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

程锦宁儿小说名字叫做《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这里提供程锦宁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小说精选: 程锦最终还是没有去谢别人祖宗十八代,四月本就还带点春寒的余味,她湿了一身衣裳,一路回来,因着初来这个陌生世界,脑中有许多问题想不明白,这会儿随着宁儿回到家中,才后知后觉这一路受了寒。 然而为时已晚。 陌生的灵魂在这个世界并不能安稳入睡,在黑夜的迷迷蒙蒙之中,程锦只觉得自己浑身如同被火灼烧一般,压抑和窒息感铺天盖地似乎要将她吞噬,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紧紧压迫着自己,如梦非梦,她努力想要开口说话,却是发不出声音,想要大…

  程锦最终还是没有去谢别人祖宗十八代,四月本就还带点春寒的余味,她湿了一身衣裳,一路回来,因着初来这个陌生世界,脑中有许多问题想不明白,这会儿随着宁儿回到家中,才后知后觉这一路受了寒。

然而为时已晚。

陌生的灵魂在这个世界并不能安稳入睡,在黑夜的迷迷蒙蒙之中,程锦只觉得自己浑身如同被火灼烧一般,压抑和窒息感铺天盖地似乎要将她吞噬,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紧紧压迫着自己,如梦非梦,她努力想要开口说话,却是发不出声音,想要大声呼喊,却觉得意识在抽离身体而去,艰难之中艰难挣扎,后来不知过了多久,只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身边出现了什么人和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细弱而轻柔。

程锦意识渐渐散失,那是宁儿熟悉的声音,还有一个陌生的却是带着暖意的声音。

第二天,程锦恢复意识的时候,是被窗外一缕明晃晃的日光刺激的,睁开眼睛,只觉得自己头疼的要命,眼睛艰涩难受,滚烫得久久才能睁开。

还不能适应这个并不熟悉的环境,她睁开眼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嘴角扯起一抹苦笑,也是了,她已经不是昨日之前的那个人了。

喉咙难受得紧,她知道,自己发烧了。正想要开口说话,房门吱呀打开的声音已经响起。

是宁儿进来了。

手中还端着一碗汤药,程锦灵敏的嗅觉闻得出来,那药忒苦!

“阿姐,你醒了,你昨夜受寒发热了,可是吓到我了,我第一次见你生病如此严重,都不知如何是好,幸好有陈公子在……”

宁儿一边端着汤要进来,一边说着,面上还有余惊未定的后怕,毕竟是十五六岁的少女,照顾起人来,还是不够专业。

程锦看她生动的表情,动了动想要坐起来,却是觉得浑身难受,所幸也不勉强自己,只躺在床上而已,面上虽是虚弱神色,但还是扯出一点儿笑,“怕什么,你看我如今还不是好好地?”

“怎能不怕,昨夜你浑身热烫,忽冷忽热,一会儿全身都是冷汗,一会儿把屋中的棉被都裹上了还是在发抖……”

“放心,我命硬着呢,阎罗王不敢收了我。”程锦话语之中显得浑然不在意。

不知为何,她对于生死并无多少执念,甚至觉得是否自己再死一次,就能回去了。

宁儿对于程锦这般看淡生死,有心玩笑的态度虽是不赞成,却也说不得什么,只端了药给程锦,程锦看着那黑乎乎的汤药,眉头皱了皱,“这药,能不喝么?”

她还真的不愿碰那黑乎乎的汤药。

可宁儿态度坚决,“不行,若是不喝药,病便不能好!何况,这药还是与陈公子借银两买来的,陈公子也在担心阿姐的病……”

程锦想着药还是喝吧,毕竟在发烧感冒也能死人的高死亡率的时代,还是不要任性的好,撇撇嘴正打算接过宁儿手中汤药,却是突然听到了这么一个陈公子。

接着药的手一顿,她想起,昨夜昏昏沉沉之中似乎也听到了一个男声,“什么陈公子?”

“阿姐,你当真不记得了?”宁儿的语气之中有些无奈。

程锦大口吞了几口汤药,脸上的表情几乎拧巴成一团废纸,匆匆拿了床边一只杯子里的水吞了两口之后,才坚定看向宁儿,煞有其事,“我本来也记不清多少事情,昨夜一烧,一股脑全忘记了!”

