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生章

  第二天清晨,好不容易捱到雨停了,仓促间苏平凡便推门出去,打算问一问中年男子何时启程,碰巧开门时,刚好被店里的小二哥瞧见,只见小二哥屁颠儿屁颠儿的小跑过来。

  苏平凡一脸茫然,还以为他又想问自己吃不吃那什么龙王爷的肉,刚想开口拒绝,结果却被他抢先一步道。

  “哎哟,小兄弟你醒了,本来昨夜想来知会你一声的,不过雨势太大,咱店里掌柜的又身体有适,偏偏昨夜里又犯了老毛病,所以就给耽搁了。”

  小二哥口沫横飞,不过苏平凡却没听明白,一询问才知晓,原来昨天夜里,叔伯已经收拾东西离开了,店小二告诉他,因为昨日那场暴雨,山里发了山难,好些村落都被大水淹了,也包括他以前栖身的那个村子,消息传的很快。当日中年男子就得到了消息,以他的脾性肯定是坐立难安,就在夜里就冒着大雨连夜赶了回去。

  听到这个噩耗时,苏平凡心里一阵难过,尽管村里人对他不怎么样,但他并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况且叔伯与阿婶也算得上他的半个爹娘,他又岂是一个不孝之人。

  末了,就抹泪想要回去帮忙,不过小二哥却将他叫住了,对他说道,老爷子临走前托他带了一句话,说是让自己去南涣江城某个地方找一个叫做王达才的伙计,还特意叮嘱自己往人勿念,言下之意再明不过,即便是苏平凡这般年纪,自然也明晰其中包含之意,只是世间之事莫过心如死灰,此时他突然破涕笑了一下,不过笑的很是僵硬、难看,有些东西并不是自己想要得到,就能够得到的。

  说完小二哥就回店里忙去了,苏平凡站在门外一言不发,良久,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回房拿上行装准备离去。

  他一个人惯了,骨子里远比其他的孩子要坚强许多,只不过在这份基础上所付的代价太过沉重罢了,烙在他心上的,成了一块抹之不去的心病。后来,他的这般状态险些要去了他的性命,不过这些都已是后话。

  苏平凡刚来到床边,房门就一阵晃动,他以为小二哥还有什么事情忘了交代,便又折回开门,结果门才刚刚拉开一半,暮然间,一阵怪风迎面而来。

  苏平凡被刮的睁不开眼,风雨难料,还以为又要下雨了,这阵怪风一过既逝,片刻以后又恢复如初,他揉了揉眼,房外空无一物,不禁苦笑,心想自己一夜未眠可能真的困了,他又左右望了两眼,确定无人,才后退一步带好房门,心里盘算着是否要按叔伯的意思去南城找那什么王达才。可是自己若是不去,那今后又该何去何从呢?

  “嘿,怎么是个臭小子,檀木老鬼哪去了?”苏平凡想的正入神,背后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突如其来的说话声,险些惊的他喊出声来,回头一看,入眼的却是一张又大又丑的怪脸,这张怪脸左右两颊各长三横鬃毛,瞪着一双圆溜溜的鱼眼直直的盯着他看,苏平凡被他盯着有些发毛,未曾知晓,世间竟有如此奇貌之人,他的后背已经不由自主的退到了门边。

  那大脸旁边有人碎了一口,凑了前来,显然是方才说话那人,只听他怪叫道。“臭小子,道爷再问你话呢,识相的就快说,檀木老鬼藏哪去了?”

