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泥马

  这么一说桐山宗的确理亏,唐三爷有意要做出公正的判决,不过南城组素来的态度让自己十分不喜,只待有人能站出来为桐山宗说句话,唐三爷便有自信从中斡旋,对桐山宗作出维护。

  不过却始终不见有人替桐山宗说话,可见桐山宗平日里高调的行为作风招致了同行的不喜,这也是此次事件的根本原因,或许此事真正的挑起者便是南城组,唐三爷瞬间明白了此间缘由,便开始琢磨怎么单靠自己解决这件事。

  “当年盗圣钟三,可谓资格甚老,如今在他还健在的时候图谋他的领地总归是对老一辈的不敬,不如将此事推后,在此期间寻找一个让双方都心服口服的办法如何。”唐三爷心中明白,儒丐等人挑起此事就不是冲着公平来的,不过短时间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只能将此事压后。

  果不其然,南城组等人当然不愿放弃这么好的施压机会,听到唐三爷的话立马便跳出来反驳,“事情都很明了了,没必要再压后了,西门地区已经是一块很大的筹码了!”

  苏明显然不明白此间缘由,见到南城组的人老是针对桐山宗,忍不住开口道,“这件事和你们南城组又有什么关系,就算要插手也该有个限度!”

  “丐帮大会就是为了处理这等事宜,身为同行说句公道话怎么能算是过分!”立刻便有人站出来反驳,并且还不是南城组的人,苏明在这时才深刻地明白了,这群人背后定有肮脏的交易,此次是铁了心要打桐山宗小巷的主意。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僵持,孙静亦是感受到了桐山宗的艰难处境,心中亦是十分压抑

  突然紧闭的房门被人粗鲁地一脚踹开,巨大的动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突然的变故使所有人处于震撼之中。只见一名健硕的男子从门外一脚跨入,此人便是陈男,看到只不过是陈男而已,所有人本能地松了口气,可是接下来看到的立马又使所有人陷入更加深刻的震惊之中。

  只见陈男手中还抓了一个中年妇女,妇女被麻绳捆绑,嘴里还塞着一块布,使得其不能说话。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看到这名妇女后,儒丐七尊的领头紧张地打了一个寒颤,随后紧紧地捏紧了拳头,看向陈男的眼光如欲吃人!

  所有人为陈男让开了一条道路,陈男径直走向了苏明和孙静所在的角落。“师兄!”苏孙二人顿感振奋,陈男点头示意。

  “陈男,你怎么把你们城东的王寡妇给绑架来了,你当真不怕被送入官府吗?”率先有认识王寡妇的人发话。

  陈男微微一笑,面带嘲讽,“我此次是要昭示在座的某人的罪责,以免有人再说我们桐山宗不履行监察一方的重任!”

  “我们城东的王寡妇与在座的某人有染,是谁自己站出来!”陈男继续道,语气十分凶狠。

  南城组和儒丐七尊的其他六人一脸轻松面带讥讽,现在才想到要履行责任已经太晚了,大势所趋,只要自己一方咬住不松口,事情是不可能有任何转机的。

  不料,儒丐七尊的领头突然冲了出来,满脸泪水大喊道,“放开晴晴!是我!男人是我!”说罢便向陈男扑了过去,陈男一个转身灵巧地躲过,男子没缓过劲来一下子跌倒在地,整个人如同丧失了所有的力气,“晴晴,是我害了你!”

  王寡妇亦是满脸泪水,看着男子焦急地不停扭头。

  “想要解决桐山宗小巷的归属问题十分简单,力量决定一切,你们儒丐七尊只要打败我,我桐山宗让出小巷又如何。如果你们不同意比武的话,我便将你们的事昭告天下!”陈男坚定开口,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疑。

  王寡妇看着男子挣扎更甚了,其他人亦是担心地看向男子,南城组的领头顿觉情况不妙,刚要开口说话,不料陈男一个飞身将其踢飞了出去。

  “我同意!只要你们答应不再为难晴晴,我什么都答应!”男子艰难开口。

  陈男闻言,便将王寡妇推了出去,儒丐的领头连忙爬起来上前为其松绑,“凯哥,你上了他们的当了!咱们的事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

  “是我害了你,晴晴,都怪我不小心。”

  “不是的,凯哥,是我自己说出去的,别人都不在乎的。”

  “什么?!你怎么都不早点告诉我?”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更加爱我!凯哥,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不!晴晴,只要你好好的我便知足了!”

  这时其他乞丐围了上来,“恭喜,恭喜”,纷纷上前恭贺。凯哥拥着晴晴一一回礼。

  “话不多说,赶快比武,要拖到什么时候?!”突然有人打岔,众人纷纷向其投去不满的目光,原来是南城组一行。

  ······

  所有人为陈男和儒丐七尊腾出地方用作比武。

  “对面七人似乎胸有成竹啊。”孙静担心道,虽然见识过陈男的力量,但七个打一个无论怎么看赢面都要大,不光孙静如此,苏明亦是向陈男投去担心的目光。

  “哈哈,没想到你如此托大,好不容易能摆老子一道,却提出这么可笑的条件。”凯哥得意道。

  “哈哈,我们虽然以乞讨为主业,但苦力活却没有少做。”儒丐的其他人附和。

  “战便战,废什么话!”陈男气势上完全不弱于对方,隐隐的还带有嘲讽之意。

  说罢八人飞身上前。

  “伏念一击!”

  “颜路踢!”

  “子房斩!”

  ······

  所有人使出全力向陈男击去,凶猛的气势让周边所有的人心底发寒。

  “铁布衫!”陈男大喊一声,只见其在七人的攻势下纹丝不动。

  儒丐七尊见一击未果,连忙在陈男反击之前变换攻击方式,所有人用自己的身体缠住陈男,想要使陈男动弹不得。

  不料陈男嘴角一扬,露出一抹讥讽,全身发力,一个旋转将所有人抛飞了出去,顺带砸倒了一片人。

  儒丐七尊倒地不起,陈男乘胜追击,一个跳跃腾上半空中,抡起一拳便向凯哥面门砸去,这一击非同小可,所有人都紧张地闭上了眼睛,王寡妇更是惊叫出声,“凯哥!”

  “砰”地一声过后,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只见陈男一拳砸在了凯哥脸旁的硬土地上,留下了一个轮廓鲜明的拳印。

  此举足以使所有人震惊,今日过后陈男的威名必将传遍全城,所有人都议论桐山宗继钟三之后再出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晴晴上前一把搂住凯哥,两人相互偎依,都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记住你们的承诺!”丢下一句话,陈男转身离去,苏明跟在其后亦是离去。

  看看王寡妇和凯哥二人,孙静微微一叹,道,“做乞丐终归是不务正业之举!为了自己珍惜的人当振作起来,重新做人。”

  “谢小兄弟开导。”凯哥拱手一礼以表达谢意。

  走在回去的路上,孙静心情大好,突然其眼前一黑,被人套在了袋子里,随后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居然说我们乞丐不务正业!”

  “儒丐七尊可以忍,我们南城组可不会忍。”

  “算其他两个人跑得快。”

  “居然说什么‘有染’。”

  最终所有人离去,留下孙静趴在地上,眼角不停地流出屈辱的泪水。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