“……”

正当此时,门外却是响起了一个男声,“程姑娘,你好些了么?”

一如昨夜程锦听到的那个声音,带着点点温暖,还有少许的稚嫩之感。

程锦抬头看向宁儿,“就是他?”

宁儿认真点头,“阿姐,陈公子特别担心你。”

程锦一顿,轻咳一声,对着门外应道,“呃,我好多了,还有,谢谢你的药啊。”

门外的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再开口说话的声音之中也带上了一缕轻快,“好了就好,那我便放心了,程姑娘好好休养,若是还有别的需要,派宁儿姑娘来隔壁与我说一声便是。”

程锦自是听出了他话语之中的轻快,那是受宠若惊,不可置信,她觉得有些诧异,甚至她眼前的宁儿也是睁大了一双眼睛看着她。

可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门外的声音便响起来了,“程姑娘先好好休息,我回去让我娘做一些清淡的食物送来与你……”

话尚未说完,程锦只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还有脚步里边的急切。

“唉……不用了!”她想开口喊停,毕竟她觉得自己烧得还没那么严重,更不想欠了一份人情,对方却带着撞到了桌椅的声音离开了她的屋门前。

她转头看向宁儿,“你有没有觉得他很奇怪?”

“阿姐,我觉得你更奇怪。”

程锦面上欣慰,“你终于觉得我奇怪了。”

说罢,还不忘伸手捏一捏宁儿的脸蛋,俨然一副蹂躏小孩的模样。

宁儿却是躲闪开去,“你先前性子孤僻,极少外出,村中的人都觉得你难以接近,你更是不与他们说话,所幸邻旁的陈大婶子热心,一直对咱们照顾有加,起先对陈公子,你都是不理会的,今日,却是不一样了。”

“……”程锦默。她只是觉得能在半夜她生病的时候来照顾她,应该交情是不错的,没想到……

人生如戏呐,全靠她这个半路演员。

程锦一整天都处于一种轻飘飘的状态,所幸也在床上瘫了一日,凡事都是宁儿在处理,期间,那个得到她一句回应就兴奋得走路踢断了她家一张椅子的陈公子也来看过程锦一次,的确还带来了他家鲜美的鸡蛋粥。

程锦也才知道,那陈公子,名字叫陈平,孤儿寡母住在陈家村,与程锦家比邻而居,年纪尚在十七八岁左右,是个率真腼腆的大男孩,好吧,初印象是率真腼腆,日后的程锦也万万想不到,这个初见时候率真腼腆的大男孩,会是如何长歪的。

程锦这一病,当真把这身子折磨得够呛的,原本就不算健康的娇弱身子,这下子,更是娇弱了,她都怀疑这娇弱的身子能否支撑她强大的灵魂,一连喝了两日的黑乎乎的汤药,她才感觉身子好了一些。

她在床上躺了两天,也思考了两天,思考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先在这个世界混吃混喝,首先改造一下生活条件,然后,钱包鼓了,她才能更多了解这个世界,寻找那个在她脑海之中盘绕了两日的杀人凶器。

然而,这一病,却是将懒癌给激发出来了,她尚未下床,宁儿便激灵灵跑进来,“阿姐,今日江宁府好生热闹,来了不少江湖游客,还有达官贵人……”

陈家村虽是一个小村,但是,却并非离江宁府太远,来回往返不足一个时辰。

所以,江宁府若是有什么热闹,陈家村自是能够知道的。

“热闹?”

程锦在床上的身子一番,看向面色因着过于激动而微微红润了的宁儿。

“今日我听人说,什么药王谷要在江宁召集天下药王谷之人开会,就在下个月月底,如今虽是本月月末,但是,许多人却已经纷纷入驻江宁府了。”

“药王谷?”程锦快速截取了宁儿话语之中的信息。

“嗯!便是民间百姓口口称赞,以救治天下百姓为己任的药王谷!”程锦不知道宁儿为何如此激动,不过想来追星在哪一个时代都是如此的……疯狂。

她听了,微微眯眼,抿唇想了半晌,而后才抬头,一脸认真,看向宁儿,“你说,药王谷,还招人么?”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