  “哼,”还不待苏平凡开口回答,一旁其貌不扬的大脸便冷冷的哼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那人见状,立马显露凶相,恶狠狠的道。“奎虎,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大脸闻言眉间一蹙,神情有些古怪,显然极其厌恶,他口气冷冷的说道。

  “我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

  他板着脸上前仔细打量苏平凡,一面头不转的告诉那人,“你这个蠢货,难道你没看出来,这小鬼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吗?亏的你还修得百年道行。”

  话那头的人如被人抽了一巴掌,呸了一口反驳道。“放屁,谁说道爷我没看出来,哼,准确的来讲,道爷我应该是一百五十年的道行。”

  那大脸一脸的好笑,不在理会他,自言自语道。

  “传闻那檀木公生性孤僻,喜怒无常,从来都不与外人接触,只不过他那一手炼药淫术超凡入圣,好多人都想寻他,求一两粒丹药,但苦于难寻其迹,又传凡求药者都需用一对童男童女与之交换,今日听闻他在此处与人碰头,你我冒冒失失不请自来,本以为收敛着些,讨要些灵药,想他也不会不卖自己面子,结果不想那消息却又是空穴来风。”

  苏平凡一动不动的贴在门边,眼瞧着这两个奇怪的家伙你一句我一句说个没完。看这两妖人的模样不像什么善类,也不知道他们会将自己怎么样,他们口中所说的什么鬼,什么丹药一类的东西他是闻所未闻。眼下却不知如何是好。

  片刻后那张大脸旁的人不耐烦的道,“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难不成留在这吃饭不成?”前者没好气的回道。

  “那他们呢?药没见着,难不成就这么放了?”后者晃了晃腋下的**袋。

  袋子鼓鼓的,也不晓得里面究竟装的什么。

  “哼,到了我手里的东西,岂还有还回去的道理?正好祭炼那鬼王幡需要用到人血,如此,干脆将那小子也一并带走。”

  说着大脸妖人指了指门边的苏平凡,两道阴冷的目光一并望了过去。

  苏平凡顿时脸色一白,脚下有些站不住了,整个后背已经完全贴在了门窗上,即便他的内心在如何逞强,可害怕这种情绪,是每一个人打娘胎出生就会有的,何况还是这样一个半大的孩子。

  “你们、是谁?你们想要干什么?”他终于失声喊道。

  “嘿嘿,”那大脸旁边的妖人呵呵一笑,好像知道他会有此一问。舔了舔黑碳一般的嘴皮,在某人鄙视的目光下得意道。

  “嘿,小子,今儿碰见了你家道爷算你点儿背,告诉你也无妨,老子就是你野狗道爷,边上的是你恶虎道爷。”

  野狗道人指着那张大脸说道,野狗与恶虎原名李狗与奎虎,本来两人皆乃道门修道弟子,只因二人修行时心术不正,品行不良,一方面染指邪门妖术,似人命如草芥,另一方面试图盗取无上太清心法口诀据为己用,道门有明文规定,此口诀乃道法卷终,一般修道弟子不可阅鉴,也并非道门吝啬口诀,不肯传授,而是年轻的道门弟子难免红尘不忘,过早的传授只得适得其反。

  后来野狗二人的好事败露,索性犯上作乱,打伤道门弟子无数,背师离道,一直逃逸至今,并且加入魔教乱党,改名野狗恶虎,为祸一方,他们的名号在世上可谓是恶名昭著。

  此刻话说回来,野狗大摇大摆的抓起桌上的茶壶,一仰脑袋咕噜咕噜的就往嘴里灌,不过脸上即刻又转为一黑,一股儿脑全部吐了出来,嘴里还恶狠狠的咒骂不停,好像再说什么马尿之类的话语。

  苏平凡注视着两个妖人,丝毫不敢松懈,只是那张大脸,似乎名号为恶虎道人,他不同与一旁的野狗道人,尽管对身边之事表现的漠不关心,但苏平凡能感觉到,那道隐晦的目光从来都不曾从自己身上移开过。

  苏平凡将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摸到背后,想握住门把,趁机打开房门逃出虎口,他心想,只要到了人多的地方,这两个妖道就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对自己乱来了,可自己要如何做,才能使这两个妖道分心,才会有机会去开房门。

  几个想法同时闪过,野狗道人把他的舌头吐的老长,一支手托着,另一支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来擦去,苏平凡见此举动,登时胃里一阵不适,当下更不愿再在此多呆一刻。

