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

程锦宁儿小说名字叫做《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这里提供程锦宁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小说精选: 对着这个四面漏风的墙壁和明显可感受到四月的阳光在正午的时候从屋顶直直射入屋内的偏僻而简陋的屋子,程锦觉得自己明了了,为什么原主会跳湖了。 ——定是活不下去了。 毕竟在她的认知中,这种被生活所迫至极的古人,很有可能在走投无路之时选择了结自己。 ——历史历来都是相似的,人自是一样。 这一路回来,程锦已经在沉默中大概能够明白自己身处的世界是如何的,这个历史上从未记载过的大晟王朝,大概处于一个弱于唐而强于宋的时代,如今天下…

  对着这个四面漏风的墙壁和明显可感受到四月的阳光在正午的时候从屋顶直直射入屋内的偏僻而简陋的屋子,程锦觉得自己明了了,为什么原主会跳湖了。

——定是活不下去了。

毕竟在她的认知中,这种被生活所迫至极的古人,很有可能在走投无路之时选择了结自己。

——历史历来都是相似的,人自是一样。

这一路回来,程锦已经在沉默中大概能够明白自己身处的世界是如何的,这个历史上从未记载过的大晟王朝,大概处于一个弱于唐而强于宋的时代,如今天下三分,大晟、北齐和西凉三国并立,而她所在的这片土地,便是大晟王朝,开国已经百年,在三国之中,发展相对均衡但却也并无多大优势的国家。

而关于程锦自己——

她只能自我安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放屁——老天就是耍着她程锦玩儿的,听说过穿越的,没见过她这么苦逼的穿越的,果然呐,阳世之人,不懂吾之千千劫也……

——到底她心火难降呐。

说白了,程锦不知道这身体的主人到底是个什么人,一路回来,按着诸多小王曾经给她灌输过的穿越套路来,穿越者一般应该是苦大仇深的男人的王妃皇后之类的,还不被那男人爱,最后那男人终于发现了她就是金光闪闪的女神,最后她还开了挂一般的收服了男人身边的美男子,或者,该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官家小姐,应该接替原主之后替她改天逆命,顺便收获一个才子佳人的故事,嗯,不要崔莺莺和张生那样的就行……

然而,如今……

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看着眼前屋漏四壁萧瑟……

程锦脑中莫名闪过杜甫大诗人那一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她内心的哀嚎,似是奔腾的野马……可惜没有一片草原。

让姐来这个世界,至少也让姐有活下去的物质基础呐——万一原主是个病秧子,她岂非一来就得走?

多折腾!

正在她发呆的时候,宁儿走过来,“阿姐,你真的没事么?”

满脸的担心,自是做不得假。

程锦慢慢转头,再次郑重点头,“宁儿,你放心,此次失足落水,我大难不死,已经想通了许多,生活嘛,首先就是要生了,才能活下去,日后有阿姐在,定不会饿你一餐饭。”

据程锦从宁儿口中得知的消息,宁儿这丫头,是原主在一年前在街上带回来的姑娘,那时候宁儿是被人贩子拐卖而逃脱出来的,这原主是个菩萨心肠的主儿,明明自己已经自顾不暇,倒是一片好心将宁儿带了回来,而后,宁儿便跟在了原主的身边,一口一个阿姐叫着原主。

宁儿似是终于感觉到了程锦的变化,然而面上并无怀疑与不安,反而多了一份开心,“阿姐,你能想通便好了,先前我便说过,宁儿便是去乞讨,也会给阿姐带回裹腹的东西……”

“停……谁让你去乞讨了,听着,宁儿,咱们有手有脚,虽是女子,自然也能寻一份活儿饱腹,阿姐我虽不是鄙视乞儿,但是,若是双手尚能劳动,千万不能受那嗟来之食,懂?”

宁儿似乎是思考了一瞬,继而郑重点头,“阿姐说的都是对的,我懂!”

原先看到宁儿动不动就流泪的时候,程锦还以为宁儿是个娇弱姑娘,那样动不动便哭啼啼的姑娘,程锦只会觉得有心无力,不过这一路回来看到这姑娘叽叽喳喳的欢脱模样,程锦便知道,这姑娘激灵得很,估计那一哭,也是被原先跳湖的那一幕吓坏了吧。

不过程锦还是疑虑,“宁儿,你当真不知道我叫什么?’

