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乞活

  软的!怎么可能?

  这是宋青书第一个念头。

  不可置信中一个鲤鱼打挺般赶紧站起来,打量向左右,宋青书更是震惊了。

  破烂的黄土平房,比工地危房改造区还有破旧,连块玻璃都没有,狭窄而又肮脏的街道上满是牛马粪便,臭水,一个个行人也都穿着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古装,电视剧里一样的短布衫子,挑着扁担的贩夫走卒,道路两旁同样是古装剧中最先倒霉的小摊贩,贩卖着石榴萝卜之类的果蔬。

  唯一与电视剧中不同的是,这一身身汉服古装未免也太破旧,太真实了吧?如果真是拍戏,那这个剧组也真够穷的。

  不过宋青书脑海中清晰的知道,这绝对不是拍戏,因为上一秒,他还在一个城市喧闹的大工地中,眼睁睁跌落进一个深坑,就算昏迷了也应该在医院,不可能转眼间就到了剧组吧!

  绝不可能!

  宋青书是一个悲催的历史系大学僧,可不是武当七侠的大公子,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太超脱现实了,让他的脑袋怎么都转不过来弯。

  宋青书能有如此悲剧的遭遇,还真和金庸老先生笔下的武当七侠有关,他刚出生时候,正好《倚天屠龙记》热播,看个开头的爷爷奶奶就被宋青书这个阳光有为的正面形象给迷住了,为了让孙子成器,父亲母亲爷爷奶奶一家人愉快的决定,给他就取了这个极其有前途的名字。

  等到看到后续再想改名时候,已经晚了,公安局落了户口,改名还得交一笔钱,那时候穷的一分钱掰两半花,头疼的想了想,他奇葩的奶奶一咬牙,就叫青书得了,反正这名也挺好的。

  于是乎,顶着这个名字,宋青书从小到大就成了各级学校的“名人”。

  有了这么一个奇葩的名字,宋青书又有了个奇葩的人生,高考时候勉强够个本,高不成低不就填志愿时候涂了个可调剂,多涂了个空,宋青书就从原本向往的大城管系,摇身一变成了低调不奢华无内涵的历史系学僧。

  这么个奇葩专业就业面可够狭窄的,不是历史老师,就是面向一些博物馆,历史馆。大三的时候,总共一个班十多人,有能力的要么已经拖关系进了各种博物馆,过起了一张报纸一杯茶,到晚舒服就回家的生活,要么勤勤恳恳进了一个个学校,成为口水哺育下一代的老古董,就剩下原本沾沾自喜选了个清闲专业的宋青书傻了眼。

  咬了咬牙,用了半个月生活费买了几包中华,流进了辅导员办公室,又等了半个月,宋青书好歹被分配到一座又远又差又破旧的中学当实习历史老师,谁知道,第一堂课,一群学生起哄中,他这个堂堂大老师居然晕过去了。

  留下个晕堂的传说后,提前拿到毕业证,宋青书不得不过起了啃老待业生涯。

  前几秒这个工地工作还是他一个学姐实在看他可怜,帮他找的。

  这可不是农民工楼房的普通建筑工地,而是城市考古工地,在西安市中心,就在半年前一处新盖的小区地下,惊人的发现了一座唐代王墓,朔王李捷墓!

  关于这个朔王,历史上记载的扑朔迷离,正史不见其名,野史上记载的也是颇为纷乱,有的说是唐玄宗诸子之一,在安史之乱中抵抗安禄山,兵败被杀,有的说是武则天的儿子之一,因为起兵反对母亲称帝,被诛杀,名字彻底在历史中抹去,原本史学家仅仅当做一个传言,没想到竟然真有李捷墓出土,一下子在西安市引起了轰动。

  尤其是李捷墓墓志铭上,记录他是太宗皇帝第九子,母杨妃,更是引起了莫大的喧闹,谁不知道,唐太宗第九个儿子是唐高宗李治?

  这发现可是足以改变历史!

  不过这工地邪乎得很,听说先前在这里干活的工匠,夜里能见到胡人胡马出没,细听还能听到兵戈战阵之声不绝于耳,战场搏杀,人的惨叫,令人不寒而栗。

  还有说打开墓穴时候那一刹那,一股黑烟扑了出来,当场就有几个人住进了医院,有传言说这位朔王爷杀气太重,死的凄惨,魂魄千年不散,不早点走迟早会像埃及法老诅咒一样死于非命,于是吓走了不少工人。

  这也才给了宋青书机会,去工地帮忙挖探沟,收集文物,完成考古发掘后博物馆能给个合同工职位,这等好事对宋青书还真仿佛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般,也顾不得什么鬼不鬼了,想都没想就背上行李上了火车。

  满心是博物馆合同工的诱惑,一向怕鬼的宋青书硬是干的尽头十足每天出入阴森森的古墓跟家常便饭似得,谁知道。

  和往常一样,宋青书挎着土篮子,带着刷子,去墓室西部的一个陪葬墓清理随葬品与遗骸,正清理一只黑乎乎的手骨时候,冷不防脚下的土地忽然一软,旋即一个硕大的深坑就对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

  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倒栽葱下去的,宋青书眼睁睁看着黑暗中一个散发微弱光芒硬邦邦的玉玺直奔着他脑门儿来,就在他咬牙惨叫着硬挺着的时候,一张脸却是撞在了个软乎乎的东西上。

  这才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看到眼前的一幕。

  左右打量着,宋青书真是越看越心虚,看过的鬼故事里,不都是掉进死人的精神构造的环境中,最后被鬼不是吃了就是带走了,越想越害怕的宋青书直哆嗦,冷不防脚底下又是一声尖锐凌厉的叫声猛地响起。

  “yin贼!”

  啪的一个大耳光扇的宋青书眼睛直冒金星,下一秒,一个穿着红衣,脸色白皙的瓜子脸就满是气愤顶在了宋青书面前,眼看着红的耀眼的古裙衣裳,还有眼前这个脸蛋精巧的古典美人脸庞所散发出的阵阵寒意,宋青书还真是魂儿都吓飞了。

  “哇,红衣女鬼啊!”

  跨在胳膊上的土篮子都不要了,闷着头,尖叫一声宋青书撒腿儿就跑,一面跑一面还乱嚷嚷着,看的周围几个停下脚步看热闹的仆役菜贩子禁不住惋惜的摇了摇头,交相议论着。

  “嘿,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却是个傻子。”

  脸上火辣辣的,穿着红襦比甲的“女鬼”也是傻在了那里,直到片刻后,这个女人方才醒过神来,咬牙切齿的追了上了去,也是一面跑一面还悲愤欲绝的高喊着。

  “臭流氓,给本姑娘站住!我一定要杀了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