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泥马

  按照苏明的计划,现在要做的便是施加心理压力,到时候对方便不攻自破了。

  “那个想要害我的贼人已经招出了他的同伙!让我很痛心的便是同伙就在你们当中,我自问待你们不薄,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意欲谋害我!”唐三爷面带悲戚,痛心疾首道。

  唐三爷的一番话,引起了下面的一阵骚乱,很快便出现了两种意见。

  “是哪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敢谋害唐三爷,我第一个便不能饶恕她!”

  “唐三爷,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都是相识的老姐妹,万不会做出此举的。”

  人群中的争论愈演愈烈,这不是唐三爷想要看到的,“大家肃静,具体是何人我们已有定论,不过念在主仆一场,只要她肯主动站出来认错,我便不予追究。”

  唐三爷的话更加使得下面骚乱了,所有人都开始了思想斗争。

  “唐三爷会不会弄错怀疑到我身上?这样可就麻烦了!”

  “我昨天在厨房偷吃了一只鸡腿,会不会是在说这事?”

  “地上的香蕉皮我忘了收拾,难不成唐三爷跌了个半死?”

  所有人都是越想越心惊。

  “我给她考虑的时间,来人,上香,一炷香过后如果还肯主动承认的话,家法伺候之后我还会送交官府!”唐三爷冷漠开口。

  唐三爷端坐于高椅之上,表现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苏明在心底赞叹,不愧是唐三爷,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苏明对着孙静和陈男耳语了几句,三人一同离去。一段时间过后三人搬来了大量刑具。

  唐三爷对此表示震惊,小声道,“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我们几人去戏班中租来的,不过这费用还得唐山三爷出。”说道此处苏明有些难为情,不过唐三爷显然不在乎这点小钱,只是对苏明的机智表示赞赏。

  随后几人便面带“凶狠”地把玩起这些刑具。

  一炷香的时间就快过去,眼看着香离底端越来越近,女仆们越感轻松,就算心底动摇,但多少会有点问心无愧。与之相反的苏明和唐三爷的心中却是越来越紧张,时间越来越少,莫不会真被对方一介女流之辈扛了过去?施展了这么多的连环计当真不会有任何成果?

  突然一阵喊叫声传来,“不好了!有人晕倒了!”

  苏明激动地跳起身来,“成了!成了!对方终究没有承受住这种压力!”

  唐三爷几人亦是面带激动。

  几人上前一看,一个妇女搂着一个女子,正在嚎啕大哭,“夭寿啦,大中午的叫我们出来晒太阳,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妹妹从小身体就虚!”

  唐三爷瞬间如同吃了苍蝇一样,连忙吩咐手下将晕倒的女子抬去看大夫。

  “事已至此便不再强求了,此事便到此为止吧。已是正午时分,不如便吃个午饭再走吧。”

  唐三爷为人倒也算大度,不过桐山宗三人此时极为尴尬,想要推脱。

  还没等陈男看口拒绝,隔壁小院中传来了一阵吵闹声,四人便转身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料刚到院门,一人便横飞了出来,四人定眼一看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脸上还残留着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唐三爷瞬间便认出这是唐府的管家,急忙上前询问,“管家,发生了什么事?”

  管家双眼含泪,“原来都好好的,只不过在分别的时候亲了一口,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几人走到院中一看,只见院中站了一个高大且化着浓妆的女人,由于妆化得太浓,以至于分不清真实年龄。

  “你便是繁姨?你为何如此抽打于管家?”唐三爷严肃问道。

  繁姨先是露出了一抹慌张,紧接着便又露出了一抹委屈,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小女子本是保守人家的女子,婚前做这等亲密的举动,实在是不能忍受的,小女子一时情急便······”

  所有人都是一阵沉默,管家也是深感自责,“小繁,是我不好,你就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突然苏明灵机一动,从怀中掏出了那张带有手印的纸张,对着管家脸上的手印进行了比对。

  “哈哈!幸不辱命,我总算抓到了偷看唐三爷洗澡之人。”苏明兴奋道。

  “是谁?!”所有人异口同声道,包括管家在内。

  “就是~~繁姨!”苏明拉长音得意道。

  “不可能,你胡说!”管家撸起袖子就要冲向苏明。

  “我没有说谎,你脸上的手印和窗口上采集的一模一样,这就是最强硬的证据。”苏明肯定道。

  管家心生绝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小繁,你为何要这么做,难道你爱的人是老爷?”

  说罢管家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小繁的腿,嚎啕大哭。

  不料小繁一脚便将管家踢飞了出去,唐三爷一把扶住管家,充满戒备道,“其实他是一个男的!”

  “哈哈哈”小繁闻言,狂笑不止,果不其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陈男向前一步将所有人挡在后面,以防止男人突然发难。

  男人大笑三声过后,一把扯掉自己的假发,露出一个半秃的脑壳。

  “你来我唐府到底有何图谋?”唐三爷发问,不过对方却并不回答,只是在那里得意地笑着。

  “陈男,快拿下他。”唐三爷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不过陈男也是一样一动不动。

  ······

  就这样对峙了许久,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情况的非比寻常。

  最终陈男开始说话,不过一开口便使得所有人大吃一惊,“大师兄,是你吗?”

  “此人就是我们那失踪了十多年的大师兄,夜烦?”苏明吃惊道。

  “是的,当时你还小,所以记不清了。”陈男道。

  说罢陈男表情一肃,“大师兄,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当年的夜烦吗?”

  “当然,我还是你们敬爱的大师兄。”夜烦面带讥讽。

  “从你的所做所为看来可不太像啊,你也该解释一下潜入唐府的目的了吧!”陈男严正开口。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