宁儿倒是认真摇头,“阿姐从来不说,也不让我问,说什么名字不过是皮囊之称,不听也罢的……”

程锦皱了皱眉头,“前两日,我当真有轻生之念?”

“嗯!如今我想起来,当真觉得,你总是说什么一了百了之类的话语,说什么红尘疾苦,说什么解脱之类的,原先我以为你仍旧是像平常一般多愁善感,如今终于知道,原来你存了轻生的念头……”

说到最后,宁儿语气有些急切,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又自觉放低了声音。

然而,还不待程锦回应,宁儿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一分庆幸,“前两日那大和尚还说阿姐今日必定有血光之灾,血光之灾过后便是另一番人生经历,原先我以为是他疯言疯语,如今看来,却是大实话……”

宁儿无意中说起,却让程锦灵机一闪,“什么大和尚!”

宁儿这话太过玄妙,难道那什么大和尚,知道什么?

宁儿被程锦的反应吓到了,愣了愣,才开口道,“阿姐不记得了么?就是前两日来化缘的那大和尚……那时你还说他胡言乱语不可信。”

程锦听着,沉默一瞬,“那大和尚还能找到么?”

“化缘之人四海为家……”宁儿虽是奇怪,但还是开口道。

程锦体内升起一股疲累感,瞅着一旁的椅子,闭了闭眼,坐下去。

她脑袋之中完全没有在从湖中被那人甩回岸边之前的记忆,所以,真的不知道到底原先是怎么回事。

按照宁儿的说法,原主原本沉默寡言,行为古怪,神秘,但是却是一个知书达理之人,单单是看着这房屋虽是破陋,但是看起来该有的东西的摆放倒是错落有致也能知道原主必定不是一般的粗俗百姓。

可是,到底是如何的绝望,才会轻生?

或者,原主到底是什么身份?

还有,她到底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穿越既然是已成的事实,程锦便不会有无法接受的反应——然而,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有尚在医院之中,此时,不知是否已经被通告了她女儿牺牲在工作岗位上了的老母……

她必须要回去,否则,病中的老母如何度日,谁来照料?

而程锦隐隐之中也有一种感觉,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必定还活着,只是……可能如今已经是个活死人……

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她还来不及认真看的古董,不!是凶器,导致了她穿越到这个世界的凶器。

按照逻辑而言,若是在这个时空之外,尚且还有另一个平行时空,那一定是她想要回去的21世纪,而连接两个时空的东西,一定就是导致她在两个时空中错乱的那块古董——

可是为什么,同样接触古董,古董商被砸死了,凶手也在逍遥法外,而她自己却是穿越来了这个世界,那古董究竟有什么妖魔之处?是谁制造的?什么来历?

——这些她都不知道。

而且为什么偏偏是她?

念及此,程锦心中有万马奔腾,难道今年流年不利?

正当她内心波涛汹涌的时候,宁儿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阿姐,你在想什么?”

程锦生无可恋,却是看着宁儿,语气认真而郑重,“我在想,我是不是皇上流落在外的公主……皇帝陛下……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噗嗤一声,宁儿笑出来,“阿姐,你变了。”

“哪里变了?”程锦无心思考。她在努力回忆那凶器的细节,怎么找到,她要回家找麻麻。

“你变得爱说话了,也懂得玩笑了,虽然玩笑不好笑……”

“……”

“宁儿,你还记得救我上来的那人长什么模样么?”程锦决定跳开变化这个问题。

说起这个,宁儿倒是眼前一亮,“阿姐,你今日可是有福了,救你上来的那人,据说是当朝展大将军的独生爱子,大晟最风流倜傥的年轻将军,与我们大晟第一美男子楚大元帅情同手足的兄弟!”

对于这些头衔,程锦嗤之以鼻,“名人呐……”

宁儿两眼放光,极为郑重点头。

“既是名人,必定好找了?”

宁儿再次点头,而后却是小声提醒,“阿姐,你要亲自上门致谢么?”

程锦仰天,露出一股迷之微笑,“救命之恩嘛,自是要好好回报!且我这人历来知恩图报!”

可那好好回报四字,却是咬牙切齿。

宁儿见此,深表怀疑。

程锦突然“阿嚏”一声,一声响彻屋院的喷嚏从口鼻之中喷薄而出。

“我要谢他祖宗十八代,让他提早千年享受现代物理运动!”

“阿嚏!”

“……”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