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妻太难追

“把她给我带回去,不许跑了。”

看着接到命令不断逼近自己的黑衣人,叶辞月猛地从地上爬起,眼神凛冽的看着唇角讥诮的古裕宸和一脸冷漠的许痕。迅速的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哨子,奋力吹出几声短暂急促的哨声。

在周围人都站定看着举动古怪的叶辞月时,她眼底微闪,促的拔腿跑向山坡另一边。

“呵。”

古裕宸眼眸微眯了一下,低笑一声,身形飞快的追向了趁他们不注意逃走的叶辞月。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追!”

众人被许痕一声大吼惊醒,纷纷追上前去,然而一群鸽子却突然飞向众人,训练整齐的纷纷低飞,阻挡了众人的视线与脚步。

“该死的!哪来的鸽子!”

“啊!我的眼睛!”

待鸽群四散飞走之后,众人四下环视,哪里还有叶辞月的一根头发?

许痕扫视了一圈也没看到古裕宸的身影,“古裕宸也不见了?”

叶辞月三步并一步的大步跑着,不时看看身后的情况,见没有人追上来松了口气。

就凭那点能耐就想要抓住自己?痴心妄想!

一辆银色跑车出现在前方,叶辞月动作娴熟的直接开锁上车,拍了拍因奔跑而剧烈跳动的胸口,眉梢眼角满满的都是虎口脱险的得意。

“你想去哪?”

突然,身边车门被人狠狠拉开,古裕宸就这么猝不及防的钻了上来,阴测测的声音吓得叶辞月脚一抖踩上了油门,车子直接飞了出去。

“呃啊!你,你从哪冒出来的!”

叶辞月失态的把着方向盘,扭头看着阴冷的看着自己的古裕宸,整个人都好像被浇了一桶冷水。

刚才她明明算准了鸽群回归的时机,可是这个男人居然躲过了鸽子的阻碍。

“限量款的保时捷?我倒是低估了你的身份。”

古裕宸坐稳身形,抬手抚平了有些褶皱的衣襟,眼神带着几分讥诮。

“古先生,请你下车,关于你未婚妻的事情我会报警处理的。”

叶辞月沉声说着,猛然一脚刹车,皱眉斜睨着古裕宸,面色凛冽。

“我是该下车,不过是带着你一起。”

说着,古裕宸唇角轻扯,伸手扣住了叶辞月的手腕,眸色幽沉不容抗拒。

叶辞月挣脱了几下无果,心底一横,果断的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子瞬间飞驰起来,启动的惯性令二人狠狠后仰。

“不下车?那可别后悔!”

叶辞月不断加大马力,车子也是惊险的飞驰过林间小道,最后向宽阔的湖边公路上冲去,犹如一道银色光影。

抓着自己手腕的手突然放开,叶辞月以为他终于感到害怕了。

“你车开得倒是不错。”语气中带着讥讽,古裕宸嘴角微翘,看着叶辞月由于控制方向盘而紧张得冷汗直冒的侧脸。

“多谢夸奖,如果害怕了我就放你下车。”叶辞月并没有因为他的嘲笑而回头。

“但我觉得还是交给我更稳妥一些。”古裕宸嘴角弯起了弧度,一双有力的大手抓向了方向盘。

“你干嘛!你想死我还没活够呢!”叶辞月回头看着古裕宸,觉得这个男人疯了。

古裕宸的大手直接覆上叶辞月的双手,力气悬殊之下,古裕宸很快掌控了方向盘。

“快给我……啊!”看到离河越来越近的叶辞月突然惊恐的尖叫起来,随即用着吃奶的力气想抢回控制权。

古裕宸并没有理会叶辞月,也更加用力的去扳动方向盘。

“咔吧!”

抢夺的方向盘突然一轻,古裕宸愣了一下,一手拎了起来。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叶辞月还没来得及骂出来,便听“噗通”一声,银色的跑车栽进了河里。

平静的河面溅起十几米水花,随后快速冒泡,下沉。

叶辞月艰难打开车门,奋力的挥动双臂企图上岸。该死的!她叶辞月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游水!

心底将古裕宸凌迟了无数遍,叶辞月一边呛水一边挣扎,然而慌乱的心情和不协调的姿势却令她渐渐下沉。

意识趋于薄弱,在叶辞月感觉自己要昏过去之时,隐约间看到了一道带着光晕的矫健身影向着自己游来,天使?

叶辞月昏迷的前一秒,看到的是一张有些模糊中还觉得有些好看的俊脸。

叶辞月是在警局醒来的。

当她得知当时救自己的人居然是那个不要命的古裕宸时,她在心底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叶小姐,根据道路监控,您的车子因超速违规,目前已经打捞上来被交警扣下,而且我们将针对这次事件对您进行相关的处理……”

警察人员很严肃的在跟叶辞月交代吊销驾照的问题,然而叶辞月却是突然抓住了警察的手,双眼放光。

古裕宸蹙眉斜睨了叶辞月一眼,似乎对她的行为嗤之以鼻。

叶辞月得意的对着古裕宸一挑眉,而后一脸诚挚的看着面带疑惑的警察。

“警察同志,既然要处理,那么不妨多处理一件事吧。”

生怕自己被阻拦,叶辞月将婚礼上的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了出来,本以为能阻拦的古裕宸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警察闻言简单做了记录并受理此案,叶辞月得意一笑,故意冲着古裕宸做了个鬼脸,古裕宸并未理睬,黑着脸低垂着眼眸陷入沉思。

“古先生,一起去做笔录啊。”

与古裕宸擦身而过之时,叶辞月面带得意开口,满满的都是胜利的味道,殊不知在她走后,身后男人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录完笔录后,警方表示会对案件近一步调查,让两人先回去等通知。

古裕宸刚进入许家古宅大厅,便看见了端坐在沙发上焦急等待着的许痕,见他回来,许痕立刻起身。

“怎么样?那个女人呢?”

古裕宸蹙眉烦躁的啧了一声,“那个死女人报警了。”

“什么?你怎么能让她报警呢?”许痕眉头紧皱,声音不受控制的带着几分质问冲着古裕宸喊了出来。

古裕宸本就阴郁的脸色此时因为许痕的质问变得更加阴沉起来,他眼神略带警告的看着失态的许痕。

“事发突然,不过许痕注意你的态度!而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有点奇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古裕宸的话语中隐隐带着不可违抗的质问让许痕不由颤栗。

家有萌妻太难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