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危机

  “啊哦,方哥,我屁股要被你打死了。”

  方一晨听了,差点没被气得七窍生烟。这小子,真是太放肆了。要换做一天前,自己肯定要将李尚打到连爹妈都不认识的程度。

  然而他变了。

  就在一天前,他还是一名冷酷异常,严肃刻板的神兵小队教官副手。但从接到了任务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幕后生涯已经结束。

  浓浓的往事如同酒酿,让方一晨感到微微的醉意,默默在心里斟上一杯。

  再见了,曾经的一切。

  想到这里,方一晨停下了动作,坐到沙发上,倒上一杯冰啤,一饮而尽。如同故事落幕,英雄隐退般的萧瑟,但却依旧如同大山一般坚韧不拔。

  是的,在李尚看来就是这样的感觉,方一晨独特的气势让他心神震撼,他从来都以为气势只不过是胡乱编造。但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这是一个充满了故事的男人,而且每一个故事都必将是恢弘无匹。

  “方哥,你有啥伤心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呗。”

  “哼。”方一晨是真被气乐了,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氛围被李尚一句贱到极点的话打得烟消云散。于是方一晨板起脸来,一双璀璨如星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李尚。直将李尚看得大气不敢出,挺着腰杆坐起来,一动也不敢动。

  “唉.....”

  方一晨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在许多人看来,这些神秘的战士就如同只听从指令的机器,但有谁能考虑到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也是拥有着丰富的情感。他们也有着自己向往的生活,但却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国家。他们的路可能很长、可能很短,也许明天就为国捐躯,空留下数不清的勋章。

  从李尚身上,方一晨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但也许是因为性格的缘故,李尚至少活的自在许多。

  所以一路上方一晨完全抛开了上级的架子,放浪形骸,吹牛打屁,轻松的气氛让在他看来是小屁孩的两个小伙一路上兴奋不已。

  但李尚却是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给点阳光就能够灿烂无比的主儿,一路上折腾得方一晨近乎发狂。果然是有因必有果啊。

  李尚正襟危坐了半响,突然偷偷往方一晨的方向瞄了一眼,发现方一晨早已仰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显然是又沉浸在无尽的回忆当中。李尚虽然顽劣,但也是有些眼力,倒也不在疯言疯语。

  于是包厢里又陷入了安静当中。

  ......

  “喀拉”一声,是冷酷的金属碰撞声,对于闷了三十多个小时的三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李尚回过头,只见方一晨右手微微蜷曲,缓缓的藏到身下。

  “就在那别动。”

  听到这句话,李尚感觉莫名的安心起来,随即软趴趴地又躺到了沙发上。

  沉重的铝合金门敞开,如同打开保险柜一般的缓慢,数名身着防化服的医护人员鱼贯而入,三人看着那来人那奇怪的银白色防化服,全都是一愣。

  李尚和宋怜秋同时回头,看向方一晨,见方一晨如同没事人一般又倒了一杯冰啤,随即也不再多心。三人得到的指令是一样的:便宜行事,不要大惊小怪。

  人多了,也就热闹起来,测体温,抽血,验小便,就在三人快受不了的时候。

  “带去隔离区。”

  对于精通多国语言的方一晨,第一时间就听懂了这句话。隔离区?作为一国特使,怎么可能去这样的地方。

  “我们是Z国就此次世界峰会特派的外交使节,不管贵国如何安排,但我觉得不应该是去你说的地方。”

  “对不起先生,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例行程序,所有参加此次会议的人员都会经历这个流程。”

  “所有的?”

  “是的,先生。”

  场面就这么僵持着,三人没有起身的意思,这些医护人员也没有强迫的意思。

  “带路吧。”

  无论如何,总是出了这个该死的笼子,但飞机外面,被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举枪指着还是让三人很不适应。

  “这就是使节的待遇?”方一晨就当着这队士兵的面,抓起一个医护人员的脖子,拎了起来,即使是穿着防化服,强大的窒息感仍然让那名医护人员慌张得双腿乱蹬。

  整整54把M4统一上膛的声音无疑把气氛引爆到极点。

  “先生,请你冷静!”

  方一晨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我现在非常冷静,但我认为这样的待遇是在侮辱我和我的国家,所以,我需要一个说法。”

  “先生,现在是特殊时期,所有的动作都是必须的流程,我们没有任何侮辱您和您的国家的意思,在危机解决之前,任何国家的待遇都是一样的!”

  危机!方一晨心头一颤,结合这些人员的穿着与表现,他的心里对此次出行的目的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推测。

  国家肯定有什么没告诉他,当然不可能是不知道,但是为什么不告诉他,为什么又让他负责这次任务。想到这里,方一晨心乱如麻,手上不自觉的又用了力,看得说话的医护人员急到跳脚。

  “先生,那是我的女儿,如果您真需要人质,请让我代替她吧!”

  方一晨听到这句话,松开了手,倒不是因为同情心,只不过他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东西,再为难这些小人物已经没有意义。

  “呼。”同行的李尚和宋怜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真正发起冲突,地形对己方很不利,还好方一晨没有热血上涌,冲上去大战一场,真要这么着,他们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切。”方一晨听觉何其敏锐,回过头来冲着随行两人投以鄙视的目光,意思是:小屁孩,没见过大世面。弄得两人很是不服气。

  然而那队士兵却没有让步的意思,但方一晨不担心,只要BRA没有脑残到想要开战,那就是安全的。

  很快又一辆装甲车开过来,下来三名同样穿着防化服的人员,让方一晨很是蛋痛,这特么还是不是地球了。

  不过领头的倒是看出区别来了,一枚南十字勋章在阳光下明晃晃的,很是瞩目。

  “方先生您好,我是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肯帝亚上将,我在这里可以向您承诺各国待遇完全一致,给您和贵国带来的困扰我们表示抱歉,但危机当前,也希望您能够配合我们完成必须的工作。”

  得到了说法,方一晨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更多的心思,是在所谓的危机上。不过他肯定不能够当面问起来。一个就此次危机被特派来参加会议的特使,居然不知道是什么危机。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但那究竟是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