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后

京城,一位小姐走失?

驿丞有些惊讶。

每年走失的人多了,从顽童到老人,大姑娘小媳妇都不稀奇,走丢一个小姐还真是一件小事。

能算大事的只能是小姐的家世大了。

“是京城哪位权贵的小姐啊?”他好奇问。

齐督邮摆摆手:“不算权贵,不过,家门也不简单。”

这就有意思了,驿丞更好奇了。

“这位小姐姓楚。”齐督邮说,“伯父无官无职,谯山书院教书授徒,父亲倒是一个人物,你也必然认得。”

他看着驿丞一笑。

“云中郡卫将军,楚岺。”

驿丞眨了眨,倒没有被走丢小姐的身世揭示而恍然或者惊讶,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真巧,好像是第二次听到楚卫将军的名字了。

“你嘀咕什么呢?”齐督邮对他的反应不解,问,“楚卫将军怎么了?你可别说你都记不得是谁了。”

驿丞忙笑道:“哪里能不记得,我是想这么多年楚卫将军的名字很少提起了,这段日子怎么了,总是听到他的名字,快要赶上当初他最风光的时候了。”

“还有谁提?”齐都督问。

“前几天有往边郡去的驿兵。”驿丞简单的说,这些也算是不能外传的,否则有泄露机密的嫌疑。

当然,也没人真把往边郡去的驿兵当什么机密要事。

往边郡去的兵提到楚岺将军也不奇怪,齐督邮丢开不问了:“楚卫将军如今沉寂了,但他的女儿在京城又声名鹊起了。”

驿丞笑问:“这位小姐莫非也去跟陛下讨论军国大事了?”

“要真是那样也算是子承父业。”齐督邮笑,“可惜这位楚小姐不学无术,飞扬跋扈,横行霸道,前些日子将鸿胪寺卿梁大人的女儿一脚踹到湖水里,差点闹出了人命。”

真是想不到,京城的贵族小姐们竟然跟乡村泼妇一般打架。

驿丞摇头叹息:“楚卫将军怎能将女儿教成这样?莫不是真破罐子破摔无心进取?”

“我看倒是不用教,是天性,当爹的忤逆,当女儿的也嚣张。”齐督邮嗤笑。

那还是没了心气,连儿女都不管,浑浑噩噩度日吧,驿丞心想,问:“这位楚小姐这么厉害,还能走丢了?”

此时搬酒的官差们回来了,曹老四把一坛酒送到这边桌子上,听到这里哈的一声。

“这位楚小姐,不是走丢了,是打了人跑了。”他说道,“梁家小姐差点没了命,爹娘哭的死去活来哪里肯罢休,非要告到皇帝跟前,惩办这位楚小姐,这楚小姐就跑了。”

驿丞失笑:“小娘子是个没担当的啊。”

曹老四一边斟酒,一边眉飞色舞的说:“这小娘子可厉害呢,打了人不声不响不哭不闹,隔天就翻墙跑了,还偷了家里很多钱,楚老大是个读书人,在外边丢脸赔礼道歉,自己妻女去梁家亲自照看梁小姐,结果这个惹祸的跑了,被气的倒仰,家里乱作一团。”

驿丞笑说:“养这个女儿,竟然比儿子还要费心。”

以往只常见纨绔子弟给家里惹祸,倒是第一次听说女儿家也能如此。

齐督邮端起酒碗喝了口,一口下去比热水管用,从头到脚的寒气都被驱散了。

“就知道老许有好东西。”他笑说。

驿丞端起酒碗浅饮一口,接着问:“所以这位楚小姐是要去找她父亲了吧,这孩子真是胆子大啊,从京城到云中郡多远啊,就算如今四海升平,但一个女孩儿——这位楚小姐多大了?”

齐督邮有点想不起来,看曹老四,他就是出来做个样子,真干活都是手下人。

曹老四忙说:“好像说快要十三岁了。”

还伸手比划一下。

个头这么高。

给了画像的。

瘦瘦小小的一个女孩儿,长的文文静静的,一点都看不出来这么能惹祸。

十三岁啊,驿丞端着酒碗微微愣神,杨家娘子的女儿好像也是十二三岁,莫名其妙,他怎么总是想起这母女?

