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文豪

李耀桀攻破了集宁城,整顿完之后,押着这几千俘虏,赶往定襄城。

“李将军真是神人呐,三千骁骑吓破了颉利的胆!”

李靖哈哈一笑,“也多得炎公攻城拔寨呀!”

李耀桀摆摆手,“不敢当,现在颉利应该是往西边逃了吧。”

“嗯。”李靖点了点头,“应该会遇到柴绍了,我们先做点别的事。”

李靖派出几个人,充当间谍,悄悄地开展策反离间工作。

不出几日,外面来了一批人。

康苏密,颉利可汗的心腹大将,成功被策反,率人来投降,李靖笑得合不拢嘴。

“康将军!”

更让李靖惊喜的是,隋炀帝的皇后萧氏、孙子杨政道也在其中。

“萧皇后。”

“失巢流离之人,不敢当。”萧皇后年老,但依旧美貌如花,岁月在她身上没有留下太多痕迹,但是颠沛流离了十几年,也是满脸憔悴。

李靖安排萧皇后和杨政道安住在定襄城,派人二十四小时守护。

另一边,颉利可汗对此气得咬牙切齿,怒发冲冠,但他更不敢停留,加速撤退。

却不曾想,柴绍在浑河边等着他。

两军在河岸打了半天,各有损伤,将士尸首铺满了河滩河面,河水都被染成了红色。

“收兵!”

柴绍停止追击,看着颉利可汗带兵狼狈地向着西北方向逃。

“接下来就留给其他人收拾他吧。”

“他奶奶的!”颉利可汗怒不可遏,看着士兵越来越少,而且不少还是带着伤,心都在滴血。

“嘭!”

前头有一个士兵倒下,他已经是收了伤,正月里,北方都非常冷,这个人撑不住了。

“撤!”

颉利可汗眼珠里布满了血痕,但生怕被唐军赶上,只能抛弃这人,加速赶路。

这样的场景发生了好多次。颉利可汗心绞痛得要命的时候,接下来听到的一句话,让他险些晕厥过去。

“可汗,我们遇到了李世勣!”

李世勣何许人也?原名徐世勣,人称徐茂公,初唐和李靖齐名的传奇将领,被李世民称为“国之长城”。

李世勣率领通漠军,在白道拦截撤退的突厥,突厥被打得落花流水,颉利可汗拼了老命,才带领残余一万多人狼狈突破拦截,逃到铁山。

“可汗,唐军是要铁了心灭掉我们啊。”执失思力说。

颉利可汗已经处在崩溃发疯的边缘了,“我知道。”

虽然手底下聚集了几万兵马,但远远不是唐十几万大军的对手,再打下去,他就彻底没了。

沉默了好半晌,憔悴落魄的颉利可汗对执失思力说,“你去一趟长安,转达我的意思,向唐请罪,表示我们愿意称臣。”

执失思力看着年老的,威风不再,反而失魂落魄的颉利可汗,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营帐,骑上马,赶往长安。

战事告一段落,李耀桀和第五瑶躲在屋里生火取暖。

“妈的,这北方这么冷!”李耀桀烤着火炉都在打冷颤。

“对此广州,简直是云泥之别。”

“我们出来快三个月了吧?不知道她们怎样了。”

李耀桀十一月底率兵出征,十二月,闰十二月,一月都在这鬼地方挨冻,贼难受。

“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吧。”第五瑶点了点头。

“希望吧。”李耀桀说,“颉利可汗还活着,这仗都要继续打。”

“嗯嗯。”

一月底,定襄城来了两个人,鸿胪卿唐俭,将军安修仁,带来了李世民的诏书。

“颉利表示愿意向大唐称臣,陛下很开心,派我们去突厥安抚,请李靖将军率兵接应。”

鸿胪卿,相当于现在的外交部长。李靖和李耀桀对视一眼,他们都一样,突厥人贪得无厌,蛮横无理,怎么可能愿意称臣?

不过李世民都这样做了,他们也不好抗旨。

李耀桀留下炮兵部队驻守定襄城,然后和李靖率领骑兵赶到白道,和李世勣汇合。

都打了胜仗,大家都很高兴,李耀桀和李世勣算是第一次见面,虽然之前在朝廷见过,但也仅仅是见过,没打过招呼。

在庆功宴上,李靖突然开口,“突厥虽然向大唐臣服,但颉利手里的兵马还非常多,一旦他逃到漠北,借着薛延陀,我们没办法歼灭他了。”

“对。”李世勣和李靖的想法一致,“如今唐俭在颉利那里,颉利应该非常松懈,如果我们发兵,精选骁骑趁其不备出击,定能大财突厥活捉颉利。”

是个好办法。

“但是。”张公瑾迟疑,“唐俭他们还在突厥,我们这么做,岂不是令他们陷入绝境?”

众人点头,皱着眉头思考,李靖摇了摇头,说,“只要能打败突厥,捉了颉利,唐俭他们不用管。”

李耀桀和第五瑶对视一眼,有些哭笑不得,要卖了唐俭吗?

李耀桀不禁想起了楚汉争霸天下的时候,刘邦手下的郦食其,正在齐国劝齐王投降,齐王也答应了,结果韩信突然发兵进攻齐国,齐王生气烹杀了郦食其,把他活活煮了。

李靖又说,“当初韩信就是这样才攻下齐国的,只要灭了突厥,唐俭他们不用考虑。”

李靖决定这么做了,率领三千精兵趁着夜色出发,命令李世勣和李耀桀率领大军紧随其后。

阴山此时下着雪,地上的积雪一尺多厚,李靖丝毫不惧,率兵继续前进,俘虏了沿途遇到的突厥营帐,带上一起前进。

二月初八这天,李靖命令副将苏定方率领200骁骑作为先锋部队,借着浓雾全速奔袭。

“可汗!唐军攻过来了!”

颉利一口烈酒喷了出来,“什么?他们不是派使者来了吗?”

“不知道……”

唐俭和安修仁此刻也傻眼了,妈的,你们在干啥子?是要献祭老子吗?

此刻苏定方距离颉利的牙帐已经不到七里地,颉利慌了,来不及思考唐军为什么出尔反尔了,也根本没工夫跟唐俭算账了,“撤!”

突厥营帐乱作一团,将士们跑来跑去,收拾东西,骑马逃跑。

唐俭和安修仁趁乱跑出颉利牙帐,找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苏定方率领两百骑兵直接冲入了颉利可汗的营帐,不过此时,颉利可汗已经骑马逃之夭夭了。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