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乞活

  西安城东南,不大的小院子里。

  墙角的武器架摆满了刀枪剑戟,远远看去还以为是个小兵营,离得近了,也可以听到呼呼喝喝的吼叫声,不过这儿可比兵营惊险多了。

  八把开了锋,寒光闪闪的钢刀跟摩天轮似得,在半空中不断转着圈,下面一个脸色蜡黄,两根胳膊跟面条一般的中年汉子总是能在刚到落地之前准确的接住。

  还有几十斤重的大关刀,沉重的敲在地上,连厚青石砖都砸裂了,在一个娇小的妹子手中却被挥舞的跟风车一般。

  胸口碎大石,枪尖顶胸口,菊花爆铁棍的,整个院子里总共十来人各个都在忙活着,还有个穿着短裳,骨骼尤为庞大的高瘦男人来回巡视着,不断叫嚷督促着。

  “都好好练着,明个赵员外家娶亲,一定要给人打出个响亮热闹来,这个月大伙儿可全指着这一趟了!”

  “嘿嘿,柳大哥您就瞧好吧!”听着叫嚷,丢刀的蜡黄脸汉子嬉皮笑脸的搭了一句,却冷不防一把刀没接好,虎得他赶紧向后退了一步,八把尖刀一水儿的从他鼻尖前扎在地上,眼看着蜡黄脸就吓成了斗鸡眼儿,惊险的一幕也是让其他杂耍艺人也是傻了片刻,旋即都丢下家伙哄堂大笑起来。

  把宋青书强扯过来拉郎配的这户是个杂耍戏班子,就以邢老倌的名头叫邢家班,红衣女鬼也就是邢老倌的闺女,不过这一片热闹中,缩在角落里的宋青书却是显得格格不入。

  还是戴着那个大草帽,穿着破破烂烂的棉背心,乡巴佬进城一样的抱着腿缩在角落里,看着一院子的非人类,宋青书满腹悲催的想着。

  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现在他已经明确了,这不是啥阴间鬼蜮,人都有影子的,也吃喝拉撒,不是鬼,而且什么天启八年也不是历史某个扭曲的时段,衙门门口繁体字的告示已经贴出崇祯皇帝登基的消息,如今已经的的确确是崇祯初年,那个黑暗末世的开始,老师爷也不知道才从乡下回来,还是喝酒喝多了,这才犯下如此糊涂。

  只不过宋青书怎么也想不明白,从大唐的古墓穿越,没穿越到盛唐,为什么穿越到了这个大明朝,让他熟读唐诗三百首,装模作样当个冒牌诗人神马的希望彻底落空了,而且小命能不能保住还想说。

  这可是那个人吃人的黑暗末世开端。

  最最令人悲愤的,穿越就穿越,末世也认了,平头百姓也没什么说的,凭啥刚一来,就被拉去做挡箭牌!跟大明省委书记的侄子抢女人,这题目未免太难了点吧?

  那么多穿越先辈,就算别人穿越家道中落,也有着一个美得冒泡,各种百依百顺贤良淑德的大小姐未婚妻,自己倒好,糊里糊涂被拿来当个拉郎配不说,英雄救美救回来的这暴力红衣女鬼……

  偷偷瞄了一眼,谁知道有心理感应一般,邢红娘一双饱满的杏核眼立马凶巴巴的瞪过来,旁边一堆舞刀弄枪的短衣健壮汉子也是各个不善的盯着自己,仿佛研究从哪儿下刀一样,吓得宋青书赶紧又把脑袋缩了回去,继续悲愤的在心里吐槽着没完。

  宋青书打量女鬼时候,殊不知邢红娘父女也在打量着他,看着宋青书畏畏缩缩的呆傻模样,邢老倌忍不住就是叹气摇着头。

  “闺女,真是委屈你了,以你的相貌,才华,嫁个读书人秀才绰绰有余,是爹昏了头,非想进省城谋生,结果,唉……”

  脸上的皱纹都褶皱成了黄土高原一般,邢老倌满面愁苦的说着。

  倒是没太在意,瞄了一眼一副窝囊模样的宋青书,邢红娘倒是轻松的扶住了邢老倌的胳膊,笑着劝说道:“行了爹,嫁谁不是嫁,要是嫁给秀才公,秀儿还适应不了那种规矩呢!”

  虽然这么劝说着,邢红娘眼角下那不甘心还是隐约可现,女人一辈子嫁一次,谁愿意真嫁个傻子?

  这功夫,刚刚督促这些艺人练功的大骨架干瘦的汉子,也是把脸凑了过来,小心得左右打量了下,然后对着邢老倌压低了嗓音。

  “师父,反正现在是乱世,良家子每天死那么多都没人管,何况一个傻子。”

  回头看着宋青书畏畏缩缩的脸,干瘦的面颊上尤为显露出一抹杀气,干瘦汉子的声音压的更低。

  “等着入夜,俺跟小萝卜,仉二楞子把这个傻子往麻袋里一装,往护城河子里一扔,师妹也就不用受这般委屈了。”

  干瘦汉子是邢老倌的大徒弟,名叫柳大柱子,平时他也是当了邢家班半个家,这个时代世道不太平,他们这些走江湖的心该狠的时候也尤为的,听的邢老倌也是暗暗点头。

  眼看着邢红娘明媚的杏核眼也是猛地一亮,柳大柱子心中禁不住泛上丁点喜色,可旋即,邢红娘却是重重摇了摇头。

  “不能杀他,他是我男人了!”

  “为什么?你是被逼的,那个傻子他哪儿能配得上师妹!”忍不住,柳大柱子干瘦的脸写满了惊愕,不可置信的惊叫出来。

  “可衙门里的师爷,捕快都知道这个傻子是我男人了!他吴牲是陕西巡抚的侄子,他父亲还是朝廷里的大官,如今吴牲正盯着咱们,如果这个傻子出了什么意外,姓吴的正好借题发挥,把咱们戏班全都给拿下。”

  满是沟壑的脸皮子颤了颤,邢老倌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摆手说道:“行了,不差这一口子饭了,告诉韩娟儿,多准备一个人的饭。”说完,邢老倌背着手沉闷的向回走去。

  眺望向缩在墙角里的宋青书,眼神中明显露出了凌厉的杀意,柳大柱子也是冷哼一声,背着手,又去督促那些师兄弟们练功。

  最后认命般叹了口气,邢红娘也没了练功的心思,扭头去了厨房帮衬起来。

  宋青书还是忐忑的缩在一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阵阵香味忽然从冒着烟儿的小房子里飘出来,引得他鼻翼都忽闪忽闪的,肚子里也是咕噜咕噜直叫,下意识眺望过去,可正好,邢红娘也抱着一盆菜出了来,凶狠的杏核眼一翻,又是吓得宋青书悲催的缩回头去。

  再次失望的叹了口气,翘着盆,邢红娘有些恼火的叫嚷起来。

  “大家,都吃饭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