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昆仑来

祈祷有用吗?容璇玑不知道。雪千影也不知道。因为她从来不曾为命运祈祷。

琵琶岭上,阴涩的风一阵有一阵,天阴得厉害,乌云层层卷卷,雷电交加,劈在琵琶岭混杂的乱石枯树之上,大雨倔强着不肯落下。

此时此刻,莫雪歌手中形如凤羽的长剑山海,刺穿了雪千影的小腹,灵海被洞穿,鲜血喷涌出来,莫雪歌大红的罗裙上被溅得斑斑点点。

而雪千影的灵力,摆脱了灵海的束缚,四散出来,如同无数流星同时划过天际般绚烂夺目,而后流星陨落,光芒暗淡,最终灵光不见。

泽德广等人都看傻了,他们只见莫雪歌走过去,两人说了些话,隐约听得一句“救你的是莫雪歌,现在要杀你的是莫氏家主。”

而雪千影竟然没有抵抗,任凭莫雪歌痛下杀手,只这一剑,废去修为,断绝生机。

莫雪歌狠心将剑拔出,还剑入鞘。雪千影向后踉跄了几步,拄着剑,单膝跪地,勉强稳住身形,另一只手擦了擦口鼻流出的鲜血,双眸透亮,抬头看着莫雪歌。

“阿横……纵横元君,欠你的命,我还给你了。”

莫雪歌一言未发,毫不迟疑地转身走回了泽德广等人之中。

“纵横元君,你为何……”曹玉楼想说,既然对面都不还手了,你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把人杀了?刺穿灵海算什么?你们家的修正还在小荷别苑呢,就算救不回雪千影的修为,但保命怕是不难。

莫雪歌摇了摇头,回头看了雪千影一眼:“她在元州受伤极重,今天就是不来,也未必有几天好活。如今我又重伤于她,别说我家阿正,就算是安谷主亲自来,怕也是无力回天了。最多,让她临终有几天轻快日子吧。”

“可是万一……”曹玉楼刚一开口就被莫雪歌打断了。

“没有万一。阿正传给我的消息不会有假。再说,现在这样不是更好么?如果无常元君暴毙的消息传开,北境兽人族大军集结犯境,那时,是曹家主亲赴战场与冰原狼厮杀,还是,”说着,她冷笑一声,行礼道,“泽家主请听我一言:整顿北境防线,需要时间,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两三年,到那时,北境固若金汤,世人只会称颂家主的威名,而她活着或是死了,还重要吗?”

泽德广尽量掩饰着眸子里溢出的光芒。莫雪歌说得对,雪千影已经是个废人了,即便不死,也不过就是躲在小荷别苑偷生而已,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无常元君,甚至不会再有人将目光投注在她身上。到那时,她是生是死,还不任由自己拿捏吗?

“果然是青出于蓝,莫家主一番见地,胜过人间无数。”泽德广对莫雪歌一抱拳。

莫雪歌勾唇轻笑:“是我家阿齐的谋略——自然也是为了莫氏。”

“可若眼下我们就这么撤走,会不会……”诸葛微雨皱眉看着莫雪歌,他总觉得这个小丫头片子别有用心。

莫雪歌根本不看他,甚至有意排挤似的嗤笑一声,“此行是为绾氏灭族一事讨个说法,现在无常元君已经为她的所为付出了代价,我们自然是要风风光光的离开了。”

说着,她看了泽德广一眼,“泽家主若是想要施恩,不妨派人将她送回莲氏,倒也显得有情有义——毕竟罪魁已经领罪,而莲氏还是十大世家之一,一码归一码。”又压低了声音道,“泽家主应该有些事,想跟莲英谈一谈吧。”

泽德广摇摇头,他的确有很多条件要跟莲英谈,但不是现在。雪千影重伤,莲英甚至整个莲氏都在气头上,无论什么条件都会一口回绝。他要等一等,等他们不得不接受现实,等莲英看清莲氏内外毫无倚仗,到那时,再苛刻的条件,为了莲氏,莲英都会全盘接下,还要对自己感恩戴德。

