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好吗》

  在一栋高层住宅的顶楼里,一个男子赤裸着身体躺靠在阳台的藤摇椅上,把一条毛巾搭在身上,似睡非睡的眯着眼,一摇一摇的听着里屋传来的《奇异恩典》,这首曲子很平和,总能让人带着感恩和忏悔,让思绪静静的游弋。

  天空很暗,下着雨,雨声很急促吗,听起来让人很焦躁,完全没有屋里那祥和、安逸的感觉,仿佛是两个世界。

  突然,一道闪电在乌云中划开一道口子,震彻天际。

  这突兀的闪耀和巨响声惊断了男子的思绪,他猛得睁开眼,惺忪的望了望天空,顺手拿起桌上的马提尼一饮而尽,然后猛地将高脚杯扔了出去,顺势后仰,重重的躺在藤摇椅上,长长的出了口气,再摇了两摇,睡着了。

  窗外大雨继续淅淅沥沥下着,再没有了电闪雷鸣,只是仔细听来,在雨声中还夹杂着一片低沉的嘶吼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远处,一小队疲惫的人拖着湿漉漉的身体,正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看来,他们想要在这座城市过夜。

  队伍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圆脸小胖子有些撑不住了,盘腿坐下,把枪套挂在脖子上,指着眼前的城市说道:“还要在这淋多久,要么进,要么退,要找个避雨的地儿,傻站在这干嘛”。

  “南大炮,你又在这发恼骚,姬成哥哥正在观察地形呢,你别打扰他”,一个卷发女孩,紧蹙着水墨般的眉宇,正对着坐在地上的小胖子说教。

  “宝儿妹妹,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么大的雨,再观察下去,等我躺平在那,就剩下观察我了”,南大炮嬉皮笑脸的说道。

  “好了,咱们不走主干道,绕道旁边的村子穿进城”,只见一个身材高大而矫健的男子,带着一顶棒球帽,拿着一根合金钢棒球棒指了指10点钟方向,一处城郊的村子,示意大家出发。

  “不行,我说姬成你怎么想的,眼前就能进城,非要绕那么远干嘛,反正我走不动了,要走你们走”,燧大炮脸都憋红了,喘着粗气,发出这番大牢骚。

  照常来说,南大炮的这么番言论也有他的道理,舍近求远,往往也会增加风险发生的概率,有人反对是正常的事情。可是,队伍很安静,好像根本没有人在乎他的言语,都各自准备着象村子进发。

  只有付宝儿跳到南大炮身边做了一个鬼脸,转身跟到姬成身后去了。

  南大炮眼看大伙是真的不管他了,焦急急的喊了一声“你们真的不要了”。

  话音刚落传来几声嬉笑,还是姬成转过身来,伸出一只手对南大炮说:“多绕点路自有我的道理,再坚持一下,来”。

  南大炮看也拗不过,心想,姬成也算给了自己些面子,眼前这个台阶不下来,再顶上劲了,万一真把自己一个撂在这,咋办?

  于是不情不愿的搭着姬成的手,“嗯”的一声,用力站了起来,紧紧的跟随在队伍末尾。

  这支小队总共8人,5男3女,大部分人相互之间都很有默契,大家对姬成十分信任,对他的指挥也是严格执行,看得出来这是他们长期生死与共培养出来的默契。

  只是这个南大炮,他的整个风格都和这支小队格格不入,时时爱发恼骚、耍性子,也就是付宝儿喜欢和他逗逗嘴,其他人基本上不怎么理他。

  不一会儿,他们就进入了村子的深处,整个村子很安静,村里的房子都很简陋,大部分都是青瓦房、土坯墙,雨滴打在上面都没有很明显的响声,像这么穷的城郊农村一般是很少见的,多少让小队一行人心里怵然。

  “我说不对吧,这地方怎么阴森森的?”南大炮突出说话,这次,大家没有像往常那样无视他,而是都停了下来。

  “成,这个村子给人的感觉确实不好,要不要先到前面去看看?”一个背着防暴枪,穿着灰色紧身T恤,双手握着长柄砍刀的光头男,一脸严肃的看向姬成说道。

  姬成警觉的观察了四周,指着前方不远处说:“我们先到那个祠堂休息一下”,一行人顿时有了目标,快步向祠堂走去。

  很快,走到了祠堂前,祠堂门口竖着两根大圆柱,柱上的红漆已经开始脱落,祠堂大门紧闭着,大门牌匾上刻着“风动虫生”四个大字,两旁的对联也已破难不看,上面的字体更是晦涩难认。

  在姬成的示意下,大家分开站在门两侧,随时准备破门而入,付宝儿有些紧张的吸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战术伸缩警棍,在姬成身后。

