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手机

  何平紧依着厕所的墙角,手抱着头。唯一的感觉就是疼。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带保护费。他在等,等上课的铃声。因为如果上课铃不响的话,这几个人就会一直一直的揍他直到他昏过去。

  搞什么啊!都是同班同学相煎何太急啊。

  终于上课铃响了!何平却独自瘫倒在厕所里昏了过去。临走一个比何平要壮许多的青年还在他身上吐了口唾沫。

  何平醒来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他在厕所呆到下课铃响才回教室。落下一节课也比被叫到办公室狠批一顿的好。不过即使这样回到教室还是有人向他投来怪异的目光。万幸的是他已经习惯了。

  挨揍总是一件耗费体力的事情,不出几分钟的时间何平就在教室最后自己那张画满涂鸦的课桌上睡着了。梦里何平将揍自己的几个人狠狠地的吊打一通。不由爽朗的大笑起来。

  “呵呵,呵呵。”

  “何平怎么了?”

  “呵呵,呵呵。”

  “大概梦到什么好事了。”

  “呵呵,呵呵。”

  “班主任来了。”

  一只玉手从何平的脸颊划到耳畔,然后照着耳朵狠狠的拧了下去。接下来一声杀猪似的惨叫横亘北城四中教学楼的一层且呈波状向整座校园延伸。

  这下何平惨了。

  “何平做什么好梦了?”

  何平睁开眼就看见一对巨大的“凶器”,头都没往上扬就低下了。“方老师我错了。”

  “错了?”方老师显然不是太相信,“这周第几次?”

  “第四次。”何平弱弱的说。

  “今天星期几?”方老师问。

  “星期二。”何平接着弱弱的答道。

  方老师一只玉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俏脸之上只剩纠结。叫家长?何平父母双亡。给处分,可是怎么给呢?毕竟是自己班内的事情,记过什么的都是要上报教导处的。值日?这小子已经值了五个星期了。额!有这样的学生也是脸上无光。

  “何平,你还记得上次你是怎么保证的吗?”方老师显然很生气。

  “以后再也不上课睡觉了!”何平再次接着弱弱的答道。一滴冷汗悄然从额头流下。

  “以后就是半天吗?这星期值日生可以休息了。你再做一星期值日。”

  又一星期?又自己?上课睡觉的又不止我一个!为什么值日的总是我啊?何平心中一肚子的腹诽。只是“哦”的一声回答完后便坐下了。

  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间,这时值日生们这时才发现自己有多喜欢何平。真不知到没有了他,自己的生活中要多浪费多少时间。

  教室很快就空了,只剩下何平一个人收着椅子。

  近百把椅子再快也要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才能收完,还要扫地,拖地。大概要二十五分钟左右。想跑?方老师守在门口监督!但是不知为什么方老师今天没有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何平马上能够拖完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声从何平耳畔响起。

  “何平2013年生人,多级架构数据多频同步与多频率数据加速协议早期开发者之一,其父曾是汽车工程师,其母曾是某名校副教授。均死于第一次入侵事故。”

  “第一次入侵事故,第一次入侵事故……”

  何平手中的墩布掉了。

  第一次入侵事故,不是什么事故。第一次入侵事故是战争,是一次人类应对未知物种至今仍未停止的战争。而这只是世界联合政府给出的一个称谓而已。

  何平的脸色并不好看,显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从那种梦魇中走出来。

  作为第一次入侵事故所创造的无数梦魇之中任何人都不愿意提起的事情“魔都登陆”的幸存者。何平显然更不可能。当时他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方启琪不知道何平为什么会对这件事如此敏感。正如同她不知道何平是如何由一个少年天才变成年级倒数第几名的学渣一样,但在她看来未知生命体早已被不断加固的防御系统挡在圈外。至少这里很安全。

  望着少年扭曲的脸,方启琪也想安慰一下他。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开口了。

  “呵呵,亏自己还是一个老师”方启琪腹诽着。

  “方老师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这些事情呢?”何平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有时他也恨不得删除他的记忆,可惜越想忘记的事情越容易记住。

  “没,没什么。”她本以为可以透过何平的过去来了解眼前自己的这个学生。现在却又担心起谈论他的过去这个人会不会疯之类的,毕竟眼前的少年曾经在精神病院呆了一年有余。

  “方老师,我回家了。”

  “哦哦。”

  何平收拾好书包,看了眼手机。足足比往常慢了五分钟。不过倒也没什么。

  于是就在方启琪班主任冥思苦想与这个令人头疼的学生交流时,学生本人早已离开了教室。但如果方老师本人知道,何平每星期总有三两天会给那些校霸当人肉沙袋。不知作何感想。

  何平走在学校的广场上挎着一个黑色的单肩包,不觉还有一点点的帅的感觉。望了眼校门口门卫大爷还没关门。不由心中暗暗的说了声万幸万幸。

  “那边的同学快一点马上就要关门了。”

  何平看了眼校门口的门卫大爷,心想这老头就算要出去喝一杯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等等今天值班的是张大爷还是李大爷,这么远看上去是老李,这老头没准真会把我锁里。

  于是何平以自己想都没想过的速度冲了出去,临到校门时竟然有一种百米冲线的快感。不亚于通关一部3A大作。

  结果是刚出校门何平就开始蹲在地上大口的喘气。于是呼就在心中赌咒下次就算锁里也不这样跑出来了。

  这时一瓶纯净水出现在何平的面前,拿着水那只手是那样熟悉,应该说熟悉的是手上那个过气的骷髅头戒指。

  “渣五,把水给我。”何平喘着粗气说道。

  “小鬼几天不见脾气见长啊。连声五哥都不叫了。”说是说,不过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将水扔在何平的怀里。顺口还吹起了口哨。

  一口水下肚,何平的身体顿时好受了许多。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帅的“渣叔”,满是疑惑的问到你怎么来了。

  就这样何平在学校的一天就过去了,一个字可以概括就是——惨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