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爹地快站好!

秦瞳的脸瞬间煞白,“你放心,我答应救你的孩子,就一定会救。

只是你这嗓子,怕是不行了。”

嗓子,秦瞳想到往日舞台上光芒万丈的自己。

恐怕,出狱后,再也不能登上舞台了。

如果她的嗓子可以换来孩子的存活,那她愿意。

“只要宝宝能活,我没关系!”

秦瞳此时的嗓子,已经沙哑的仿佛垂暮老人。

“好,你稍等!”

唐浅起身,从她床上拿来一件她的衣服,盖在秦瞳头上。

随后,去找来了女狱警。

半个小时后,女狱警又找来一个男人。

那男人一来,整个目光都黏在唐浅的身上。

“浅浅,你终于肯见我了。”

“帮我个忙,我就陪你睡一晚。”

那男人大约一米八几,剑眉星目,薄唇。

这应该是秦瞳见过的,第二好看的男人。

第一好看的,已经亲手将她送进了监狱。

男人欣喜的看着唐浅,“浅浅,你真的愿意?”

“是,只要你帮我这个忙。”

秦瞳心里一阵苦涩,在她听到唐浅用身体换取她孩子出生的时候。

虽然她很内疚,但是她不敢打断两人的交易。

她赌不起,肚子里的孩子,更是赌不起!

所以,她只能对不起她了!

秦瞳就在一旁安抚着肚子的宝宝,“宝宝,你再忍一下,妈咪也想看到你,你再等等好不好?”

肚子里的宝宝仿佛听到了她的话,肚子终归没有那么痛。

唐浅和云乔达成交易后,就派人将秦瞳接了出去。

来到医院,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传来,竟让秦瞳十分安心。

她的宝贝,有救了!

进去手术室,医生检查后,着急的开口道,“宝宝有脐带绕颈,建议剖腹产把孩子取出来。”

“医生,求求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我的宝宝,哪怕要我的命!”

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安心。

意外的是,医院的麻药不足。

医生皱着眉头看向秦瞳,“没有麻药,你能忍住不动吗?”

没有麻药!要知道,秦瞳小时候,被水果刀割到,整整哭了一个小时。

现在没有麻药,得多疼啊。

“我能忍住的,医生,动手吧。”

医生点点头,“你要是实在痛的受不了,可以咬住你的手。”

医院的毛巾细菌太多,医生并不建议秦瞳咬。

秦瞳将手放在胸口,医生就开始动手术了。

当手术刀划破秦瞳的小腹,她疼的咬紧了牙关,不行实在是太疼了!

她慢慢的在保持腰部不动的情况下,将手放进嘴里!

狠狠地咬着,泪水混着血,从她的手上流下。

真的是太痛了!

那个过程,秦瞳一辈子都不想再体会。

好在,宝宝顺利从她的肚子中出来。

看着被瘪的煤炭似的宝宝,秦瞳忽然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突然的放松,让秦瞳晕了过去,以至于,产后大出血。

好在,医生将她抢救过来了。

等秦瞳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一天后了。

醒来后,唐浅正坐在她的旁边。

唐浅穿着高领毛衣,秦瞳也不问。

因为她知道,她欠她的。

“你醒了。”

秦瞳点头,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口。

唐浅握住了她的手,“你别恨我,你得罪了人,除非你生大病,根本出不来。再加上,你这个孩子,除了你,别人都想弄死他。”

唐浅说的对,这个孩子,是不受其他人欢迎的。

不过没关系,她会好好爱他的。

对了,孩子?

秦瞳着急的看向唐浅。

“你放心,孩子很好,现在在保温室。”

听到孩子健康,秦瞳整颗心都放下了。

“是个男孩,很漂亮!”

那是,她的孩子,肯定是最漂亮的。

不过,这些秦瞳都无法说出口。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这孩子,是断然不能留在监狱里的,你有什么人可以托付吗?还是我帮你放在福利院?”

唐浅和她都是女子监狱的犯人,她们谁也不能抚养孩子。

可是,一想到孩子还那么小,要是放在福利院,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

秦瞳着急的看着她,手胡乱的比划着,唐浅也看不懂,但是可以明白,她是不想和孩子分开。

“你的处境,养育不了孩子的。这样吧,你不放心,那我找我朋友暂时帮你养着,等你出狱,就去接他。”

听到唐浅这么说,秦瞳整颗心都放下了。

她想要起身下跪,被唐浅拦了下来。

秦瞳只好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你不用谢我,就当我坏人做惯了,偶尔也想做做好人。”

秦瞳笑了,她抓过唐浅的手,写下好人两个字。

她刚刚才反应过来,她可以写字的。

“哼,我才不是好人呢。

不过,你也不能离开太久。

最多还能在医院待三天,你呀,就趁着这几天,好好养身体吧。”

秦瞳微笑着点头。

三天,虽然短暂,但是她很快乐。

没有欺压,没有受罚,更没有辱骂。

虽然没办法陪着宝贝成长,但是宝贝的存在,本身已经让秦瞳看到希望了。

三天后,唐浅将孩子带走了。

秦瞳给宝贝取名单独一个希字。

希望,宝贝就是她的希望。

再次回到监狱,监狱里的人还是老样子。

回来第一天,就来冷嘲热讽一番,想要动手,被唐浅及时赶到。

从此以后,有唐浅罩着,秦瞳倒是轻松了不少,至少平安的把月子做完了。

做完月子,唐浅告诉她,她要走了。

对于她的帮助,秦瞳表示很感谢,尤其是在做月子期间,唐浅教了她很多自保的功夫。

唐浅拍了拍秦瞳的肩膀,“我不在了,你可要争气,别让人欺负了!”

秦瞳挑了挑眉,像是在说,我才不会被人欺负呢。

也是变相的,让唐浅放心。

唐浅真的走了,她的房间里,突然只剩下她一个人。

不,她不是一个人,她的宝贝还在远方陪着她。

一年后,突然有人替秦瞳上诉,证明了,秦若菲的死和秦瞳没有关系。

虽然证据确凿,可等诉讼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后了。

两年后,秦瞳无罪释放,除了一身病,还给了二十八万赔偿。

秦瞳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总之,她的人生又重新开始了!

萌宝来袭,爹地快站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