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召唤之美娇娘

  呼哧..

  呼哧..

  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一群骄壮的马儿四处寻找着新鲜的草食,而在距离这近数百的马儿后方,是一群群衣着鲜艳的贵族与他们的忠诚护卫站在后方观看着这些高大英俊的马儿,

  这时一个明显站在贵族中最前面的一个贵族老人。一边低声与自己身边的管家说着耳语,一边满意的看着那群高头大马点了点头。

  “阿德尔牧场主!”那名贵族管家在听完了主人的吩咐后,转过身对着站在这一片贵族区域距离100米外的地方高喊道。

  “是..呼!是的!塞德拉管家,请问叫小的有何贵干.呼.?!”一名听到呼喊后的肉墩子,几乎是用滚的方式迅速滚了过来,而这位肉墩子正是这一片马场的牧场主。阿德尔。

  阿德尔缩了缩那本身就所剩无几的脖子,掐媚的对着塞德拉管家说道:“塞德拉管家,小的有什么能效劳的?”

  “哼恩,我家的主人非常满意你所提供的马匹,所以决定用200金币买下你半数的战马!你的意思是...?”塞德拉高傲的抬着头,几乎是用鼻孔对着这名胖子说道。

  “哈哈..200金币,这是不是有些太少了啊?这群马是我耗费最好的草料才辛辛苦苦...最少也要300个金币啊!”阿德尔用几乎快哭出来的语气说道。

  “少罗嗦!我家的主人愿意给你钱哪也是给你面子了!别忘记自己的身份!贱民!”塞德拉高傲的哼了哼说道,然后转过头又对着自家贵族车队里的骑士喊道:“你们几个速度去挑选半数的马匹运走,还有哪个小个子,叫阿尔托莉亚的!那些马匹的养料就交给你来处理了。”交代完这一切的塞德拉头也不回的扭了扭屁股就走开了。

  那种高傲而且目中无人的态度,让那群骑士几乎个个人都眼中喷火。但是却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谁让老爷现在还蛮器重他的。

  认倒霉的骑士们一个个跳下自己的马匹像草原上的马群走去,没有一个人去理会被管家称呼为小个子的阿尔托莉亚,而那名名叫阿尔托莉亚的少年(少女?),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事情默默的一个人转身相背后的粮车走去。

  当确定人们都看不见他(她?)的表情的时候,阿尔托莉亚终于抬起了那张满含屈辱的面孔,祖母绿的大眼睛里总是不停的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但是倔强的不肯落下...。

  阿尔托莉亚一边红红着眼睛,一边爬上一辆草车拿起吧叉子上下翻动着草料。对于从拥有了记忆以来的阿尔托莉亚而言,总是在以成为一名骑士为目标。

  他(她?)每当站在院里的一角,看到庭院里那些拥有自己的武器与衣甲正努力训练自己的骑士,总是非常羡慕与渴望。

  希望自己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正直而被人们所尊敬的骑士。他(她?)总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骑士为目标而努力的训练着自己。

  但是自幼就被寄养在这个贵族家中的他(她)是无法成为一名骑士的,因为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子教育的阿尔托莉亚现在仅仅是一名身份低下的奴仆,连成为一个下等骑士的资格都没。

  但是经管如此,阿尔托莉亚也丝毫不放弃成为一名骑士的理想,总是更加,更加,更加辛苦的锻炼着自己,哪怕仅仅只有一线的希望阿尔托莉亚也要紧紧的抓住。

  失败的话没有任何可怕的,可怕的是明明拥有这一线希望自己却没有去抓住。

  阿尔托莉亚辛苦的挥舞着叉子,一叉一叉的将粮草挑翻起来。偶尔站在马车上直起身体,羡慕的看了眼远处那群正在努力驱赶着马群的骑士。

  “如果...我也是其中的一员该多好啊。”阿尔托莉亚嘴角有些苦润的说道,然后用粗糙的麻绳所制成的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继续挥舞起叉子翻滚起稻草。

  {或许现在的我还远远不够成为一名骑士,但是如果我能够更加努力的话,努力到能够得到大人(贵族主人)的认同的话,说不定就可以真的.....}想到这里,阿尔托莉亚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继续努力的做起了工作。

  然而就在当天,赶着马匹回到贵族领地的阿尔托莉亚,却接到了家主让他去成为一名骑士跟班的命令,这是领主为了让这个勤劳的奴隶成为他骑士儿子的得力助手而作的决定。(想要成为骑士,必须要有一名贵族的认可)

