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一切

学校后山凉亭里。

一名年轻男性背着手,凝望灯火阑珊的校园,满面悲哀,月光下的面庞更是有几分惨白,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求婚失败,在几千号目光下被扇了三个嘴巴,沦为笑谈的韩磊。

他旁边还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练功服,宽松的练功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这人是个老头,白发苍苍,站在旁边却微微佝偻着腰。

“少爷,刘涛的身份已经让人查清楚,家里是做汽车配件生意,资产不过千万而已,在明日太阳升起之前,我会让其倾家荡产!”

别看年纪很大,说起话来中气十足,隐隐有爆裂之音。

“福伯,不用了”

韩磊悲观回应,声音都没有力气,他眼前还在一幕幕闪过温可儿决绝离去的背影,心痛、心都被撕裂,他的初恋,四年感情就这样宣告结束,怎么能不心痛?背在身后的手仅仅握成拳头,拳头里有个盒子。

盒子里装着他四年来勤工俭学攒的四万块,买来的钻戒,只要温可儿带上,从今以后就是韩家少奶奶,什么名媛、贵妇、夫人,在她眼里全都不值得一提,他能横压当世!

“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可儿认为自己找到了幸福,就随她去吧,我在暗中默默祝福…”

韩磊说的是真话,爱一个的最高境界是希望她幸福,他现在就希望温可儿幸福。

福伯在心里叹了口气,悄悄打量了眼韩磊背影,家族里的小姐少爷很多,能有如此宽厚秉性的唯有磊少爷一人而已!

其他那些少爷小姐,哪位能受得了如此屈辱?

缓缓道:“老爷说过,金子用火来试,人用钱来试,这个世界上有用火试不出来的金子,但我没我们韩家用钱试不出来的人,如果…如果…温小姐知道您是磊少爷,她一定会跪着…”

“不用说了!”

韩磊打断,随后冷笑一声:“钱、钱、钱…都是钱惹的祸,呵呵,从今以后我没了爱情,就剩钱了…”

“福伯,你回去告诉老韩头,从今天开始我要动用那张卡,但并不代表我要认输,而是我要踩这世间所有的不公、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痛心疾首,更要让那些被金钱耽误的爱情,有一个唯美结局!”

他说这话时异常坚决,就连凉亭里风夜风都大了很多。

“动用那张卡?”

福伯惊愕,眼睛都瞪大很多。

作为韩家大管家,很清楚韩家子弟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张卡,银行卡,准确的说是全球最神秘银行瑞士银行为韩家专门定制的一张卡,独一无二,每张卡里面的资金究竟有多少是个未知数,由瑞士银行排专人负责这张卡的所有业务。

这张卡无论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使用,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提款机,信息也有第一时间传递到负责人手中,由他全程跟踪,随时准备提供任何服务…

“对,我要动这张卡!”

从十三岁离家开始,他受过很多苦、遭过很多白眼、被他人鄙视、排挤、哪怕是在酒店吃剩饭,也从未想过动用这张卡,因为他要把这张卡原封不动的交给自己未婚妻,钱掌握在女人手里…

温可儿走了。

钱就自己花吧。

“福伯,你回去告诉老韩头,欲为诸佛龙象,先为众生牛马,该经历的苦、该受的罪我还没经历完整,等我尝过了时间百味,在回去当大少爷…”

他说着,缓缓向山下走去。

“是!”

福伯对着他背影恭恭敬敬弯腰:“恭送磊少爷…”

直到耳边听不到脚步声,福伯终于缓缓站直腰,目光如炬、身若青松,嘴里缓缓道:“韩家有此子,还能称霸五百年啊…”

拿出电话,吩咐道:“周围解除警戒,追寻少爷离开轨迹,在少爷进入学校之前,不能被任何人看见…同时,联系北连市负责人、大区负责人…十五分钟后来酒店见我!”

“是”

一个小时后。

学校对面居民住宅楼之间的烧烤摊。

“凑,我还以为你想不开自杀了呢,急死我了!”

张拓看到韩磊姗姗来迟,上前给了胸口一拳,搂住他脖子道:“别灰心,温可儿有眼不识金镶玉,抓不住你,是她的损失,天涯何处无芳草,没了她,还有一片大森林等着你…”

“我看二哥未必能找到女朋了!”

