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

曹如贞出生之前父亲就已经不在世,生母是个身份低微的姨娘,生她没多久也撒手人寰,曹老太爷做主将她送给曹大太太抚养。

前一世徐清欢见过曹如贞两次,一次去曹家做客,曹如贞给她奉茶,第二次是为哥哥伸冤,在义庄看到曹如贞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

哥哥被抓之后,衙差就从哥哥身上找到了曹如贞平日里贴身佩带的香囊,有了确实的证据,即便是安义侯府的世子,一样要被下狱。

两世的不同,到底是因为她重生插手此事的缘故,还是另有她不知晓的隐情?

如果一切都因为她的事先安排有了改变,那么哥哥是真的被人盯上了,一次没有得手,那人还会不会再做一次。

这桩案子,李煦曾帮助她良多,她也因此对他有了好感,许多案情也是李煦帮她推演,凤翔案后,李煦崭露头角,许多达官显贵都想要将他收为己用,他却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路,旁人做不成的,他李九郎必须要做到,所到之处得了不少的拥护。

所以李家才敢占据北疆,日后发兵朝廷。

看似当年的选择是朝廷昏聩,他被逼无奈,也许早在这时候李煦已经野心勃勃,处心积虑为他将来的仕途在铺路,想要成为那个光彩夺目,让人仰视的英豪。

有了前世的经历,她再冷眼旁观,也许更能看清一切。

欺骗和谋划若是一早就发生,那么李煦于她来说,就不止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还是个血海深仇的敌人。

清欢微微一笑。

她不会再被他人左右人生。

“欢儿,”安义侯夫人担忧地唤了一声,“你这是在笑谁?”

清欢看到徐二老爷的背影:“二伯出去接客了,想必是府衙里来人,他要为曹家说项,当真辛苦的很。”

安义侯夫人的目光冰冷下来:“难不成你怀疑害你哥哥的是二老爷?”

清欢点点头,前世徐二老爷已经在狱中认罪,当时的一纸口供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了意义,因为父亲被安上了新罪名,徐二老爷也被牵连入狱,徐家的内斗没有赢家。

虽然现在整件案子刚刚展露一支半节,她已经发现一切没有前世想的那么简单。

清欢才想到这里,门被推开,凤雏走了进来。

“小姐您去后院看看吧,世子爷将周家大爷打成了猪头。”说到猪头,凤雏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安义侯夫人站起身来,一脸怒容:“刚刚送走了衙差,这个混账就又惹祸,也不会挑个人,玥哥那身板……可是要出事。”

“母亲别恼,”清欢安慰安义侯夫人,“又没有深仇大恨,定是闹着玩的,哥哥不会下黑手,我去瞧瞧,放了周大爷出去。”

徐清欢走到院子里,才问凤雏:“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打起来了?”

凤雏慢吞吞地道:“好一会儿了,世子爷说那个周玥得罪了大小姐。”

徐清欢一怔,哥哥如何知道这些:“两个人在哪里?”

凤雏道:“世子爷换衣服去了,周大爷已经被我送出门,若是小姐觉得不解气,周大爷受伤了跑不快,我再将他抓回来。”

徐清欢看着凤雏,很多人都觉得奇怪,这个不知礼数,又最能说傻话的丫头怎么就成了母亲的心腹,母亲去世之后,她伤心的不得了,凤雏来找到她说:“夫人只要一哭就说不出话来,我得去陪夫人,帮夫人说话。”

她追问之下,才知道凤雏已经吞了金。

她寻人去找郎中,凤雏说:“小姐别让他们折腾我了,我是活不成了,就让我舒舒服服的去吧。”

傻丫头,哪里有舒舒服服的死法。

徐清欢伸出手抹匀了凤雏脸上的胭脂:“凤雏,你要好好活着。”

凤雏顿时打了个哆嗦,脸上满是恐惧的神情:“小姐别杀我,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将周小郎君送出了大门,还跟他道了声吉祥话。

祝他从此之后,一切顺遂。”

徐清欢点点头:“然后呢?”

凤雏舔了舔嘴唇:“扔给他一坛臭酱菜,他手笨没接着,坛子碎了,酱菜……”

周玥大约永远都不会想上门来了吧。

主仆两个人边说边向前走,迎面看到了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她穿着藕色的长裙,腰间系着粉色丝线编织好的绦子,身材颇为高挑。脖颈纤细而修长,细长的柳叶眉下是双通透的眼眸,虽然不是什么绝色美人,却也格外温婉动人。

她低头几步上前,先向清欢行了礼:“我正要带人去给夫人赔礼,恰好看到大小姐在这里。”

她整个人恭谨又谦卑,显然是在家中就小心翼翼行事,恐怕出现半点的纰漏,可即便是这样,前世也没躲过悲惨的结局。

这就是四房的孤女曹如贞。

曹家犯了错,就将她留下四处低头认错,可见她在曹家的地位如何。所以前世她死了之后,曹大太太才能肆无忌惮地用她的死去换同情。

不论生、死,都没得到曹家半点的尊重,如果曹如贞知晓自己的结局,一定会愤恨曹家所有人。

曹如贞再一次躬身:“这次我们家唐突上门,不但给府上添了麻烦,还差点酿成大错,错已成再说其他也是无益,只求日后曹家能有机会弥补。”

清欢伸手将曹如贞托起来:“这不怪曹姐姐,不是你能左右的。”

曹如贞慌忙解释:“不是……不是……曹家上下一体……我也……我也一样。”说到后面声音愈发的低了。

赔礼只是表面的礼数,落在实心眼的人身上,还是觉得羞耻。

曹家所作所为太过让人寒心。

柔软如鹌鹑的曹如贞,表面上遵从,却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情绪。

结束了沉闷的话题,清欢和曹如贞在院子里坐下,两个人平日里极少说话,半晌才算打开话匣子。

凤雏体贴地送了一杯暖茶,曹如贞的脸色才好了些:“婉妹妹真的救不回来了吗?”

清欢道:“要听府衙的消息,”说着微微一顿,“曹姐姐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曹如贞低头温声道:“大伯娘让我留在这里,好好侍奉夫人。”

留下曹如贞,好为日后争的颜面,曹家一向如此,曹如贞也是冰雪聪明的人,如何能不知晓:“都是家中长辈做事不妥当。”

曹如贞站起身来就要离开,清欢目光落在曹如贞腰间的香囊上,同样的款式,同样的绣样,再见它恍如隔世。

清欢道:“姐姐这香囊绣的好漂亮。”

“我手笨,只是胡乱做的,若是妹妹喜欢就……送给你。”曹如贞将香囊解下来。

那香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如同她的主人般,清心玉映。

等到曹家主仆走远,清欢看向不远处:“出来吧!”

草叶摇动,穿着厚厚银狐大氅的徐青安露出个头。

清欢抬起头看了看热烈的太阳,向徐青安点点头:“哥哥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徐青安精神抖擞地坐下。

清欢将手中的香囊放在桌子上,抬起笑脸:“这香囊,哥哥可觉得眼熟吗?”

艳阳天下,徐青安打了个冷颤。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