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仙战纪

  贺家村的傍晚,总是这么热闹。进山的爷们还未归家,家里的妇人忙着做饭,半大的孩子没了人管教,光着屁股、在年龄稍长的兄长带领下,前村后岗狼奔豚突、搅得鸡飞狗跳。

  领头的是几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少年中,最具威严的则是一个头戴发冠、身着锦袍,腰白玉之环、脚青云之履的英武少年。

  仅这身打扮,就附带鹤立鸡群效果,将一群粗布麻衣的泥猴子,衬托的愈发像群小野猴。贺财主的小儿子贺威霆,自然与众不同,没谁会觉得不自在。不过,也有一个例外。

  “哟,贺老二,又炫富呢?”

  一道懒散的揶揄声从村外传来。

  众少年抬头看去,只见夕阳金色的余晖中,一道灵巧的身影仿佛猎豹般向村内奔来。眨眼功夫,便跨越几十米,一个轻盈的前空翻、稳稳落在地上。

  “哼,狗嘴吐不出象牙。”锦衣少年微微抬起下巴,傲娇道。不用看他就知道是谁,除了狗蛋那野孩子,没人敢叫自己贺老二。

  “狗蛋哥,今天上山有没有弄到什么好东西?”

  “狗蛋哥,还有没有上次那种酸甜酸甜的红果子?”

  “狗蛋哥……”

  没等来人继续开口,贺威霆身后的小弟们便围了上去。孩子群中,只见一个双手捧着脑勺,浑身散发着慵懒气息的少年悠闲而立,肩上硕大的背篓沉沉的往下坠。

  “好东西倒是弄到一点,红果子也还有,只是,你们叫我什么?”等到身边的孩子稍微安静,被叫做狗蛋的少年伸着懒腰,缓缓问道。

  孩子们一愣,忽然想起前两天狗蛋哥给自己起了个大名,叫什么来着?

  “宁铮哥……”

  参差不齐的答复勉强让宁铮满意,这才从背篓中拿出几根挂着厚厚果实的枝条,分了下去。

  “哼!有什么得意的?我爹若是让我上山,肯定比你收获大得多。”贺威霆撇撇嘴,语气中有些泛酸。作为自己一统贺家村孩子界的最大阻力,他拿宁铮毫无办法。

  贺家村,每家每户都决不允许自己的孩子上山,但凡发现偷偷上山的苗头,按地上就是一顿死揍。家里的大人上山为了生计哪有闲工夫摘野果,顶多一俩月顺手捎回来几个歪瓜裂枣,这种情况下,宁铮作为唯一能够自由进山的孩子,带回村里的时令野果自然具有无匹的吸引力。

  ”没爹没娘的野孩子!“心中不忿,贺威霆低声嘟囔几句,转身准备离去。

  啪!

  一个果核稳稳砸在贺威霆后脑勺上。

  “找抽你就再说一遍。“懒洋洋的声音再次响起。

  贺威霆转过身来,眼中喷火。坚硬的果核砸的他眼冒金星,那一刻真恨不得跟这贱人拼了!

  狗、日、的!这混蛋到底怎么长得?力气比牛大,鼻子比狗灵……

  作为养的小财主,贺威霆发誓自己只对宁铮说过脏话。狗、日、的!一定要忍住,要不指定又得被按在地上一顿臭揍。

  贺威霆握紧拳头深呼吸,忽然他想起了早上父亲闲扯的话,嘴角忍不住挑起笑意。

  “哟,被砸爽了是不是?还笑起来了……”

  “狗……宁铮,你别嘚瑟!“有心叫他狗蛋,又怕他对自己野蛮。贺威霆偷偷改口,继续说道:“过几天将会有仙门使者前来选人,被选中者将得到仙缘、成为仙人!我爹说了,咱们村只选一个,无论比天赋还是比家世,仙缘都必然属于我。更何况,十年前的上一届仙选,我哥就已经成了仙人,有他照应……马上咱就仙凡有别了,本少爷懒得跟你计较,村里的孩子王就便宜你了。”

  “马上就仙凡有别了……”寂寥的夜色中,宁铮枕着手臂,靠坐在粗壮的树枝上,仰头望向浑圆的月色。他想起傍晚贺威霆说的话。

  “可什么是仙呢……”宁铮有些疑惑。

  以前,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仙人是一种能够飞天遁地、移山填海,拥有莫大威能的强悍存在。对这种说法,宁铮是不信的。

  人,又没有翅膀,怎么可能飞起来呢?