“不管多大,一个女孩儿家,怎么走那么远的路?且不说安全问题,这位小姐能认得路吗?”他拉回情绪说。

嗯,杨家的两个女儿都知道要找个驿兵带着呢。

“那楚小姐不傻。”曹老四说,“留了书信,说自己会雇佣最好的镖师护送自己回云中郡去。”

原来如此,所以偷了家里的钱,驿丞笑着点头又摇头:“也不知道哪个镖局胆子大,敢接这个。”

“京城都问遍了,没有。”齐督邮说,“估计是在京城外隐名埋姓找的镖师,如今总有胆子的镖局,只要有钱,什么活都敢接,所以一路寻出来。”

他似乎这才想起,看驿丞。

“老许,你们这几天有见过镖师吗?”

驿丞摇头:“督邮,你也知道,那些走镖的不会来我们官家驿站。”

走镖的携带兵器,在官家面前总是几分退避,更不会来驿站歇脚。

齐督邮显然也知道这个点点头:“我也就是问一句,京城来的人也都在城镇上查问呢。”

驿丞催促驿卒们快点上菜,不由想起楚岺,忍不住继续问:“是楚卫将军的家人来找了吗?说起来,自从那件事后,楚卫将军就再没回过京城了,算起来十几年了——”

齐督邮摇头:“楚岺大哥的一个儿子来找,不过陪同的是卫尉府的人,卫尉卿派了左丞邓弈邓大人。”

驿丞很惊讶:“竟然卫尉卿都派人了?这是惊动了陛下吧?”

楚岺排行老二,还有一个大哥,是个读书人,无官无职,哪里能使唤卫尉府。

那就只有楚岺的面子——

“看来陛下对楚将军还是很宽待。”驿丞试探问。

这次连卫将军都不称呼了,直接称呼将军,想当年,楚岺还是个边郡校尉的时候,他们提到的时候都恭维为将军了。

那时候都认为楚岺别说当卫将军了,大将军肯定也没问题,谁想到,楚岺风头正盛的时候出了事,命运急转直下,前程全无。

十几年过去了,依旧是个卫将军,到死也不会有升职加爵了。

不过陛下年纪大了,这两年身体也不好,人老了就容易念旧,莫非又要重新用楚岺?

“你想多了,陛下才没理会呢。”齐督邮不屑说,给他低声解释,“是梁家请的,要告官,要让廷尉拿人,梁寺卿身份可不一般,更何况他的女儿又刚与人说亲,你知道亲家是谁?”

驿丞虽然消息灵通,但也不是京城什么事都知道,尤其是这婚丧嫁娶,好奇问:“必然也不是一般人家吧。”

齐督邮眉飞色舞:“是东阳谢氏,当今太子妃的本家兄弟。”

如今大夏朝,有皇后杨氏家族,又有借得宠贵妃而煊赫的被戏称新国舅的赵氏家族,但随着二皇子获封太子,其妻谢氏一举生男,地位稳固,谢氏也渐渐在皇亲国戚中不容小觑。

毕竟,不管杨氏也好,赵氏也好,都比不过将来要做皇后的谢氏。

梁家小姐跟谢氏联姻,那这位小姐被打,真的不是件小事了,还惹到了谢氏,也就惹到了太子。

那楚家小姐可是惹了大麻烦了。

“不过。”齐督邮有些看不到热闹的遗憾,“廷尉出于对楚家面子的围护,最后让卫尉府派人,名义是寻人,不是抓人。”

这也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驿丞说:“楚卫将军还是要有的头疼了。”

总不能真的让女儿被问罪,将来还怎么议亲嫁人,一辈子就毁了。

可怜的楚岺,本就是罪臣,夹着尾巴避人耳目的活着这么多年,好容易大家都淡忘了他,能安稳的混吃等死,又养了这样女儿,这么一闹真是命数尽了。

说着别人家的事,没耽搁三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厅内热闹腾腾,驱散了寒意。

“大人,大人。”驿卒跑进来,神情有些紧张,“一个自称是卫尉丞的大人来了。”

齐督邮喝了一半的酒扔下,太匆忙酒水都洒在衣襟上。

“快,快。”他说,“这个邓大人,脾气很吓人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