说话的是刘万鹏,寝室老三,也是个小富二代,言语极端道:“二哥,你想开点,这世界上除了娘们还有男人,你是法师你怕啥,要是觉得憋屈,我花钱开个房,你骑在葛飞身上疯狂输出…”

葛飞是老四,有痩有小。

闻言,可怜兮兮的眨了眨眼睛,弱弱道:“听说男人搞男人容易得艾滋病,我能豁出去身体,但二哥,你做好防护措施可以不?”

“可以可以,这事必须可以,我替老二做主了!”

张拓豪迈的搂着韩磊肩膀,坐到位置上。

“麻辣隔壁!”

韩磊崩溃的骂一声,虽说没了温可儿,但还有这三个损友,大学四年也算是没白过,屁股刚刚坐到位置上。

“呦…这不是今晚求婚的韩大法师么?求婚不成功,准备喝几瓶啤酒,晚上怼玻璃瓶啊?”

声音从旁边传来。

是一名穿着花格子衬衫、带着金项链的男子,头发向后背,怀里还搂着一名身着暴露的高挑女孩,不仅仅是他俩,身后还跟着两名女孩,同样,婀娜多姿、前凸后翘,穿着紧身短群,步伐稍稍迈大都能走光的那种。

这几人都认识。

男子叫蒋平,是艺术系有名的花花公子,当初也是温可儿追求者之一,送花、送包,最后还是成为韩磊的手下败将。

“蒋少你说的是真的么?他要怼酒瓶?可酒瓶…”

刘梦梦伸出一根小手指,很难想象的看着。

“哈哈”

身后的两名女孩全都不掩饰的笑出来,笑的前仰后合,让人恨不得对着屁股狠狠拍两下,让她们叫爸爸。

“蒋平!”

张拓愤怒站起来,指着他道:“你够了,如果再敢废话,别怪我不客气,大学还有十几天毕业,你也不想毕业照是躺在医院里吧?”

“哎呀?”

蒋平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不可思议,松开怀里的刘梦梦,走到张拓身前,抬手怼了一下:“不客气,怎么不客气?你倒是不客气让我看看?一帮穷逼,只配在这里吃一顿改善生活,而我来这里是打打牙祭,你怎么不客气!”

刘梦梦抱着肩膀鄙夷道:“一帮穷逼,毕业就失业,最后也是去工地当民工、在饭店给人端盘子,你们有什么资格与蒋少说话?”

“穷狗都这样,惹急了就乱咬人!”

“那咱们可得离远点,咬到了还得去打狂犬疫苗!”

另外两名女孩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嘭…”

老三刘万鹏拍桌子站起来,瞪眼道:“你们是不是找抽?如果真想找揍,我可以成全你们!”

“呵呵!”

蒋平毫不畏惧的冷笑一声。

几双目光对视到一起。

周围几桌见情况不妙,全都开始向两旁撤离,给他们发挥空间。

“那个人是今晚表白被扇嘴巴那个?”

“浪漫是挺浪漫,可学姐说他那样的穷逼,根本不配拥有爱情!”

“长的还可以,就是穷了点,你看这位少爷,一个人带三个女孩,而他们四个男人竟然没有女孩…”

“说不准,真是为了喝点酒,晚上回去怼酒瓶呢?”

“OK、OK!”

蒋平耸耸肩,向后退两步,轻笑道:“你们这帮穷狗厉害,会咬人,毕竟我从小吃海鲜的牙口跟你们比不了,我怂了,走了…来,媳妇们,给你们老公点个点血丝的腰子,晚上一起来…”

“好的,老公,你最勇猛!”

刘梦白了几人一眼,扭着屁股转身。

“老板,给我老公上十串带血丝的腰子!”

另一名女孩也道:“再加两串”

“哈哈”

蒋平狂妄的笑着,抬起双臂,两名女孩全都钻到手臂之下,刘梦梦也不在乎,站到身后挥舞着小拳头给蒋平敲背。

“太气人了!”

张拓咬牙切齿的骂着,安慰道:“法师,你别生气,他不就是有个好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咱们做不了富二代,就做富一代!”

刘万鹏黑脸道:“装什么,不就是有点破钱,这三个臭娘们就是看重他钱了,哥几个不用羡慕,今晚我请你们出去玩”

葛飞小声道:“我和二哥在一起就行”

然而,韩磊却没参与他们的讨论,端着酒杯站起来,径直走到蒋平面前,铿锵有力道:“我们不是穷逼,你经常去的地方我也能去的起…”

“你?你知道酒吧是什么地方么?”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