是显现出丝丝怒意,气沉灵海,将灵力威压散开,更大喝一声:“大家不要乱!”

听见这么一声吼,还真的镇住了这群人。

泽德广更向前一步,迎向雪千影,没等他先开口,对面的女子轻轻扬起伞,露出一张温婉的脸,脸色略有些苍白病态,但并不狼狈,反而妆容精致,钗钿光鲜。

泽德广只瞟了一眼,摇了摇头,心中冷笑:还真是个小女子,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描眉画眼?

也罢也罢,堂堂无常元君,黄泉路上体面些倒也无妨。

“诸位不请自来,气势汹汹犯我长州,意欲何为?”女子朱唇轻启,说出来的话可一点都不温婉。

曹玉楼上前一步:“自然是去往白鹤,找找莲……莲家主讨个说法!”

曹玉楼被雪千影瞪着,声音越来越小,甚至作为一个长辈,都没敢直呼莲英的姓名。

雪千影勾唇一笑:“什么说法?”

“你屠戮数百人,元州绾氏几乎灭族,自然要给天下一个说法!”曹玉楼强撑着气势,大声叫道。

雪千影竟然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不错,绾氏千里袭杀我莲氏少主,又派人刺杀我师父师娘,并嫁祸夜氏,如此作为,确实应该给天下一个说法。”

“你这是颠倒黑白……”曹玉楼正要与她争辩,却听身后一人一声怒吼跳了出来。曹玉楼吓了一跳,连忙闪身让开,只见元州绾氏的一个旁支,名字叫做绾业的,挥着长剑跳了出来,口口声声要跟雪千影拼命,为绾氏复仇。

曹玉楼看向泽德广,泽德广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拦阻。这是他事先跟绾业商量好的。绾业出名,泽德广出力,无论是否能够杀掉雪千影,但师出有名又占了为主家复仇的大义,而后泽氏会帮他继承绾氏遗留的一切。从一个旁系小人物,摇身一变成为绾氏这等大世家的家主,这样的诱惑力,别说挥剑冲杀,就是真的去跟雪千影拼命,只要能保住性命,就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可绾业审时度势的眼光不行,眼下这个情形,泽德广最多动动嘴,不可能公然出手帮他。若是雪千影发狠,直接要了他的命,除了给这边再添几分声讨的底气外,几乎没什么价值。

在绾业越过自己身边,泽德广这才伸出假意拦阻的手。出门之前,自己与最为得力的谋士冷月寒推演各种可能,若是雪千影当面出来与众人对峙,那么有些牺牲反而是好事,鲜血的刺激强过任何说辞,再加上泽德广的煽动,众怒之下一拥而上,这是非常理想的结局。就算莲英赶来,可法不责众,混乱之中看不清究竟是哪个动了手,莲氏想复仇,就真的要与天下为敌了。

绾业见泽德广没有阻拦他,心里一喜,以为自己拍对了马屁,提着剑,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一剑直刺雪千影,还高呼着为家主报仇的口号。

雪千影脚下没动,手中罗伞轻轻一转,血红色的纱幔和珍珠流苏飞扬起来,伞面上,两只轻纱织就的锦鲤仿佛活了过来,游曳嬉戏,突然游离了伞面,直奔绾业扑来。

“不好!”有人暗叫一声,想要援手已经来不及,两条锦鲤穿梭游动,速度极快,最终化为一条蛟龙,穿过绾业的胸膛,而后仰天发出一声龙吟,在空中盘旋数周,散落为漫天灵光,消隐不见。

而被蛟龙穿胸而过的绾业,整个人被击退数步,而后就像是定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众人则被这一幕鱼化龙惊得魂魄出鞘。

不多时,一口鲜血喷出,绾业仰面倒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几个绾氏族人连忙扑上去将人抢回来,只见绾业面色如金纸,口鼻处尽是鲜血,双目紧闭,呼吸微弱,身上完全看不到伤口,但显然人受了重伤。

“这便是名仙擂上及时收了的那一招?”鳞州青氏派来的族老、人称青氏二老的老大青子衿捻髯一叹。他对去年名仙擂上,云齐天士夜小楼与雪千影争夺擂主时的场景记忆犹新。最后一招,夜小楼使出了自创剑招沧海月明,剑气稠密如汤汤海水,灵力恢弘如昭昭明月,攻守兼备,十分难解。当时,雪千影便使出了这一招,但未等鱼化龙,就收了招,因此被夜小楼的剑气裹挟,双双跌下擂台,算成了平手。

