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族大佬他又吃醋了

八月中旬的早晨七点依旧有些许的灼热,那略显的刺眼的阳光的余晖透过封闭性不是很好的玻璃窗外斜斜的打入。

似乎是被这刺眼的阳光的余晖刺得有些不耐烦,昏睡中的人虽是没舍得睁开眼,可到底也是用那白皙如肌玉般的手背轻轻的搭在了微微卷翘睫毛上面,敛去了那余晖……

直到……

一阵阵急促的似是要催人性命的手机铃声响起过后,昏睡中的人儿带着些许不耐的起床气,秀丽的眉宇微蹙了蹙。

她如同诈尸一体双眼呆呆的直直的坐了起来,她连余光的眼神都没抬直接的自一旁的柜台的上面顺过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顾清瞳,你是不是在大城市混了几年就飘了?连你老子的电话都敢挂是不是?”

电话那端的声音犹如平静的湖面突发惊涛骇浪一般的朝着电话这端的顾清瞳的耳膜处狠狠的穿透了过来,惊得顾清瞳那双懒散的眸底迷迷糊糊的睡意瞬时消了个差不多。

她听着那端的怒吼,眸底没丝毫的情绪,如同一莫得感情的机器人一般,口气清淡。

“很忙。”

她这清淡的两个字似乎是一下子将对方的忍耐度给挑破了般,紧接着手机那端迅速传来了又一阵怒吼。

“忙?你一个十七八线的小明星,有什么可忙的?你……”

阵阵毫无感情的话语夹杂着的是满目的嘲讽,满目的鄙夷。

女孩儿薄薄的唇微弯,还真是她的父亲呢,连戳她的痛处都戳的如此准确,直击心脏!

“顾义良,有什么事,便说。我,没有什么时间听你说这些废话……”

“顾清瞳,你,你这个孽女,你……”

顾义良怒言怒语再次响了起来,顾清瞳这会儿听得已经是有些不耐烦了,她纤细而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按了按眉宇,口气依旧清淡。

“行了,说正事儿!”语气已然有些不耐。

“依旧是昨天的事情,你二姨家的表妹出国留学需要二十万,你赶紧的给我打到我的卡上,你二姨……”

电话那义正辞严中透露着理所应当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便就被顾清瞳清淡的话语所打断,她按了按紧蹙的眉心,没有丝毫犹豫的启声。

“不可能!”

清清淡淡的如同覆盖上了一层层薄冰般的三个字自顾清瞳薄薄的唇中不留任何商量余地的吐了出来,气得手机那端的顾义良脸色当即大变。

“你这孽女,怎么就这么没有温情劲呢?灿灿她不是你的亲表妹,你现在帮她一把,怎么了……”

顾义良吵吵杂杂的话语依旧不断在絮絮叨叨的说着,突地,耳边响起了一道似是嘲讽般的低低的冷笑……

“顾清瞳,你笑什么?还不赶紧将钱给我打过来?”顾义良步步紧逼张口闭口就是钱,那尖酸刻薄的眉眼之中丝毫的没有一个身为父亲心疼自己漂泊在外的女儿的模样……

“顾义良,那刘灿灿是父母双亡了?还是她手脚残废了,生活无法自理了,你就由着她这么坑?”

明明是听起来很是愤怒的话语,顾清瞳却偏偏说得那般清淡幽冷,情绪更是无丝毫的起伏。

这般清冷寡淡的模样就好似是她已经应付这种事情无数次了似的……

“顾清瞳,我可是你的老子,我让你给我钱你就必须得给,听见没有?”顾义良怒不可遏的声音自手机那端愤愤的传了过来。

“呵……”

又是类似方才那般嘲讽而又略带些轻狂的低低的冷笑声响起,须臾,冷唇轻启:“对,您是我的老子。可我,不是那刘灿灿的祖宗,她也不是我孙子,我不能惯着她,对吧?”

“顾清瞳,你这个孽女,听你这意思你这是不给钱了是不是?”

“我亲爱的好父亲,你应当智商没有丢在茅厕里面才是!”清清淡淡的话语间夹杂着一抹幽冷。

“你,很好,很好,以后,你就死在外边吧,这里你不准再回来了……”

音落,伴随着手机那端的主人怒意响起阵阵嘟嘟的挂断的声音。

顾清瞳缓缓的放下了手机,唇角微勾,他当真还真的以为她还在乎那个家吗?

顾清瞳将手机随意的丢在了一旁,愣了愣神,发了一小会儿的呆便就起来准备前往洗手间里面洗漱,岂料……

顾清瞳的眸子里面闪现而过一抹惊愕的光芒,她这屋子里面冒似是没有买什么玩偶之类的吧?

可是这脚下的温温软软的触感是怎么回事儿?

顾清瞳整个人有些机械的试探着用脚踹了踹她方才觉得有些温度的莫名其妙的东西,或许是脚下的动作太重了的原因那侧躺在微凉的地板上的人幽幽的转醒。

他揉着被踹得有疼右侧脸,目光幽幽的盯着眼前的脚丫子,而后,毫不犹豫手握着顾清瞳的脚腕给拽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被人狠狠的一拉,顾清瞳有些蒙的下意识的喊叫了一声。

下一瞬,顾清瞳稳稳当当的落入了一温暖的怀里面,顾清瞳当即的抬眸的同时一道痞里痞气的带着些许的邪肆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怎么?老婆大人,这大清早的,你方才这是要谋杀亲夫的节奏,嗯?”

男子的声音里面犹如那黑暗无际的深渊里面练就出来的般,低沉间却是含带了丝丝不羁的蛊惑的力量。

顾清瞳被男子话语里面的‘谋杀亲夫’四个字给雷得个七分呆,三分傻,她抬起了眸幽幽的盯着面前的这个满口胡说八道的人。

“你,是从哪所精神病院出来的?”

她清淡且一本正经的话语令唇角微微上扬着痞里痞气笑意的男子不由笑意变得僵硬了起来,他轻抬起手,微挑着她光洁白皙的下巴……

“老婆大人,请你看着我这张脸,拍着你的良心告诉我,这世上有你老公这般清隽俊逸的神经病吗?”唐煜强忍着想着要揍这顾清瞳一顿的冲动,扯着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听之,顾清瞳一时默然无语。

狐族大佬他又吃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