“莲氏家主承袭大典还没有办,我这个时候过去,难免显得以大欺小,不合适。”泽德广推辞道。

莫雪歌含笑颔首,表示赞同泽德广的话。

不过,泽德广还是留了个心眼,派自家医师给雪千影诊断了一下,确定灵海已碎,周身无半点灵力,这才放心,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退出了琵琶岭。

大雨终于落下,琵琶岭喧嚣了一阵,终于再次归于平静。雪千影收了剑。不见万物化为一个精巧的指环,安静的套在雪千影的手指上,半分杀气也没有。雪千影封住自己的经脉,止住流个不停的血。摇摇晃晃的站在空地上看着越下越大的雨。

大雨像线似的将天地连在了一起,狠狠的砸向不肯躲避的苍生万物,却唯独避开了雪千影的所在。雪千影愣了愣,摊开掌心,“纯婴”二字闪烁着灵光。那是仙尊羽化之前,特意在她掌心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雪千影看着掌心,靠着那个死人护着,自己再一次保住了性命,但想起那个霸道又温厚、蛮横又谦谨的人,心里的温暖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真好啊。”雪千影笑了。抬手抹了一把脸。低头看见一片血红。原来方才封脉止血并没有起到作用,自己的裙摆已经全被鲜血染透了。甚至还滴到了地上,跟雨水混在一块,顺着琵琶岭凹凸不平的地面,流向了远处。

这不能怪璇玑失算。莫雪歌下手分寸极佳,但自己的身体却因为重伤早就支撑不住,借用娘亲留下的灵力强行透支身体赶来这里,又借用了本来就很难承受的仙尊灵力,身体已经超出负荷太多,现在不止是灵海破裂,经脉支离破碎,五脏六腑也都跟着崩溃。

雪千影已经没办法靠着自己的力量回去小荷别苑了。也无法按照约定,支撑到修正赶来接应救治。

惊雷和着大雨,愈发肆无忌惮。不知道现在东湖上的住船和两岸的居民怎么样了?这么大的雨万一连下几天,可就遭了。

长州的初秋很少下雨,一旦下雨就会成灾。这些事以往她每年都要帮着师父师娘去料理,今年,但愿英儿也早有准备。

都到了这个时候,雪千影的心思还不在自己身上。

但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涣散,越发拦不住胡思乱想。她摇摇晃晃的想要往前走,但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动。踉跄了几步跪倒在地上。眼前一切景色都变得暗淡,又渐渐变成血色。雪千影开始幻想死后的情景。会不会见到娘亲?会不会见到师娘?会不会见到英儿?

人不惧死,那是因为尚未死到临头。人之将死,往昔便会不断浮现在眼前,那些本来视而不见的小事,全都被放大成了人生遗憾。

比如,现在雪千影就很遗憾,死前没能再见夜小楼一面。

早知道临走之前,再多说几句话,就好了。

然而有情人之间话是说不尽的。所以即使再来一次,再来十次,再来百次,这个遗憾也还是会成为遗憾。

想到夜小楼,雪千影又笑了,轻轻的甩了甩头,但也没听见自己头上的步摇发出声响。不知道是已经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还是被雷声雨声给盖住了。

等到她竖起耳朵仔细听,雷声仿佛变小了,耳边哗啦哗啦的雨声好像也慢慢消失不见。雪千影呕了一口血,用手背轻轻擦了擦嘴,却发现手上也全是血,根本擦不干净。

天机三十一年九月,无常元君卒。

雪千影想到这句话可能会写在自己的墓碑上,突然也有那么一点不甘心。

没想到自己这么年轻就要死了,还死得这么不好看。

“要是我这个样子,修正还能把我救活,那可真要叫他一声神医了。”雪千影笑着闭上了眼睛。

她感受不到天地,感受不到人间,也感受不到自己。

她只觉得有点儿冷。

“两年前初见之时,你无常元君是何等意气风发不可一世。你说说你,看看两年光景,就差点把自己作死。时也运也,也算你本事——这血怎么止不住?早知道应该多带些药……”

雪千影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又仿佛听见毒舌的修正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

而后,便堕入到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