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一切

五月,对于大四学生而言这是一个悲伤的月份,因为再过一个月时间,即将面临失业处境。

然而今晚,北连市师范大学内大四学生很少有人感受悲伤,甚至是内心激动,大家聚集在足球场上观望主席台,女孩泪眼婆娑、面色潮红惊呼浪漫,男孩们表现不屑却在暗中咬牙切齿。

依偎在一起的恋人,女孩因看主席台上的身影身体都软了一些。

主席台上的这个身影不是别人,而是韩磊!

韩磊身高一米八三、长相中等偏上,其实他从刚刚走入大学那天就是全学校的名人,不是因为成绩好、不是因为帅气逼人,而是在这个名牌与奢侈品交织的年代里,他竟然穿着一双黄胶鞋、一条上世纪的军绿色裤子、一件洗到发黄的祖传背心,背着一个麻袋走进学校,美曰其名上大学。

从那一刻他就是学校的笑谈,人人都知道有个土老帽叫韩磊。

但他不在乎,勤奋、刻苦、努力,不但以出色的成绩拿到奖学金,在学校食堂、快递站、双休日的酒店后厨,都能看到他勤工俭学的身影。

更让他出名的是,在追求温可儿的世纪大战脱颖而出,成功抱得美人归,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温可儿。

当之无愧的校花,身高一米七二,如水波一般清澈透明的眼睛、有着滑嫩如羊脂美玉的肌肤、长发披肩轻盈荡漾,是学校公认的女神,走在街上会被星探主动搭讪、走在学校里的回头率也是百分之一百二。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恶!”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老天爷啊”

“你穷不要紧,有眼瞎的,温可儿什么时候瞎的?”

诸如此类的言语有太多太多,都是爱慕者在捶胸顿住,痛心疾首。

从主席台侧面走过来一个身影,快速走到韩磊身边,笑眯眯道:“法师,刚才让同学打了个电话,温可儿说已经快到学校了,嘿嘿,今晚有大戏看,不过你真他妈畜生,毕业就结婚的套路只有你能想出来,尤其是在全校面前求婚,不瞒你说,我手都在抖”

说话这人叫张拓,是韩磊的大学室友。

法师是因为韩磊穿着黄胶鞋,同学们给起的绰号,职业法师韩磊!

“我也激动!”

韩磊坚定道,他扫了眼主席台下超过千双眼睛,又看了看自己精心准备的求婚现场,身后的背景墙是一块投影仪,一会要播放他和温可儿的点点滴滴,地上摆放着一圈心形蜡烛,蜡烛中间放着九十九朵玫瑰花。

“温可儿与我在一起承受太多压力,人人都说我配不上她,让她离开我,但她从未离开,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他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牛逼、牛逼!”

张拓简洁附和:“不行了,下面人太多,他们看得我腿直哆嗦,我下去了,等会我看你手势点烟花”

他向下走了两步又停住,坏笑道:“对了,今晚你肯定不能回寝室,作为兄弟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一定要做好保险措施,如果没有,我找老三给你要几个…”

“滚!”

韩磊笑骂一声。

寝室一共四个人。

张拓是老大,很猥琐,对艺术电影深有研究,堪称理论大师。

韩磊是老二,也就今天这样。

老三本名叫刘万鹏,是个小富二代,家里开公司,人生目标是不止搞遍七大洲,就连四大洋都不放过。

老四叫葛飞,又痩又小,却总能出其不意把女孩骗到手,据他说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韩磊,温可儿还来不来,我们可是等了两个小时,再不来我们可走了昂!”

台下有人喊着。

灯光下的韩磊面色宁静,两个小时是指布置现场到现在,实际等待时间不超过十五分钟,因为这一切都是在计算好温可儿回学校时间之后进行的。

“温可儿不来正好,我嫁给你!”

“浪漫的韩磊我最爱!”

还未正式步入社会的少女,总有浪漫情怀。

“如果有人敢在毕业之前,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我求婚,老娘不要房子、不要车,下半辈子跟他粗茶淡饭,给他生孩子、洗裤衩,无怨无悔!”

“我一个回旋踢给你踢到岛国,你这样的还想结婚?去祸害他们吧”

“哈哈…”

下面一阵大笑。

一名油头垢面的男生小声道:“妈的,温可儿千万别同意,一想到他俩在床上,我心就向被针扎了一样,疼,很疼!”

旁边人道:“你以为我不是么?这个穷逼奋斗三十年也没办法全款一套房,我家里拆迁可是给了两套,温可儿要是跟我,现在就过户…”

“别说了别说了,温可儿就是上学时跟他玩玩,毕业了,一定要找我这样的!”

韩磊看到下面在窃窃私语,已经聚集到近两千人的地方,谁说什么没办法控制,他也不在乎,因为今天是自己的大喜日子。

这时,就听体育场外传来一阵轰鸣声,声音震天,刺人耳膜,轰鸣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体育场入口处出现两道车灯。

“宝马三系!”

有人认出来是什么车,对于大众认知,宝马就是好牌子。

“这哪里是简单的宝马三,而是改装过的,你听声音就知道,肯定没少花银子,真他妈有钱!”

“凑凑,怎么还冲过来了?”

