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爷的掌心娇是朵小黑莲

周瑶赶紧收回了手,心想在这堂堂周府之中,拿发簪杀死他的几率小到渺茫。

直到进了她一直居住的月明汀里,周钊才将她整个人扔到了床铺之上。

虽身下是软软的床铺,可到底底下也是木头,这一摔,摔的周瑶眼冒金星。

她在心中痛骂,周钊,你个王八蛋,老子定会宰了你。

可是面上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委曲求全的可怜样子:“哥哥是生我气了么?”

她也好歹活过一场,绿茶的扮相周瑶运用的是炉火纯青。

万万没想到,周钊根本不吃这一套。他连理都不理,掉头就走。

“松容,看好你家小姐!”

空气中只是传来淡淡的一句话,人早已走的很远。

门外的侍女,原是一脸胆战心惊的,见到大人铁青的脸色,生怕气火会蔓延到自己。

松容赶紧迎了上来,“小姐,您不是应该在屋中休息么?您什么时候偷跑出去的?”

“别再说了。”周瑶气的要命,翻了一个身将头蒙在了被子中,脚踝却还是火辣辣的疼。

疼吧,妈的,疼才长记性,才能记清那带着虚伪面具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阴狠。

往后接连三日,周瑶脚踝肿的不行。

松容去请大夫,却也被阻拦了回来,像是谁有意不让大夫来为她看诊一样。

“让我有病就去找大夫,找了大夫你又不让人家来,真他娘的混蛋!”周瑶气的在床上打滚,她知道,这定是周钊的意思。

约莫着是周钊生气了,想要惩罚自己,让自己长个记性。

可是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周瑶想不通,女人投怀送抱,岂不是一件美事?周钊害怕什么?莫不是猜到了自己的心思?

没由头的,周瑶打了个寒颤。

应该不会,周钊这人绝对不是什么拥有着菩萨心肠的善人,若是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他定会怒杀之后快的。

可是,这脚腕也不能一直不管啊……

于是她偷偷去了小厨房,那里有冰窖,这两日她每日都会来偷点冰块给自己敷上消肿。

虽是名义上的,但好歹也是周府二小姐,怎的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周瑶打算加速自己的计划。

若是不用手段,过不了多久晋宁郡主嫁进来,自己就更没有立足之地了。

像书中一样被送去冲喜,也是迟早的事情。

她要留在周府,成为这里真正的主人,要让周钊众叛亲离,与王上互相残杀。

送她去冲喜,做梦。

她要洗清徐家的冤屈,让整个上元都对着徐家致歉。

节后忙碌,要不就是前朝事多,要不就是仍在气头之上,周瑶已经有将近几日,连周钊的影子都没见着了。

都知道这周大人喜静,府中下人做事都是和风细雨细声细气的,不敢闹出纷扰半日。

可是不知怎的,这两日来,原本寂静的府上便是多了些热闹。

月明汀中,床榻之上的少女翻了个身子,不停揉着已经消退些许的脚腕,发出嘶嘶的痛吟。脚踝好是见好了,可是依旧不是经过大夫处理过的,单凭几个丫头随意的处理一下,到底还是落下了病根。

“松容?”周瑶轻声唤道。

“小姐可是醒了?”松容推门进来,贴心的倒了盏茶水放在床边。

周瑶无力点了点头,瞧向窗户外边。这日清晨起来,春光正好,就连这原本寒凉的屋子里边都暖上了三分。

“外面有什么事情,这么吵啊?”周瑶抬头,她眯着眼,迎着窗外照进来的日光,暖洋洋的。

松容笑,“今儿府上大喜,小姐要有新嫂嫂了!”

听到这话,周瑶一怔,新嫂嫂?莫不是晋宁郡主?

她微微抬着的脑袋都僵住了,怎会这么快就进了府?按照剧情走向,公主不应该这么快就答应了啊。

“是嘉城长公主的女儿晋宁郡主?”周瑶狐疑的问道。

松容点点头,肯定道:“正是郡主!”

民间都在传闻,传闻说这晋宁郡主自从年前在宫内的夜宴里见了一面周钊,便为他倾倒,非他不嫁。

晋宁郡主是上元王最疼爱的外甥女,晋宁郡主的母亲,便是上元王的亲妹妹嘉城长公主。

要说这郡主看上的男人,便是生了八百辈子的福气,就连世家公子哥都有争抢着想要入赘的心思。对于周钊与郡主的婚事,王上同意,郡主情悦,可偏生不知怎的,长公主就是死活不同意。

这件事闹得极大,郡主想嫁,公主又不同意,王上又不忍郡主三番五次的跑去哭闹,便先开了口,与周钊提了一嘴。

“公主松口了?”周瑶又问。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这女人心思沉的很,偏偏在这个时候入门,岂不是更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松口了,据说是吏部晏大人在朝上公然弹劾嘉城长公主参政,想要再吏部选员一事上指手画脚,周大人替公主解了围,于是这亲事便成了!”松容笑嘻嘻的说道。

公主参政,王上不管不说,还不下令责罚,这什么情况?

周瑶一脸懵逼,好像见识到了新世界。

吏部晏冼,不是和周钊是同一党的么,怎么如今还能在朝上公然拌嘴?周瑶一怔,立刻想起来了那日在周钊书房中藏起来的火漆竹筒。

莫不是因为自己藏起来信条的缘故,导致周钊未去赴约,事情才不按照原本发展的线路走的?

这么一说来,加速了晋宁郡主进府,倒成了自己一不小心的不是了。

周瑶暗自懊悔,遥想当日就不应该去那个书房,更是不应该拿走那枚火漆竹筒。

可是无论是否因为自己的过失导致的,晋宁郡主入府,的确是剧情的走向趋势。这样不行,这样的话,悲剧永远无法变更成喜剧,就像书中周瑶的命运一样,还是逃不过一个惨死。

不行,周瑶不信邪,趁事情还没进入正轨,他俩还没到能好的时候,这婚事怎么着都得给搅黄了他。

晋宁郡主不是个好相与的嫂子,现如今的周瑶更不是个好相与的小姑子。

若是还如同之前一般,将孩子夭折、克星鬼怪之说赖在她的脑袋上,那她可不要傻乎乎的承受着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相爷的掌心娇是朵小黑莲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