  搞不懂!宁铮烦乱的摇摇脑袋,从几米高的树上一跃而下。看着旁边水潭中倒映的面孔,宁铮实在不愿承认,就脸蛋来看、贺老二确实远比自己要像仙人。

  其实,宁铮长得也算清秀。剑眉星目,唇红齿白,黝黑浓密的长发被一根兽皮绞成的长带束在背后。虽然身上的衣着有些简陋,却胜在干净整洁。

  “仙人……”

  宁铮不觉得成为仙人有什么好,就像别人都有父母而自己没有,他也没觉得自己过的比别人差。但一想到贺威霆成为仙人、日后见面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臭屁的模样,他又心有不甘。

  这涉及到脸面问题,他不愿不明不白就输给贺老二。

  “没准我也能成为仙人……”

  树屋的缝隙钻进银白的月光,宁铮躺在树屋中,朦胧的呢喃。他觉得自己并非全然没有机会。

  “我还有小蚁……”

  熬不过困意,宁铮终于沉沉的睡去。

  贺家村,是典型的山村。周围群山环绕,地势起伏绵延,根本没有适合耕种的土地。全村人的生计,都在深山之中。

  为此,每家的爷们都不得不趁着清晨上山狩猎。只有没卵子的怂货,才总是拿蘑菇、甜藤这些乱七八糟的吃食给家里的婆娘娃。好爷们家里,谁不是顿顿有肉?

  当然,宁铮并不这么认为。

  肉能有小火煨出来的松子好吃?能有片岩煎出来的菇子好吃?能有蜜膏腌出来的山果好吃?

  没卵子的粗汉只知道图省事,猎一头野猪、山兽,就够家里婆娘娃吃十天半月。还大言不惭,说好汉子家里才顿顿有肉!

  呸!住在山里,谁家缺口肉吃啊?

  远离贺家村的一处山腰上,宁铮慵懒的煎着菇子,不时从火堆掏出几个坚果,美美的吃下。旁边的空地上,一节竹筒装满甜藤流出的翠绿汁液、混上百香果泡成的酸甜可口的饮品。

  吃着美味的早点,宁铮鄙视的看向不远处钻进钻出、搅得山禽野兽鸡飞狗跳的愚蠢山民。

  “二狗他爹,撵个兔子你至于搞得鸡飞狗跳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打老虎呢?”

  “滚一边去!”二狗他爹横了宁铮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狗蛋似的,蹦的比猴子高、窜的比山猫快、鼻子比狗灵……“

  额。

  宁铮揉揉鼻子,都怪自己太优秀吗?要不为什么总有人忍不住夸自己?不过二狗他爹说的也对:不是所有人都每月能喝上一口蚁力神!

  想到蚁力神,宁铮心头就一片火热。

  几年前一个午后,刚刚懂事的宁铮百无聊赖在村里晃悠。忽然发现村里几百年的古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个蚂蚁洞。

  蹲在地上看了一下午蚂蚁搬家,当时不知怎么想的,宁铮竟怜惜蚂蚁之辛苦,生出一股感苍生之辛苦、叹物力之维艰的悲天悯人情怀。

  于是,他劫富济贫,从贺财主家顺出些食物,撒在蚁穴前……

  想起往事,宁铮便有些脸红。本来是好意给蚂蚁拿些食物,没想到少不更事的他竟顺了些乱七八糟的药草……

  然后,在一个午夜,宁铮的床前来了一群特殊的访客:指节大小的蚂蚁抬着树叶折成的杯子,盛着一口晶莹碧透的玉液……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