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捡反派的我天天逃命

叶翎出门询问了一下烛寒的伤势,回来时眉头紧皱,“你这伤的不轻啊,要不……”

说到这里叶翎顿了一下,“算了,说好到这里就分道扬镳,医药费我已经付过了,我这还有一些碎银,你拿着用吧,我们就先走了。”

本来是想把烛寒带着,因为他伤势的确不轻,留在这里恐怕会有变故。

但是……

叶翎苦笑,自己是反派啊!

把男主带着那不是带了一颗定时炸弹?

再说,谁知道烛寒跟着他们回去能不能全须全尾?

自己身为反派带他疗伤,告诉他秘宝所在,已是仁至义尽……

虽然自己很想待在男主身边玩养成,混个知心姐姐啊之类的角色保命,但是如今青言这个哥都找来了,自己不走就相当于又绑了一颗炸弹在男主身边。

根据男主天降大任定律,跟在男主身边肯定危险重重,万一到时候烛寒金身不死,他们两个炮灰先没了那多憋屈。

想到这里,叶翎无比蛋疼地看着烛寒,“你可一定要记得我对你的大恩大德啊!”

说完,叶翎咬牙离去,徒留面色复杂的烛寒躺在医馆。

“既然你喜欢他,怎么不把他带回宗门?即便你想留下陪他疗伤也不是不行,我们目前的行程并不算紧凑。”

看着一脸不舍的叶翎,青言颇有些不解。

“我没有喜欢他……”不知是第几次和青言辩驳了,叶翎只觉得对牛弹琴心好累啊!

你知道你为啥会成男主的绊脚石了不!你知道你为啥丧命了不?怎么那么讨嫌啊!

看着青言一脸不信任,叶翎妥协了,毕竟没有合适的理由,青言极有可能会带着烛寒一起走……

“他并不喜欢我,我也没想强求,强扭的瓜不甜,即使把他带回去,他勉强和我在一起,他也不会真心待我的。”

看着青言迟疑的脸色,叶翎再接再厉,“所以,让他先在这困境里待一段时间,吃点苦头,他才会懂我的好,这波啊,叫欲擒故纵。”

青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欣慰地摸了摸叶翎的头,“翎儿长大了。”

叶翎挤出一抹笑,“那哥我们先走吧。”

看着逐渐远去的小村落,叶翎眸色深深。

“主子。”医馆里,原本只有烛寒的小屋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毕恭毕敬对烛寒行了一礼。

烛寒睁开眸子,“如何了?”

“主子吩咐的事已经办妥了,就是听闻主子那边出了点变故?”

烛寒挑了挑眉,“是出了点差点丧命的变故。”

“是谁?”黑衣人身体紧绷,似乎下一秒就要提刀去砍人。

“无碍,她不一定是敌人,你且下去吧。告诉其他人,休整一下,待我伤好,启程钤记谷。”

“是。”

待黑衣人消失,烛寒陷入了沉思。

叶翎明明是想杀他,却在紧要关头变了一个人似的。

明明前一秒还直呼他名,在动手之时却又问他姓甚名谁……

自己试探她,说她逼自己做童养夫明明是胡编的,她却认下了……

真是有趣……

而她所说的钤记谷,不论有没有秘宝,都值得一探,就当自己对她最后的纵容吧。

不过她奇怪的举动,也值得自己留意。

“叶翎吗……”烛寒轻轻勾起唇角,脸上满是玩味。

而此刻,叶翎并不知道烛寒的各种打算,反正藏宝地址告诉他了,去或者不去,那就是烛寒自己的事了。

她现在只是无比庆幸自己是个取名废,所以什么谷什么山,藏宝之处的地址在所有小说里都是一模一样的,这才能记得那么几个藏宝地点。

不过也造成了现在她对于剧情模模糊糊的窘况。

这也是把双刃剑啊。

“哥,我们现在要回宗门吗?”叶翎没精打采靠在青言胸前,马儿走得慢,她昏昏欲睡。

“我们要去一趟钤记谷。师尊让我们去那里探探。”青言轻轻说,语气中带着笑意,感受着胸腔的震动,叶翎差点跳了起来。

“去哪?!”

“钤记谷啊,你应该没去过,我也没去过,不过这次师尊有令,让我们去钤记谷带一物回来。”

叶翎:……我不记得我写过反派去钤记谷的剧情啊。

钤记谷不是主角崛起之路的基础地图吗?为什么会有反派去当绊脚石啊!

“哥,要不我们……晚点再去?”叶翎斟酌着轻轻开口,至少要等男主顺利拿走宝物再去啊。

“我们此行虽然不急,但是师尊交代的任务,还是早些完成比较好。”青言腾出手摸了摸叶翎的发梢。

“知道你不喜欢骑马,我们慢慢去,委屈你了。”

叶翎欲哭无泪看着前路,这不是委不委屈的问题,这是能不能活命的问题!

你个大猪蹄子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叶翎此刻十分希望烛寒全当自己是在开玩笑,或者他能意识到自己的话不是开玩笑。

总之就是,烛寒最好可以火速去取了宝物离开或者直接不去钤记谷,千万不要碰上啊……

几日的舟车劳顿,叶翎越来越倦怠,倒是把这紧张的情绪消化得差不多了。

所以当她看见钤记谷前那个白衣少年时,只是勉强扯出一抹笑。

呵呵。

去你大爷的主角光环!

去你大爷的剧情扭曲,这个剧情线算是彻底崩了。

“咦,这不是猪兄吗?”青言远远看见那个人,轻声询问。

叶翎干巴巴地笑着,“呵呵,是呀是呀,就是那只猪。”

来到钤记谷前,青言看着已经注意到他们的烛寒,招了招手,“猪兄,好巧啊,不知你来此地所为何事?”

烛寒看着恨不得把自己都缩进青言怀里的女娃,挑了挑眉,“佳人有约。”

在青言继续发问之前,叶翎先跳下了马拉住烛寒的手臂。

“和谁有约都不如与我有缘呐!几日不见甚是想念,哥,我和他说几句话!”

边说着叶翎脚底抹油把烛寒拉走了。

青言眸色深沉看着烛寒,眼中满是警惕。

“你怎么现在才来?”叶翎气呼呼地瞪着烛寒,瞧瞧,都怪他一天慢吞吞的,不然怎么会这么赶巧?

“在下伤势刚好就来了,娘子怎么还嫌弃在下。”烛寒挑了挑眉,语气中却满是委屈。

“……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娘子,我哥现在又不在。”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阳奉阴违的人?”

“是这个问题吗?!”叶翎表示人都气傻了。

错捡反派的我天天逃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