“若是当时这一招成了……”青子衿眯着眼睛,看向自家弟弟青子吟,“天台山能不能扛得住不好说,但两败俱伤是一定的。”说着,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或许千影小友更胜一筹。”

青子吟点了点头,他脾气火爆性格高傲,能入眼的人极少,对雪千影的性情更是极为不喜,但对她的修为却十分敬佩,甚至可以说一个服字。

泽氏的医师给绾业诊治,并将结果告知自家家主:绾业性命无虞,但一身修为已经废了。眼下重伤也需要将养十天半月才能醒来。泽德广为显示自己仁厚,派了泽氏的人护送他回元州。

这一招大大的威慑了众人,可众人杀她之心也更盛。泽德广见一切都在自己的谋划之中,心中很是满意。

“无常元君,你又伤了一条人命!”诸葛微雨看见泽德广使的眼色,立刻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可他身边的潇铭圭却冷笑一声:“仙修拔剑,就意味着不死不休。全力反击才是情理之中。难道诸葛家主眼见对面一剑刺来,不闪不避不相抗,还能口吐莲花讲道理?”

潇铭圭的冷嘲热讽,诸葛微雨没有接他的话,而是指着雪千影:“你仗着莲氏千年的声名,仗着你在北境抵挡兽人族的功劳,如今已经不将人命放在眼里了吗?雪千影!”诸葛微雨指着眼前的女子,“清泉天士泉下有知,见你如此,也定会痛心自己多年疼爱,竟然骄纵出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东西!”

雪千影低头看着自己喜欢的裙子上溅了几滴绾业的血,觉得有些可惜。根本就没听清诸葛微雨前面的话,但听到最后一句“清泉天士”四个字,她突然抬起头来看向诸葛微雨,心说这副让人酸倒牙的样子真让人心烦。

“诸葛家主,好好地,怎么还牵扯到长辈了,你这是在骂我师父师娘管教无方么?”雪千影皱起了眉头,强大的灵力突然全数迸发出来,强悍的威压之下,若不是有泽德广护着,诸葛微雨可能已经趴在地上吐血了。

一旁的曹玉楼想要拔剑,却被泽德广按下,现在还不是时候嘛,他要逼雪千影先拔剑,这样才有振臂一呼号令众世家围杀之的理由。

瞥见曹玉楼和泽德广之间的小动作,雪千影突然收了威压,嘴角带笑:“诸葛家主的意思我听懂了,你是要代绾氏与我一战?”

诸葛微雨将手按在剑上,支吾了半天,噎得满脸通红,骑虎难下,终究还是没敢拔剑。

“你当天下世家真无人敢与你一战?”曹玉楼的侄女、瀛州曹氏的少家主曹冰心张牙舞爪的跳了出来,“你们莲氏一贯不讲道理,你那个师弟,更是不分青红皂白,天下第一护短之人。今日若是有人代元州出头,万一失手伤了你性命,来日莲英必然撕闹不止,在场的大多都是长辈,难不成还要跟小孩子胡搅蛮缠吗!”

雪千影盯着曹冰心,这位曹少家主的修为虽然被自己废了,但这张嘴倒是愈发厉害了。贬低了莲氏,抬高了诸葛微雨,还顺带给泽德广铺台阶,这般聪明才智,若是用在正途,来日曹氏必然大兴。可惜了。

果然,曹冰心说完这番话转身对泽德广一揖到底:“泽世伯既然没有责备我等叨扰,愿意以世家之首的身份为绾氏出头,那么此事该如何处置,还请泽世伯调停一二!”

泽德广心里对曹冰心很是满意,脸上却摆出一副为难态度:“此事虽说是绾氏挑起,但元君滥杀之过,也不可不追究。”泽德广的话看似十分公正,更沉思片刻,环顾四周,似是对身后众人劝阻:“然而无常元君是多年来对抗兽人族的英雄,北境防线多年安稳无虞,也是仰仗无常元君的威名赫赫,我等毕竟都是前辈、长辈,以大欺小,也不像话。”

“既然如此就请泽家主拿出个章程来,我们都听泽家主的!”

“对,我们都听泽家主的!”

泽德广的话还没说完,元州几个小世家的家主,蔡瑁、常乐等人就抢着附和。

雪千影眉眼弯弯,看着泽德广。

“你自裁吧。”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