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骨成山

  双手稍微用力,缓缓的支撑起身体,背靠着大树长叹一口气

  秦阳的身体可以说极为糟糕,四肢胸口全都是伤痕,干涸的血液附着在肌肤上,有些稍小的伤口已经结疤,虽说都不致命,可伤口众多,炎热的天气让伤口的四周都开始溃烂,若不及时治疗,肯定会感染。最为严重的是秦阳脖子处的伤口,喉结两边各有两个孔洞,,当时秦阳拼命反抗,狼牙没能完全咬进去,即便如此,秦阳此时也还觉得疼痛无比,脖子无法转动,一出声喉咙便如针扎一般。

  天空渐明,阳光虽然无法照射进来,可四周的黑暗已经变成昏暗,足够秦阳看清周围的事物。这苍山密林中似乎连虫鸣鸟叫都很少,秦阳若是死在这里,恐怕几十年都未必能有人发现。

  “我在这睡了好几天,为什么没有野兽将我吃掉?”秦阳也在疑惑,荒山中野兽是非常多的,除了第一天遇到狼群,之后数天都没出现一只野兽,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看来真的是天不让我死啊!”

  稍微活动一下四肢,疼痛依旧,好在可以站的起来了。

  三天没有吃东西,只是允吸狼尸的脑髓血浆,秦阳已经非常饥饿了。勉强的站起身子,秦阳四顾环视一下。除了一具狼尸,周围的除了树木便是满地的灌木杂草。

  “唉。。。”依靠着仅有的一些经验,秦阳找到几株可用的草药,脱去上身破烂的衣裳,给自己稍微包扎了一下。也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食物,秦阳只得随意选择一个方向,一瘸一拐的缓缓前进。走了约莫五分钟的路程,秦阳突然身体一僵,尽力使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缓缓后退,前方灌木中,一只野猪躺在草中,即便躺下也有半人高,无奈之下,秦阳只得选择另一个方向再次前进。

  苍茫的大山中,仿佛没有岁月的痕迹,秦阳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密林中生活了多久,按他估计,应该最起码两年的时间了。两年里秦阳最初也尝试着走出这片密林,可他发现,只有他最初被狼群袭击时的那片区域方圆三百米没有野兽,出了三百米范围则是处处危机,剧毒的虫蛇,站里起高达一人多的野猪以及狼群无处不在。而且也不知道这密林有多大,他原本的村庄紧邻着无尽的大山,或许此时的他就在这大山之中,不知道哪边是正确的方向,若是走错方向则可能永远的迷失在密林中直至死亡。

  两年多时间里,秦阳在最初的地方搭建了一座简单的木棚,在附近五百米左右发现了一处小溪,每日去溪边取水,猎取一些小兽果腹。偶尔也会试图去寻找走出这片密林的路,最远的一次是一年前,秦阳带着一些干肉以及果实,找到当初被强盗带来的路。或许当初的那批强盗已经全部死绝,这条路一年多没人行走,几乎已经完全被杂草长满。前行了两千米左右便完全没有了路的痕迹。更是在之后遇到了毒蛇以及狼群,无奈之下秦阳只能再次回到原地。

  “我会老死在这大山之中吗?”若无意外,秦阳几乎是肯定无法出这深山。

  再次寻找出路无果后,秦阳回到小棚旁,靠着一颗大树坐下,抬起头仰望着树冠发呆。头顶十米处一根树干上,一只血红色的小蛇盘绕,如同沉睡一般一动不动。秦阳早已发现这条小蛇。最开始也有些害怕,后来发现这条小蛇并没有攻击他的打算,只是一直盘绕在树干上,偶尔也会伸出蛇信看一看秦阳后。也就慢慢习惯了小蛇的存在。

  “是因为这小蛇所以附近才不会有野兽靠近吗?”秦阳心想。这条小蛇看起来非常不凡,从那血红的皮肤以及红宝石般的双眼就可看出。

  “唉.............”一声长叹。虽是能够活下去,可这样的生活也太过无趣。秦阳自从两年前喉咙受伤后声音便变得非常难听,如同夜枭的声音,两年内更是再没遇过一个人,说话都变得生疏。另外则是秦阳的身体也在两年内有所改变,污渍下的皮肤常年不见阳光变得异常苍白,满头脏乱的头发垂到双肩,稍微隆起的肌肉以及常年保持警惕的双眼,浑身透出一丝野性的味道。

  秦阳认为他的弟弟秦月,或许是被强盗们掳走,若不是,则早已身亡。六岁的孩童完全无法在这样的密林中生存。

  沉默中站起身,凝视着头顶的小蛇。秦阳认为这或许是自己能够走出密林的关键,若是这小蛇愿意跟在秦阳身边,则一路上不会有野兽敢攻击秦阳。可这小蛇两年来几乎没有移动过身体,也不见他进食,秦阳甚至爬上树拿兽肉喂食,可小蛇还是丝毫不动。

  “难道真的要上去强行抓住它吗?”思考再三,秦阳还是没敢轻举妄动。能威慑附近野兽不敢靠近方圆三百米,一定是有些不凡之处,秦阳不觉得自己若是得罪了小蛇会讨到好果子吃。

  “再想想别的办法吧”内心轻叹。秦阳打消了直接用强的想法,起身欲去寻找些果实。

  思考着该如何走出密林边走向小溪那边,突然秦阳一愣,远处的密林中传来了沙沙的声响.莫非有野兽过来?可两年来从未见过有野兽敢靠近这里啊?

  秦阳立马蹲下躲在一片灌木后透过缝隙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沙沙声逐渐成为脚步声,似是不止一人走向秦阳的方向。

  “师傅,都已三天了,还是没能找到提炼融基散的毒物,这密林外围是不是没有那种东西啊?”

  秦阳前方,一前一后两人出现在他的视野,两人皆身着黑袍,为首一人越四十岁左右,长发术起簪于脑后,一副道士模样,可其面色阴沉,毫无半点道士的气韵。身后的是一位二十朝上的青年,面色有点苍白,眼眶深陷,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

  “这密林为师也不敢深入,融基散所需毒物不算稀有,毒性足够便可,耐心找找,这外围必可寻到。”

  “嗯?小心点”前面的中年男子突然身体一顿,对后面的青年说到。他看到了秦阳在这生活两年留下的一些痕迹。

  此时的秦阳可以说激动无比,两年未见到任何人,甚至绝望认为自己要一辈子孤独于此,现在却在这荒山中见到了道士打扮的两人,且看两人是自己走入其中,必定也是有出去的办法,当下立马准备站出来招呼二人。可他刚一动,还未起身,便感觉眼前黑影一闪,中年男子突然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拎起来。

  “原来只是个住在林子里的野人,能在此处活下来倒也不易,只是不要挡了道爷的路,滚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