宝马车进入体育场速度不减,直奔人群中撞过去。

在台上的韩磊把这一切全都看在眼中,微微皱眉,也对,温可儿的追求者如过江之鲫不计其数,一定是有人无法接受温可儿要嫁给自己的事实来捣乱的。

人群全都向两边躲开。

宝马车在千人群中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恰好停在主席台正下方。

“怎么开车的?是不是找死!”

“妈的,精神病院墙倒了么,怎么冒出这么个东西!”

“我一个回旋踢,给你踢到原始部落…”

人群纷纷围上来咒骂。

“咯吱”

副驾驶车门被推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唯美长腿,小腿比例恰到好处,牛奶一般的颜色,能让人惊呼玩一辈子,随后是一条黑色短裙,穿在其他女孩身上只是性感、而在她身上则变得神圣。

最后整个人从车上下来。

上身穿着一条紧身T恤,婀娜曲线展露无遗。

她的出现,一瞬间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

“温可儿!”

“温可儿!”

名副其实的校花谁能不认识?见到车上下来的是她,咒骂声都变小了很多。

“可儿!”

韩磊难以置信的看着台下的温可儿,她怎么变成了这副打扮?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素颜朝天要多纯洁有多纯洁,而现在嘴唇上画着唇彩,眼睫毛上也画着眼线,还有,她穿着一直很保守,怎么会变成如此性感?

最关键的是:温可儿家庭一般,怎么会坐着宝马来?

“嘭”

驾驶位走下来一人,男性,看起来二十几岁,穿着大裤衩,一件衬衫,脚下踩着一双拖鞋,很痞的样子,不屑的扫了眼韩磊,绕过车头径直搂住温可儿。

这一刻,韩磊脑中是蒙的。

下面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这是什么情况,实习期间温可儿给他带了绿帽子?”

“还用说么,一定是出了学校,见识的多了,看不上韩磊了”

“他们本就不般配,应该这样”

男子搂着温可儿,在已经聚集到两千五百人的目光下,径直走向主席台,来到韩磊眼前,他看了看满地的蜡烛,还有玫瑰花,冷笑道:“没想到还很浪漫,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你勤工俭学的钱吧?对了…我叫刘涛,是可儿的男朋友,今天带她来就是让你这个穷逼死了这条心,别在纠缠她,要是被我发现,我就不客气!”

“哗啦啦”

为了表白效果更震撼,韩磊特意在主席台装了几个扩音器,声音足以让整个学校都听见。

而此时,确实全学校都听见。

韩磊难以置信,转头看向温可儿,痛心问道:“可儿,他说的不是真的!”

“啪…”

温可儿毫不留情,抬手一个嘴巴打在韩磊脸上,响声让下面的几千人都觉得脸疼,她冷漠道:“韩磊,这一巴掌是为我这几年的青春讨个公道,以前上大学还小,不懂事,直到开始实习我才发现,这世界根本没有什么生活打败爱情,而是你这样的穷逼根本不配拥有爱情,还要向我求婚?”

“呵呵”

“难道让我后半辈子跟你吃糠咽菜,过着早九晚五的生活?做梦吧你,我已经跟刘少在一起了,他能给我想要的一切!”

“啪”

她说着,反手又抽了韩磊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偿还你这么多年让我丢过的脸,我朋友过节都收到香水、衣服、可你倒好,过节了把酒店里别人不要的剩饭生菜拿回来,说给我改善伙食,呵呵…当初还真信了你的鬼话,现在想想我都觉得反胃”

“啪”

她再次打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想要打醒你,毕竟曾经相处过一段时间,刘少说的对,你这样的穷逼根本不配拥有爱情,以后别再骗女孩,有时间就撒泡尿照照自己!也不要再做癞蛤蟆吃天鹅肉的梦!”

温可儿冷漠、刻薄、丝毫不留情面。

韩磊眼神越发呆滞,这一幕他从未想过,一直以为毕业会娶到她,然后让她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现实,血粼粼的摆在眼前。

“这不是真的!”

他难以置信道。

“呵呵…走了,你上次看中那个包现在去拿下!”

刘涛无视了韩磊,搂着温可儿缓缓走下主席台,坐进宝马车。

“嗡”

咆哮声再次响起,眨眼间,已经走出体育场,声音也渐行渐远。

“你就是个穷逼!”

“穷逼不配拥有爱情!”

“撒泡尿照照自己!”

“认清现实!”

一句一句话在韩磊脑中阵阵回荡,让他天旋地转,看向台下,几千号目光在看自己,目光像是在看一个表演极其成功的小丑,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你天生就应该失败”的表情。

韩磊的身体晃了晃。

最后勉强站稳。

“呵呵…”

他苦笑一声,面色苍白,抬手看了眼手表。

原来四年的爱情,分手只需要五分钟。

原来梦想了几个月的求婚,结束只需要三个嘴巴。

原来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一辆改装的宝马。

韩磊的脸不疼,心很疼,望着温可儿消失的方向喃喃道:“可儿,他那辆宝马,改了WT7.5的中冷、MHD2程序、艾斯曼尾段、VINIC刹车、轮毂加了法兰盘…这一套下来不过六十万而已,可你知道么,为了向你求婚,我今天带的手表,售价就六百万,你为什么要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