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沈见晚记得这个王二爷,上辈子就是他主持的这场所谓的“沉塘闹剧”。

看着面前收了王雪梅的好处,已经丧尽天良的老头,见他还一副德高望重,教训后辈的姿态,沈见晚气笑了。

她上前一步,不慌不忙道:

“王二爷是吧,好呀,那就当沉塘是对偷情的人最严厉的惩罚吧,要我真干了这事你们要这么做就当我倒霉一点我沈见晚也认了。

但捉贼拿赃,抓奸成双,这个道理相信王二爷您懂吧。你们这口口声声的说我与人私会,那你们倒是说说我和谁私会来着?”

对呀,奸夫呢?

众人闻言不由的纷纷看向王二爷。

王二爷哪里知道这个,自己也只是拿钱替人办事,下意识他便冲王雪梅道:“梅姐儿,你来说那奸夫是谁,好让这张狂的丫头片子死个痛快!”

前面听沈见晚那么说,王雪梅已经知道大势已去,现在见王二爷竟如此没脑的让她说出奸夫,差点没气晕。

她哪里敢把那人的名字说出来,一旦说出来岂不是也坏了他的名声,要走仕途的他肯定不会再和她合作了。

一时,不由左右为难。

见王雪梅脸色越来越不好,却不说话,本来就有了怀疑的众人这会儿更是觉得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不,在人群里开始群情激涌帮不上忙与沈家交好的杨二婶出声怼道:“对呀,梅姐儿你倒是说这所谓的奸夫是谁。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会儿的情况也只有你和狗子娘有看到那所谓奸夫的模样了,你们倒是说说是谁,毕竟晚姐儿说得对,抓奸总得成双的。”

王雪梅听了杨二婶的话更是暗恨,在她和吴建业的计划里根本没有供出他的这一步。

本来她也没打算沉塘这事能成,只想拿今天的事坏沈见晚的名声,狠狠打击羞辱一番沈见晚,方便后面的计划,然后让事情不了了之!

只要今天不把“奸夫”带出来,过了今天就是沈见晚说那人是吴建业,他们否认了就是,反正她也没有证据,他们还可以说她攀咬人家吴秀才呢。

然而没想到王二爷这个猪队友竟然让她亲口说出奸夫是谁!

心思百转后,王雪梅明白她这如意算盘是打不响了,此时也只有示弱,让沈见晚心软放弃继续追究才是正道。

于是她眨了眨眼,瞬间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掉落,“这……这兴许是我们误会阿晚她了,也许她也只是跟那男子说几句话而已,要不我们今天还是算了吧,我……我不好说的。

阿晚,你看这事继续闹下去对谁也不好,大家伙也是关心你才如此紧张,所以能不能……”

“不能!”

没等王雪梅说完沈见晚便断然拒绝,“王雪梅,你见过那拉出来的屎还能吃回去的吗?

你要是能吃一个我看,今天我沈见晚倒是也可以放过此事。

不然随随便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污蔑我,不成了也啥事都没有,大家还以为我好欺负。”

闻言王雪梅脸色瞬间涨得通红,竟不知如何回答。

而且,她再次确定沈见晚真的变了,竟真的对她毫无感情了。

“说不出来了对不对?因为你和那所谓的奸夫根本就是合谋的,不然你怎么不肯把他拉下水。

王雪梅!亏我沈见晚过去看在你怎么也算是我亲姐,对你和王家都是有力出力帮你们干活,甚至还拿家里的东西接济你们,可没想到今天你竟这般害我。

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在场的人不知道,你王雪梅是再清楚不过的,而你却趁着我落水昏迷给我扣上与人私会这么大顶屎帽子,真的是用心歹毒呀。

好,既然你不肯说就让我来告诉大家是怎么一回事吧。

我今天是要去镇上书局看看有没有书可以抄,只是在村口遇到了那吴建业,他问我要不要去县学的事,我们才说了不到五句话,你王雪梅就到了。

你跟我说你要和我一起去镇上,话也没几句,然后就看到狗子娘她急匆匆的领着大家来抓奸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突然给人从背后推了一下掉进了河里。

现在一想当时能推我的,也就只有王雪梅你了,毕竟人家吴建业还离我有五六米远,而你就在我隔壁。”

沈见晚把当时的场景一一道来,最后甚至还他们三人当时的对话也一一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

这不,众人惊讶于她的记忆力的同时也不由更是是相信她的话了。

一时间,王雪梅见事情发展到这里量是她再心机深重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狗子娘刚缓过断手般的剧痛,就看到她们大势已去,不由急了。

她指着沈见晚,激动得口沫横飞,“沈见晚你撒谎,老娘明明亲眼看见你和那吴秀才在村口拉拉扯扯,亲亲我我的才回村喊的人。”

“狗子娘,你确定是看到我在村口与那吴建业拉拉扯扯,亲亲我我才回的村找人?”

“没错!”断手般的痛,现在有机会找回补,这让狗子娘毫不犹豫便点头。

得到肯定的回答,沈见晚胜券在握的笑了,“那就奇怪了!”

被沈见晚笑得发毛,此时死撑又心虚的狗子娘不知道哪又被抓住了把柄不由色厉内荏地道:“什么……什么奇怪,哪里就奇怪了?”

“我在村口前前后后才逗留了不到十句话的功夫就被推落水,狗子娘你却能回村喊人又追上来,你这是会飞不成。”

“老娘是不会飞,是你在说谎,你起码在村口逗留了二,不,三刻钟。哼,还不知道中间你都跟那吴秀才又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是吗,狗子娘,张口就污蔑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我可是午时才出的门,路上遇到了很多村里人,这个大家伙可以作证。

而从村里到村口的那官道得有一刻钟的脚程,所以我到那至少也得是午时一刻了,而午时一刻才多一点大家就又找到那去抓奸,请问狗子娘,我是怎么做到在这样子的情况下和人在那私会了二,三刻钟的。

还有,最关键的是,你又是怎么做到在午时一刻看到我和人私会,然后午时一刻才过那么一小会儿就又带着村里人赶到那抓奸的。试问狗子娘,你和村里的人都会飞了是吗?”

“我……我……”狗子娘此时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

而众人则是被沈见晚的这一番严密的推证给则服了。

有脑子快的很快地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脑子慢些的听了周围人的解释也或快或慢纷纷明白了过来。

而有好几个中午的时候看到沈见晚出门的都出来为她作证,一时狗子娘的谎言被打碎了个彻底!

见脑笨心狠的狗子娘还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更是有好事的人故意上前分析给她听,告诉她编的谎言有多么的好笑。

一时量是狗子娘再面厚心黑,在众人左一句右一句的嘲讽中也忍不住尴尬得脸都快埋到地上了。

而沈见晚却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这个前世今生都又蠢又毒的毒妇。

农门长嫂富甲天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