  他鼓足勇气说道,“你们最好赶快离开,不然,我叔伯回来你们就走不了了。”

  本是一句无用之语,苏平凡并未打算以这三言两语能够吓跑他们,只求他们能够以此分心,自己好有机会逃出虎口。

  野狗道人果然信以为真,收起那又长又恶心的怪舌,兀自跳起几仗来高叫板道。

  “嘿,小鬼,你是看不起你家狗道爷?”野狗道人一声哼,“道爷我长这么大还没怕过谁。”

  苏平凡心里一喜,假装不以为然说道,“那可不好说,你真有我叔伯厉害?”

  野狗道人碎了一口,涨红着脸怪叫道,“臭小子,有种你把他叫来。”

  “我叔伯就在店里。”苏平凡嘴一撇,装作满不在乎,其实内心里一阵紧张。

  野狗道人闻言二话没说,一把夹起苏平凡就要摔门要去找人打架,苏平凡也并未打算反抗,他心想自己若是出去后定能找到机会脱身。

  然而,还不待他们有所行动,背后便传来一声冷笑,苏平凡心里一咯。

  恶虎道人面无神情,也不见他有多大动作,手只一抬,厢房里就狂风大躁,一时间,桌椅都被吹的东倒西歪,一股劲风直端端的撞在苏平凡身上。

  野狗道人脑子还未反应过来,就听他大喝道。

  “恶虎,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恶虎道人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轻蔑道。“说你是个白痴你还不信,居然能让一个小屁孩耍的团团转。”

  “此话怎讲?”野狗道人怒发冲冠,不过嘴上却不服气。

  “哼,这小子哪里还有什么帮手,他不过想出去后找机会脱身罢了,这点小伎俩也只有没脑子的人会信。”

  恶虎道人的话句句是在指桑骂槐,野狗道人听得是又羞又怒,他小时候时就经常被人指着鼻子说自己蠢,一来二去心里早已产生了阴影,事别多年,如今他虽已得道,但脑力仍然是他的硬伤。但现在只要一听到有人说他愚蠢之类的话,便会毫不留情的动手杀人,并且连同听到的人也一并不放过。

  不过他却不敢迁怒于恶虎道人,一是对方修为高过自己,二是恶虎身上还有自己不得不拿回来的东西,只是碍于实力的原因,这些年自己一直未曾如愿。眼下,气急败坏的野狗道人只有将气全部撒到苏平凡身上。

  苏平凡脸色煞白,出门时才换过的衣物此刻又被这股劲风划破,脸上还有几道不深不浅的血口,他虽然害怕,但未曾料到恶虎妖道会将他的谎话识破,不知为何,他打心里有些畏惧这个大脸恶人。

  他模样古怪不说,光是那阴险毒辣的眼神,就使得苏平凡心里面一阵的不舒服。反正横竖都是死,苏平凡紧咬牙关,干脆就在两恶道杀人的目光下,颤颤巍巍的就去开门。

  野狗道人被人摆了一道,不想对方还是一个屁大的毛孩儿,本来心里就窝火,偏偏恶虎道人发话说要活的,他早就恨的牙痒痒了,一肚子气儿没处撒。

  这会儿就见苏平凡斗胆开门离去,当下再也是站不住了,怪叫一声“呔,小子哪里走,”三两下就抢在苏平凡前面夺到门边,横在了路当中。

  只见野狗道人掌间一发力,一记重掌狠狠的拍在了苏平凡胸脯上,苏平凡受到重创朝后栽去,一口鲜血喷吐而出,已势摇摇欲坠。

  一口气没倒过来,昏死了过去。

  恶虎道人两目都瞪直了,见苏平凡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以为没气了,暗骂一声该死,就大步上来查看状况,一探鼻子,好在还有气息,才忍着没有发作,瞪了野狗道人一眼,

  野狗道人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后来照恶虎道人的吩咐一把将昏迷的苏平凡夹在腋下,最后两人化成两到黑影,在一阵迷乱的风尘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