  姬成有所察觉,转过头给了她一个温暖的笑容,把手稍稍举起做了下平复的工作,示意付宝儿别紧张,往后退一点,他们准备开始了。

  付宝儿当然心领神会,俏皮的吐了下舌头,往后站了一些,正好踩到南大炮的脚尖上,疼的他大叫一声,撕天吼地。打散了所有人紧张的状态。

  尤其是把光头男惊出一个哆嗦,他可是准备第一个破门的人,鼓紧了身上的肌肉,准备印发一切突发事件呢,却没想到被这一声喊叫泄了气。

  只见光头男没好气的拿刀指着南大炮大喊道:“你想死是不是?想死成全你”,话音还没落,一种不好的感觉打断了他。

  低沉的嘶吼声密密麻麻的从四周传来,所有人感觉一下都不好了,光头男身边的吊带美女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啊!!!你们看那边”。

  对面一群丧尸,像是开闸的洪水一般,密密麻麻向祠堂逼来,姬成领着一众人正准备向相反的方向跑,另一群丧尸也迎面蜂拥而至。

  绝望之下,众人拿起手中的武器正准备杀出一条血路时,突然听见“吱呀”一声,祠堂的门被打开了。只看见南大炮站在祠堂里面大喊:“快进来,快进来”。

  众人也毫不犹豫,一个一个夺门而去,这时丧尸已经逼致身前,张着血盆大口,散发着恶臭扑面而来,眼看就要抓住掉在后面的几个人了。

  只见光头男大步冲向前,用方巾把嘴脸蒙住,拿起长柄砍刀就是一阵乱抡,顿时,前排的几个丧尸已经被肢解。剩下的人乘着这间隙拥挤的钻进门里。

  光头男也是边砍边退,一只脚刚推进门里,南大炮就大喊:“快关门,进来就没处没跑了”,说着就要上前去推门,姬成见状,急忙用手一扯,把南大炮拉了一个仰绊,摔的南大炮在地上嗷嗷直叫。姬成大喊一声:“什么时候了,别添乱!”

  与此同时,因为南大炮突然要关门的行为,光头男有些着急,怕真把他一个人锁在外面,如今这个世道,这样的事也不少见,于是他快步往回缩,谁知一不小心在被门栏挂倒在了地上。

  两个丧尸已经扑上来抓住了他的一条腿,用力往后撤,光头男刚才的杀气全然消失,用求助的眼光看着身边的人,撕心裂肺的喊着:“拉我,快把我拉回去”。

  众人也没有犹豫,拽起光头男的胳膊就往后扯,这时上来的丧尸越来越多,不仅光头男的脚快被拉扯出去,而且有的已经开始挤门。

  见状不对,姬成一个箭步上去把门抵住,付宝儿和南大炮也反应过来上前和姬成一起用力抵住了大门。

  这时,扯拽着光头男的一个丧尸,低头就是一口,直接开咬,在光头男的靴子上留下很深一个牙印。

  这一咬让光头男更加紧张起来,不停的挣扎翻腾,但还是没有挣脱丧尸的拖拽,眼瞅着那丧尸又要下口咬他了。

  刹那间,光头男的瞳孔骤然紧缩,突然抓住南大炮的后背,往丧尸群里一推,丧尸松了劲儿,他赶紧把脚收回,迅速的站起身,关上门,用背死死的抵住,然后大口呼吸,任由门的另一边撕心裂肺的叫声在空气里漫步。

  这时,大家都愣住了,但也没人说点什么去打破这种死气成成氛围,因为在这样情况下,光头男作出的这种选择,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谁能保证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求生的欲望不会冲破自己的道德底线呢,大家心里都在犹豫着,设想着如果是自己会怎么做。

  只是付宝儿出乎意料的冲了过来,一阵抓挠拍打,然后蹲在地上,用胳膊捂着脸不停的抽泣,哀怨着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光头男只是傻站在那里,其他人也都楞在原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大家都心有余悸,还没有缓过神来。

  到是姬成,走过去,蹲在了付宝儿旁边,用搭在她肩膀上轻抚。

  看见姬成过来,付宝儿实在是绷不住了,转身扑在姬成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哽咽着说:“你知道,我们是一起来的,我应该对他好点儿,呜呜……”。

  姬成把付宝儿紧紧的搂了搂,眉头紧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还有我,还有我会一直陪着你”,说完,把付宝儿搂得更紧了。

  啊!!!!突然,祠堂深处一声尖叫,打破了众人的伤感,大家不约而同的开始观察起了这祠堂的构造。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爱我好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