  阿尔托莉亚当场就被这个命令给刺激到了,原本以为只要努力点,再努力点,就能够让家主认同的自己然后成为一名骑士的梦想就这样被打碎了...。

  骑士的追随者,说的好听!其实就是一个比奴仆好不了多少的职位。骑士渴了要给他弄水喝,骑士饿了要帮他去做食物,到了晚上睡觉骑士安心的去睡了自己还要站在黑暗的夜晚下去放哨。

  如果一个伺候不好而且运气背又碰上一名坏脾气的骑士,那么就会是一顿鞭打,甚至即使被打死也不会有人去问。

  阿尔托莉亚终于不甘的落下一滴晶莹的泪珠,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角,强迫自己忍住一拳揍上面前这名正在得意坏笑的管家的脸。

  “我....我明白了,听从家主大人的安排..。”阿尔托莉亚几乎咬碎了牙齿,用硬生生的语气对面前的管家说道。

  “呵呵....呵呵呵呵....,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奴仆该有的样子啊。区区一个低贱的杂役还想成为高贵的骑士?哈哈啊哈哈哈!!别笑死人了!!你这个连自己父亲与母亲都不知道是谁的低贱杂役!哈哈哈哈哈~~!!”被严重怀疑有虐待症倾向的管家指着阿尔托莉亚狂笑道。

  旁边匆匆行走而过的佣人,一个个都当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一闪而过。路过的每个佣人虽然都很可怜而且想要去帮助那名正单膝跪地屈辱的低下头落着泪的少年,但是比起去得罪那名现在家主大人器重的管家,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心里可怜可怜下就好了,实际的去帮助还是免了。

  “呵呵....,你知道家主大人为什么要发布这样的命令给你吗?阿尔托莉亚?”正在狂笑的管家突然停下笑声,然后低下头附到阿尔托莉亚的耳边说道。

  “那是因为我在一旁鼓动的啊~~。而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对你吗?因为我想看啊...看看你那双总是倔强,认真,从不认输的美丽的眼睛内。充满了对现实的绝望与无助啊!想必一定更加动人吧??!!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管家说完便哈哈大笑的转身离去。

  阿尔托莉亚那双直往外喷火的眼睛死死盯住了管家的背后,微微攥紧了手中不知何时握在手里的剪叉。

  “呼....呼.....”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使得阿尔托莉亚原本就被怒火所刺激着的大脑更加疲惫,渐渐的,阿尔托莉亚只感觉脑海里有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正在不停的咆哮着,叫喊着。让自己去杀了那个卑鄙的小人!

  “可....额?!!”正当想要爆发的阿尔托莉亚,刚刚抬起头想要冲向那名让自己如此蒙受屈辱的管家将他杀死,却突然发现...原本还在大摇大摆的行走在道路的管家,现在正被一名手里握着长剑的少年,一剑刺穿了心脏!

  那名少年的眼神非常凶恶,就好像与管家有着深仇大恨一般。他狰狞着脸庞搅动着刺入心脏的长剑,让那名管家在临死之前还体验了一把何为“心绞之痛”。

  扑哧~~~~!!少年将刺进心脏的长剑一把拔出,跟随着拔出的长剑一起喷涌而出的是一股鲜红的血液冲天而起!

  刷!一道白光一闪,再一次从脖劲处喷涌而出的血液洒遍漫天~~。阿尔托莉亚惊呆了,她看着那名一剑斩下了管家头颅穿着奇异的少年。祖母绿的大眼睛写满了不可思议与疑惑,但是眼神内表达出的更多的情绪确是报复后的快感。

  咕噜噜....,管家的头颅顺着地面滚到了阿尔托莉亚的面前,那管家死之前错愕与恐惧的表情依旧还浮现在脸上。

  但是阿尔托莉亚连看一眼都懒得看,美丽的祖母绿的大眼睛仅仅是盯着眼前那名正向自己缓缓走来的少年...。

  “啊...啊!!杀人啦!!!管家大人!!”

  “快去叫骑士来啊!!”

  “快点禀告家主大人!!”

  “呀!!!”

  “快跑!离他们远点!会被拖累的~!!!”

  乒零乓啷哐当,咔嚓~!这时才从管家一瞬间被人杀死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仆人们,纷纷惊恐的喊叫着乱跑着,深怕自己也会被杀,也更怕家主大人迁怒进去。焦虑不安,恐惧害怕的情绪尼漫在这群仆人当中。

  咔兹.

  一身是血的少年就这样来到了阿尔托莉亚的面前,原本冷酷无情的面容在看到阿尔托莉亚的一瞬间便烟消云散..

  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温暖的笑颜,慢慢的伸出手递向了现在正坐倒在地的惊愕少女。

  “要和我一走吗?去看看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少年那张俊朗的面孔微笑着说道。

  阿尔托莉亚仅仅只是愣愣的看着少年,然后像是微微一回神问道:“你是谁?”

