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徐青安已经脱罪,曹家也是经过世面,知道现在最好是悄悄地离开。

徐清欢拉住曹家婶子:“总要将这件事的内情说清楚,我和母亲、哥哥还被蒙在鼓里。”

好戏还没开演呢,她哪里会这样轻易放过曹家人。

圆脸丫鬟凤雏挺着双下巴颤颤悠悠地跳步上前:“小姐,奴婢这就去给贵客准备茶点。”

曹家旁支的婶子本就是来闹事的,这下慌了神,眼睛瞟向屋外,关键时刻就要靠曹大太太出面了。

上门问罪,曹家人很积极,却没想到眨眼之间风水就转了,既然有错在先,他们也不得不留下赔礼。

不见的是曹家长房的长女曹如婉,曹大太太哭得伤心,仿佛随时都要倒下。

徐二太太曹氏不住地安慰曹大太太:“你也不要着急,官府定然能将人找到。”

清欢对曹大太太印象很深,前世里曹大太太只要出现,就会述说兄长的恶行,思路敏捷,舌灿莲花,后来兄长翻了案,曹大太太还亲自上门道歉,将戏演得如鱼得水。曹家虽然经受了波折,却也因此得了便宜,曹大人当年被先皇厌弃罢官,却在这次之后重新入仕,直到后来在北疆做官出了差错,被李煦抓住把柄处置了。

当年哥哥犯案太过突然,她没有机会准备,等回过神时,一切尘埃落定,紧接着就是徐氏族中插手,父亲陷入其中。

这些本就是清欢熟悉的过往,就算闭着眼睛,她也能从头到尾说出来,只不过……清欢仔细地看向曹大太太,有些事和她预料的不太一样。

安义侯夫人看向曹大太太:“你们怎么能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地冤枉我们安哥。”

曹大老爷去了府衙查问案情,曹大太太就成了众矢之的,眼看糊弄不过去,曹大太太只得道:“我们也是慌了神,听到下人这般说,就想着带人过来求证……”

曹大太太说着站起身,一再向安义侯夫人赔礼:“您就原谅我们一次。”

曹家突逢祸事,曹大太太又是这般哀戚的模样,任谁都不会再追究下去。

曹氏准备帮着嫂子说句话,好送娘家人出门,却不料角落里的徐清欢又开口。

“您说曹姐姐去上香时被人绑了?”

曹氏不禁皱起眉头,清欢是个懂进退识大体的孩子,今天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曹家为难,两家好歹是姻亲,怎好就撕破了脸皮。

曹大太太微微一怔然后颔首。

徐清欢接着道:“是去哪里上香?”

“自然是……上清庵,我家老太太身子不舒服,婉姐儿是个极孝顺的孩子,一早就带着下人去庵中为老太太祈福。”

徐清欢点点头,低头在身上翻找出几个平安符来:“正好我们徐家与上清庵的师太熟悉,不如遣人去将师太请过来问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曹大太太脸色发青,“是不相信我们说的话了?我们曹家虽然不比勋贵,可也是世代书香门第,就算侯爷在这里,也不能随意折辱我们。”

“清欢,”徐二老爷皱起眉头,“曹家虽有错在先,也是事出有因,我们不可这样咄咄逼人,着实有失礼数。”

“我也是为曹家着想,”徐清欢站起身端杯茶送到曹大太太面前,“曹家不是普通的门户,想要掳走曹姐姐,那得是经过缜密的安排,躲过了层层的护卫才能得手,丢了个曹姐姐已经让人痛心疾首,万一那歹人还藏匿在曹家旮旯角落里……再出了事,要怎么得了。”

曹大太太听的心惊胆寒,忘记了反驳,怔怔地望着徐清欢。

徐清欢接着道:“家族兴旺,却也人多眼杂,平日里看着和善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包藏祸心,不仔细查查,谁也不知道哪个是人,哪个是鬼。”

曹大太太不由地打了个冷战,不知是在跟徐清欢说话,还是自言自语:“你说那人还藏在我们家中。”

“平日里他就像道影子,您看不见摸不着的,等大家都安歇了,他就会出来,站在角落里等着小姐们落单。”

徐清欢说完话,袖子一动,扫落了桌上的茶碗。

“啪”地碎瓷声响,如同一根针扎在曹大太太身上,曹大太太立即紧张地站起身,脸上写满了惊恐:“快,我们回去……”

“等一等!”徐清欢再一次开口阻止,“曹大太太何不听我将话说完。”

刚刚换好衣服的徐青安,刚走进院子,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叱喝,那是妹妹徐清欢的声音,紧接着十几个家人就涌上前齐刷刷地站在屋外。

徐青安的手僵在衣领上,他刚要向前迈步,只觉得腰上一紧被人拎住了腰带。

徐青安转过头看到了一张难看的笑脸。

周玥。

徐青安皱眉:“你来这里做什么?”

周玥拍在徐青安肩膀上:“还不是担心你被官府抓走,曹家人呢?”

徐青安看向屋子。

“这情形不对啊,”周玥也看出端倪,“该不会曹家还纠缠不休。”

两个人不敢再耽搁大步走向屋子。

屋子里的气氛和他们想的一样紧张,可是让徐青安没有料到的是,站在那里咄咄逼人的是他的大妹妹。

徐清欢脸上没有半点的笑容,一步步向曹大太太走过去。

“你还想做什么?”曹大太太眼睛通红,慌张地向徐二老爷求助,“光天化日之下,还要向我们动手不成?”

“大太太想多了,”徐清欢微微扬起脸,“我只是想要弄个清楚,曹姐姐丢了不假,我们家却也差点因此家破人亡,说到底我们也算苦主,您说对不对。”

曹大太太还没说话。

徐清欢忽然扬声:“曹姐姐还没有下落,我不该为难大太太,只是大太太更不该在我面前说谎。”

谜底揭开一层,清欢自然不会给曹家人喘息的机会,又上前一步,逼得曹大太太向后退去。

“曹姐姐不是在上香路上被人掳走,根本就是在曹家宅院里不见的。”

曹大太太浑身颤抖:“你……你……你胡说些什么。”

“大太太想好了再回答,这可事关曹姐姐的生死,若是在上香路上被掳走,曹姐姐尚有一线生机,在曹家大院中丢失,那……”说到这里徐清欢微微一顿,慢慢吐出几个字,“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害死她的恰恰就是你这个亲娘。”

徐清欢声音不大落在曹大太太耳中却如金石之音,震得她几乎站立不住。

门口的徐青安和周玥也如同两只呆鹅般看着这一幕。

周玥似是想到了什么:“另一个已经死了,原来是这个意思,和九郎说的一样,曹家小姐活不成了。”

这不合时宜的声音,让清欢下意识地转头看去。

一个无比熟悉的面孔顿时映入眼帘。

周玥,周老将军的独苗,一直跟在李煦身边,对李煦忠心耿耿,也曾是她信任的人。看到他,她就忍不住想起从前那些过往。

上辈子她与李煦相遇就是周玥在中间牵线。

有些人,有些事终究开始避不开吗?

徐清欢的目光淡淡地从周玥脸上划过,冰冷的视线不禁让周玥打了个寒战,他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开罪过徐大小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