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乞活

  铜锣扔到了一边,飞刀丢了一地,眼看着邢红娘在一边做着类似瑜伽的柔术准备动作,杂耍班子里最矮的小萝卜悻悻然自己把铜锣捡了回去,一面收拾着飞刀,蜡黄脸大黄牙则又是嘴贱的对忙着整理绳套的宋青书打趣道。

  “这小子,傻不傻,还知道疼老婆,啧啧,要是不傻,肯定是个风流种子。”

  “嘿!”忽然恍然大悟一般,伸手搬着宋青书下巴壳,大黄牙更加猥琐的问道:“你小子会搞女人不,可不成守着活寡!”

  “来来来,老子教你,想当初在俺们村,老子也是号称第一风流教主的男人,老丁家的小媳妇,村头赵家寡妇的床头,老子可是都上过,尤其赵寡妇,男人死了好几年,四十出头了还这么缠人,缠着老子腰差不点没断了,那滋味,啧啧……”

  似乎陷入了臆想中,一面回忆着自己的辉煌战果,大黄牙一面还淌着口水,被他揪着下巴的宋青书可就惨了,那难闻的口臭扑面而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给他读个正着,几年没疏通过得下水道外加臭豆腐,烂榴莲几种可怕气味掺杂在一起,熏的宋青书差不点把好不容易吃进去那点晚饭吐出来。

  吹嘘着自己光辉战绩的大黄牙浑然没注意到,邢红娘那张漂亮的小脸儿也是越来越黑……

  嗖~宋青书盘好,摊放在地上的麻绳忽然蛇一样弹跳而起,抽的放在麻绳尾端的一把飞刀刹那间飞出,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一股凉气直奔大黄牙蜡黄的脑门。

  “哎呦!”惨叫一声,大黄牙赶忙一个铁板桥下压,眼睛发直中,那飞刀划着他脑门过了去,钉在后面撅着屁股擦着铜锣的小萝卜腚上。

  嗷~

  杀猪般的惨叫中,倒霉的路人甲夹着腚冲了出去,出了一脑门冷汗,好不容易揉着腰的大黄牙艰难从地上爬起来,悲催的叫嚷着:“师妹,这也太狠了吧!”

  “明天就要给赵员外家表演了,小妹看黄师兄还需要练练,不然,小妹就为师兄做这个陪练?”

  捏着另一把飞刀,满是笑意的双指架在脸颊边,这时候的邢红娘竟然有种妖艳的感觉,太熟悉自己师妹魔鬼脾气,大黄牙当即脑门流淌下来一层细密汗水,居然是连滚带爬拎上飞刀溜了,而且一面跑一面还悻悻然的扭头陪笑着。

  “师兄自己来就好了,师妹,你忙,你忙呵!”

  目瞪口呆看着刚刚还吹嘘自己多么驯女有术的大黄牙就这么落荒而逃了,再回头看着邢红娘抱着胳膊的冷傲笑脸,宋青书赶忙又是低下头去,继续整理着乱糟糟的麻绳子。

  不过心里,对着把自己从口臭地狱中救出来的邢红娘,宋青书则是难得有了点好感。

  缠成一团的麻绳渐渐在宋青书手头整理成了绳团,整齐的缠成个圈,整理着绳团,宋青书还偷偷瞄向邢红娘,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还真是把宋青书当成空气一样,这个火爆妞仅仅一直在扳着手臂或者腿练着柔术,有时候两条手臂整个向后掰去,明显这些动作不是那么轻松,也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因为累,半个时辰功夫,邢红娘素面朝天的脸颊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油汗,在夕阳斜下的照耀中,似乎隐隐有一种七彩的光芒。

  这种运动美女以前仅仅能在学校的健身场中看到,而且往往还是别人的菜,如今,这个妞从名义上却是属于自己,这么一副诱惑的模样,看的宋青书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啊?”

  冷不丁泼辣的一嗓子吓得宋青书忍不住再次激灵灵的哆嗦下,赶忙又是低下头,顾左右而言他的岔开话题,磕磕绊绊的说道。

  “没,没看,就,就是问问为什么要弄这么多绳子啊!”

  “我是表演绳技的,当然要用绳子了!”

  邢红娘理所当然的随口答一句,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听的宋青书再次傻了。

  作为一个宅男大学僧,住寝室时候可没少和同寝的狐朋狗友们观摩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学习传宗接代的大事,小电影中的虐恋系列也看过一些,怎么也没想到这明末华夏,已经有这一口了。

  情不自禁,宋青书脑海中就浮现出这个妞凹凸有致的身躯上像小电影中女主角一样,火爆身材被绑成整齐诱人的一个个菱形,小手背在身后,气喘淋漓,吐气如兰的模样,一缕口水从宋青书嘴角流淌出来。

  可旋即,宋青书又纠结起来,这妞可是说自己是她男人,让她去表演这东西,自己这男人颜面如何搁啊?

  邢红娘神经也够大条的了,宋青书没话说了,她也是自顾自继续练功不在搭理他,好一会,这妞冷不丁发现火星人那样,一惊一乍的惊呼起来。

  “对了,原来你会说话啊!”

  可仅仅一眼,邢红娘又郁闷了,嘴角流着口水,宋青书一会呆滞一会纠结,怎么看都不像个正常人。

  无奈的摇了摇头,邢红娘认命的叹息一声。

  “唉~还是个傻子。”

  …………

  不提宋青书在又冷又扎人的稻草铺上怎么苦挨过大明朝的第一晚上,次日凌晨,睡得还直迷糊的宋青书摇摇晃晃就被揪了起来。

  温哇温哇的喇叭声中,胸前戴着大红花的吹鼓手摇头晃脑喜气洋洋的在前面开路,后头穿戴着青衣小帽的家仆神气的牵着马,马上,则是骑着个头戴状元冠,身披红袍,颇为英俊帅气的年轻书生新郎官,一大帮子迎亲队一大早就吹吹打打去几个街坊外的李员外家接新娘子。

  跟着喜队,一大群小孩子嘻嘻哈哈的唱着童谣讨着喜,心情大好的新郎官也是大方的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铜钱撒下去,引得小孩们欢笑着趴在地上捡着铜钱。

  赵员外家大院子里,邢家班亦是铺开了台面。傻乎乎的抱着一大团麻绳,被柳大柱子还有小萝卜推搡着晕头转向,宋青书迷迷糊糊的开始了他末世求生的第一战……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