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艳惊城

皇后艳惊城小说名字叫做《皇后艳惊城》,这里提供皇后艳惊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皇后艳惊城小说精选:萧雨阁,烛光闪闪。细雨伴随着烛光,些许悲凉,些许温暖。隐隐约约晚间传来一缕琴声,阁间的红衣之女,抚琴,等待。她每年只在此时抚琴一曲,其它时日,均不复。她在等人。忽而一阵寒风,伴随着细雨倾阁,拂起千丝秀发,一人浮于阁前,悬空而立。手中握一壶,面容祥和而急促,猜不透。“一年未见,你日益冷淡。”女子开口,看着他,继而目光又投向抚琴的指上。“我放下了。”他目光不移地停留在她抚琴的指上,眉间坚定而不忍。“你变了,”手中琴声不断,而面色不定。“为…

萧雨阁,烛光闪闪。

细雨伴随着烛光,些许悲凉,些许温暖。隐隐约约晚间传来一缕琴声,阁间的红衣之女,抚琴,等待。

她每年只在此时抚琴一曲,其它时日,均不复。

她在等人。

忽而一阵寒风,伴随着细雨倾阁,拂起千丝秀发,一人浮于阁前,悬空而立。手中握一壶,面容祥和而急促,猜不透。

“一年未见,你日益冷淡。”女子开口,看着他,继而目光又投向抚琴的指上。

“我放下了。”他目光不移地停留在她抚琴的指上,眉间坚定而不忍。

“你变了,”手中琴声不断,而面色不定。

“为了活着,不得不变。”

活着?就这样的理由,活着又算什么?

“明日是令兄生辰,我带此一物,请帮我转交给他。”

令兄!

“令兄?”她默默接过他手中之壶,她迟疑,惊愕,站起身来,“那我是什么?”

“夫人……”他不看她,慢慢吐露出违背心里呐喊的两个字,滴血的二字,绝决的二字。

“夫人?这是你的本意?”她嘴角上扬冷笑而讥讽地看着他,“那好,这一切,都是求不得而不敢求的结果,我何必追求?红尘,只不过一句戏言。”

红尘,只不过一句戏言。

那就让我们相生相负,别路此生。

“今日君别离,亦如雪上霜。昔日黄山遇,别时西南郊。我魂随君身,两路浩且长。君需随月走,浪迹到天涯。”昔日她送给他这首七步诗,昔日,犹如昨日。

她再次回忆并朗诵此诗,说明她并不想忘记他。

而且,忘不了他。

“忘了我吧。”

“忘又如何?不忘又如何?此生只不如那草坪屋下的承诺,草草完结了罢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待到黄尘归来,终成一培黄土。”她看着天,依旧是那细雨滴打着草叶之声,窸窸窣窣。当年明月之下,阁墙之后,分别之时,今日阁楼之中,细雨之间,恐怕是永别之时吧?“你走吧,与其叫我忘了你,倒不如永不相见,陌路此生。”

“好。”半晌,他嘴间蹦出一个字眼,“走之前我想看看她。”

“随你。”

她领他步入萧雨阁,一烛,一桌,一茶几,一帘,一花,一木,一毯,一床,床上躺着十二岁的她的女儿。

他看着她,睡的香,呼吸均匀,小小年纪拥有者乌黑长发,长长的睫,随着呼吸微微翘动。

她真像她。

唇,眼,鼻,眉,睫。

还有气息中散发出来的给人的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们真像。

他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楚,一丝无能为力。

在此,祝她们幸福。在这永无纷争之地,从此欢笑此生。

迟雪,只怕此生我们都要这样面对对方了吧。一切,难言,无言,甚至断言。

这也许才是最好的结果,我只求今生不爱不恨,不牵不挂,哪怕哪日身无培土,却在那三尺棺盒之中孤寂,腐烂,就如那臭虫,永生不得怜悯。

哪怕是地狱绝情,亦或天堂覆情而给人带来痛苦,只要能换来你一生平安,这一切,都值。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