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转

元和帝宣惠小说名字叫做《流光转》,这里提供元和帝宣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流光转小说精选: 晚上元和帝来到承乾宫,宣惠陪着父母用了晚膳。见贤妃心事重重,知道她要跟父皇说太后的吩咐,便告退回了自己寝殿。关于薛元翰的亲事,宣惠并不担心他会被迫娶了李静媛这个搅家精。史书上说薛元翰老年时,由于终生未娶,高宗曾提议让他在薛氏宗族或是学生弟子中选一位承嗣,薛元翰以薛氏已无后辈子孙,而弟子承嗣名不正言不顺为由推辞掉了。宣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明天早上她就要去崇文馆了,应该会见到三哥,到时候她该怎么说呢?梁瓒在…

晚上元和帝来到承乾宫,宣惠陪着父母用了晚膳。见贤妃心事重重,知道她要跟父皇说太后的吩咐,便告退回了自己寝殿。

关于薛元翰的亲事,宣惠并不担心他会被迫娶了李静媛这个搅家精。史书上说薛元翰老年时,由于终生未娶,高宗曾提议让他在薛氏宗族或是学生弟子中选一位承嗣,薛元翰以薛氏已无后辈子孙,而弟子承嗣名不正言不顺为由推辞掉了。

宣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明天早上她就要去崇文馆了,应该会见到三哥,到时候她该怎么说呢?

梁瓒在宫中时似乎并不受重视,承恩公府与贵妃田家作为五皇子和二皇子的外家,在朝堂上明争暗斗,拉拢朝臣,打击不能为己所用的人。梁瓒身后没有任何势力,一直低调读书办差。要到他去了藩地之后才慢慢在身边聚集了一些人才。

所以,即使三哥信了自己,他有能力翻转乾坤吗?

宣惠觉得脑袋要炸开了。

折腾了一夜后,宣惠刚眯了一会儿,就被沅湘叫了起来:“公主,今日圣上要送您去崇文馆呢!快些起身吧!”

宣惠匆忙穿衣洗漱,又吃了些早膳,就到了承乾宫正殿给父母请安。

贤妃正在给元和帝系斗篷,见宣惠进来,元和帝便说道:“今日朕送你去崇文馆。读书明理,琴棋养性,认真跟着师傅们学,再不可像往日那般胡闹。记住了?”

宣惠甜甜一笑,向元和帝行礼:“谨记父皇教导!”又向贤妃道:“母妃,等我回来吃午膳!”便拉着元和帝的衣袖出了门。

崇文馆在皇宫东南角,在前朝和内廷的交界处。从承乾宫出来一路往南,绕过奉先殿,由一道门进入崇文馆,其后是皇子们所居的端敬、端正二殿。此外还有一道门连接前朝,方便师傅、皇子及来崇文馆读书的功勋子弟出入。

崇文馆内没有高树,也无甚花朵,只有冬青兰草等做点缀。馆内两栋小楼,一前一后,都有房间若干,彼此之间由一座怪石堆叠的假山和小池塘相隔,取“高山流水”之意。

大周的男女大防不甚严格,官宦人家的女儿往往也都如兄弟一般,从小读书识字。这些女子中的佼佼者虽不能参加科举,日后成亲,却可以与夫婿谈经论史,吟诗作对,而更重要的是她们知书达理,在子孙的教养上往往不会出什么大的偏差。

女学里坐了端敏与和靖两个,还有元和帝七弟淳王的女儿成颐郡主,以及今日来女学教书的杜羡贤杜学士。见宣惠跟在元和帝的后面进来,和靖和成颐郡主眼中闪过羡慕之色,端敏暗暗叹气,轻轻抚了抚和靖的肩膀,带着妹妹们给元和帝行礼。

元和帝看着眼前的三个女儿,端敏稳重有礼,气度高华,和靖温柔和顺,丽而不俗,小女儿宣惠俏丽可人,眉宇间有一段英气,又有一段灵气,正是春花秋月,各有千秋,心中十分高兴。当下,元和帝向杜学士交待几句,便去了早朝。

今日,杜学士讲的是前朝诗人洪乐天关于前朝太祖长女平阳公主的长赋,借机谈起女人在朝堂上的作为与影响:“妇人干政,历朝历代有之。有如吕后武后一流,祸乱朝纲,残害宗庙,也有如平阳公主者,以己之力,协助父兄平定天下。端的要看这女子是否明事理晓大义……”

平阳公主宣惠公主,前世的她早已听说许多,这位杜羡贤学士在国朝历史中也是大名鼎鼎。当年国难,京城、皇宫皆被贼子攻破,国朝倾亡。而殉国之人却寥寥无几,这杜学士便是其中之一。后人皆道元和年间朝纲紊乱,党争不断,人心离散,国破乃是气数已尽,否则为何连跟随元和帝殉国之人都无有几个。

宣惠却不以为然,舍命殉国固然是忠,却是愚忠。当时战乱的只是黄河以北,西北与京畿地区,长江以南的各省虽有趁乱起异心者,多数人心中还是奉大周正朔。若非如此,三皇子梁瓒也不能够在短短三年之内就将贼子击败。若果然忠心于大周,就该坚守本心,投奔宗室,以恢复宗庙社稷为任。

“……故而我大周并不禁止女子读书,尤其鼓励皇室之女读书,这个中情由,你们定要思之慎之!”

终于结束了,宣惠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贤妃说自己的这位祖姑不喜欢来崇文馆读书了。她留下沅湘和采薇收拾东西,自己一迳跑到假山边向另外一栋小楼张望,才突然想起自己不认得哪个是三哥!

正在此时,三位十五六岁上下的少年向她走了过来。

为首的那位穿宝蓝色纻丝圆领袍,胸前和两肩饰有蟠龙,脸庞与端敏公主隐隐有些相似。

他左边的少年脸庞白皙,身材颀长,穿一身青色圆领襕衫,气度翩翩,温润如玉,神采飞扬却又内敛其中,让人见之忘神。

右边的少年身量最高,十分挺拔,眼睛深邃,削鼻薄唇,周身英气勃勃,似是戏中的将军,刺客列传中的英雄。

宣惠有些愣神,这时三人已走到她面前,彼此见礼后,为首的少年道:“三妹妹可是大好了?前几日听说有些凶险,让人很是牵挂。”

宣惠断定这人就是三哥,笑道:“劳三哥记挂!我都好了!杜学士刚讲完我就跑出来了,正找你呢!”

梁瓒笑道:“少来!别是又找我给你买哪个胡同里的稀奇古怪的吃食,上次给你买了栗子,你吃了就病了,害的长姐一直骂我,直到你好了才算完!而且,这次我也答应不了你了,我来是向长姐你们辞行的,父皇派我去辽东酬军颁赏,明日就启程。”

宣惠疑惑道:“不是说让二哥去吗?父皇又让你去?”

梁瓒道:“我也不知,昨儿快掌灯的时候父皇派人说的。虽然仓促,不过父皇答应我带了元翰和裴九一同去。裴九在辽东军中历练过三年,事事都是熟悉的。”

看来这两位就是薛元翰和裴九了,那位翩翩公子当是薛表哥了,另一位让人觉得冷飕飕的应当就是裴九。裴九,裴九爷,等等!裴敏中?!宣惠差点要惊得蹦起来,怎么把他给忘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