  问出这个问题后,少年却没有多做回答,弯下腰,伸出双手,强行的一把抱起了阿尔托莉亚然后笑着说道。

  “我的名字为德拉克.D.夏亚,请务必要牢记于心。May.Artoria”

  “为什么...我的名字..知道?”阿尔托莉亚睁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可能因为过于惊讶的缘故导致她说话都不太流利了。

  “为什么?恩....这个因为我是天命人!奉旨下凡协助新生之王,结束这被称为“如夜晚般黑暗的日子”的时代!准备好了吗?!接下来..您所要迎接的是世界的瞩目!亚瑟王!”

  呼咻~~!

  一阵狂风吹起~缓缓从树下落下的一片树叶遮挡住了看向少年与少女的视线,当落叶完全落下..视线再次想要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呆在那里的两人已经消失了。

  唯有遗留在地上的一个恶心的头颅,与一把破旧的长剑,代表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的真实.....。

  ——————————————

  “做为王的继承者而出生的阿尔托莉亚,因其身份缘故而不得不被寄养于一处贵族家庭里”

  “在尤瑟王去世后的一年,也正是在名为阿尔托莉亚的少女成年的那一年,大法师梅林诏令了全国的贵族骑士前来比武,依次来选出可以拔出选拔王者之剑,石中剑的王者。”

  “但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走向,应该是作为骑士随从的阿尔托莉亚,在骑士自己忘记携带比武之刃,而让阿尔托莉亚前去取剑,

  但是阿尔托莉亚却怎样也找不到那把骑士遗忘的剑而感到烦恼时,无意之中看到了一个坐在石头上的黑衣老人,其旁边的一把插在石头中的华丽之剑。

  待阿尔托莉亚想要走上前去将其拔出的时候,哪位穿着黑袍的老人缓缓转过身问道:“如果你能够拔出这把剑,那么你将再也不会是一名人类。你需要抛弃人类的身躯与感情,将你的一切都要奉献给你的国家。”

  听到这句话的阿尔托莉亚微微楞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了眼那名身穿黑色巫袍的老人,然后再度转过头看向了稳稳的插与石中的石中剑...。

  阿尔托莉亚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判断着什么,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似哭,时而似怒。

  待阿尔托莉亚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取而代之的一副坚定的表情。坚强的眼神直视着前方,似乎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她的目光与决心。

  “决定了吗?虽然你能够拔出这把剑,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考虑一下,毕竟...拔出此剑之人,其结局必然悲观。”老人似乎有些想要劝解阿尔托莉亚放弃的说道。

  “不对....”阿尔托莉亚坚定的摇了摇头,然后双手放在插于石内的石中剑的剑柄上。

  “有许多人在微笑,有许多人在高兴的庆祝。那么....我想我选的路就一定没有错!”阿尔托莉亚不知不觉的翘起嘴角微笑的说道。

  老人似乎很困扰的转过身,然后说道:“随便你了....”

  “...为了我的国家!为了这群一直在受战争之苦的人民!回应我!!Genesissword!”阿尔托莉亚双手用力攥紧了剑柄,然后双手大力的往外一抬~!

  唰~!!

  瞬间拔出的石中剑绽放出一道耀眼金光,那足以冲散天际之云的光芒照耀在了整个草原之地上...

  一身戎衣的阿尔托莉亚就这样高举着王者之剑,立于草原之上。

  而在其面前不远处,那些被神光所吸引来的骑士一排排一个接一个俯下身躯,单膝跪地,一手负于背后,一手横握在胸前。向他们的王,向着将会引导他们走出困境,走向胜利的王者!献上他们的忠诚。

  但是....这仅仅是原来的历史。

  在德拉克.D.夏亚,这个外来者闯入的那一秒开始,世界的剧本便发生了改变....。

  阿尔托利亚戎马一生为了自己的祖国而战斗,为了人民不再受苦而战斗,但是最终却引来了众叛亲离的结局。

  她是孤独死去的王者,但就算如此她在死前依旧为了自己的国家而奋斗着!所以,那种悲惨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我将改变这一切,赌上我的一切力量哪怕将这个世界掀它个天翻地覆!

  -------------------------

  任务1:“拯救孤单的亚瑟王”

  任务要求:“倾尽全力,不留余地,尽可能的保护她。但是不得影响她成为亚瑟王,拔出石中剑的这一历程。”

  任务完成奖励:“3点技能点,与20个熟练点”(可预支)

  而且本人并没有看关于任何fate的介绍,这里都是按照我自己的设定。

  所以有任何偏差请原谅,我所喜爱的是saber,所以必须按照我的剧本来。

  基本的设定不会改变,但是其中的曲折与过程由我来决定

大召唤之美娇娘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