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想打扰我修仙

修仙界,万窟山。

渡劫大阵中一身玄黑法裙女子,黑发如瀑的披散在肩头,脸色苍白配上黑色系的一身,更显得她面容精致,美艳不可方物。

然,此时她头发有些凌乱,嘴角边一抹猩红血色被她抹去,抬头看看天上的雷劫翻涌,眼看最后一道雷劫就要劈下,只要扛过了这道雷劫,她就能突破化神飞升魔界。

然这雷劫还在不断的翻涌汇聚

“呸!该死的炼狱雷劫,来吧!老娘挺的住!”开口毁所有……

雷劫睥睨着她似乎是在冷笑,水缸粗的紫色雷劫,裹挟雷霆万钧之势朝她兜头劈下,似乎是下定决心,非要将这逆天而行的修魔者给劈死当场才能以证天道。

沈紫玥修魔三千年,人称紫玥魔尊,其中经历多少坎坷自是不必说,要说能说上个百八十年都说不完。

她是个修魔的魔修,至于有没有做过坏事?

别问,问就是没有!

见过天天做好事的魔修么,早成佛去西天了,但她真不是坏银,真滴!

前面的魔丹雷劫,魔婴雷劫,化神雷劫,都一路渡过来了,轮到飞升雷劫她难道还能挺不过去?

祭出她所有家当,甚至将从老和尚那里弄来的舍利子都给扔了出去,就为了抵御这次雷劫,面对雷劫不能怂,只能正面刚!

然后,好像没有刚过……

眼看自己所有家当在半空被雷劫给劈的粉碎,渡劫这种事没得躲的,只能义无反顾的冲向兜头劈下的雷劫。

只是!这雷劫中怎么还有别的东西?石头?

我擦,这是犯规吧!

念头才一起,下一刻就没有了意识,她估计是身死魔消了。

远处围观她渡劫的人却是没有看到,紫色雷光中一块黑色只有拳头那么大的石头,伴随最后一道紫雷一起砸向正渡劫的紫玥魔尊脑袋。

炼狱雷劫过去之后,一切归于平静,围观的化神尊者和魔尊等无不感慨,修仙界一大祸害竟然没有渡过飞升雷劫,真是不知道该可惜一代女魔头就此身死魔消。

还是该拍手称快,普天同庆,活该如此!

众人散去后,就在这万窟山上空,随着空间一阵波动,忽然凭空出现一位身穿玄白仙衣鹤敞的青年男子,这男子面如冠玉俊朗非凡,一身神仙气质更是清俊卓越,精致眉头微蹙,面色冷凝的观察一番周围。

只见他抬手,那白玉修长的手指掐动两下法诀,瞬间就在这万窟山上空布下一道不知名的法阵,随着法阵大成,一道黑色流光猛然间冲天而起突破阵法,飞入天际消失不见。

布阵的神仙男子见此,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白光追着那黑色流光消失在天际。

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紫玥魔尊,不知道她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就听耳边一个妇人在一边哭一边喊

“四丫啊四丫,我的四丫儿你怎么那么命苦啊?出生就被狠心的父母抛弃,跟了我这个没用的娘啊~不能护着我的四丫,让你这么早就夭折~娘的心肝啊~

南来北往的神灵啊,你们开开眼吧,我家四丫命苦啊,四丫啊~别离开娘啊!四丫呜呜呜~”

一阵清风拂过在场众人,沈紫玥听着这一边哭一边说的,懵逼,她这是被雷劈出幻觉了?

可这哭唱声就在耳边,而且这妇人还一边哭一边拍打自己,这被拍打的痛觉是真的

“噗!咳咳~”

这一下拍在她心口上,将她给拍的忍不住咳嗽起来。

就听之前还只有一个妇人的哭声,这会儿变成了一群人的叽叽喳喳

“没死,没死呢!”

“哎呀,这是还没死透还是诈尸哩?”

“是没死吧,三婶子你快看看,你家四丫好像还没死呢!”

“刚才不是说没气了,这会儿咋又活了。”

“我看的真真的,是三婶子拍着拍着就拍活的,估计刚才是背气去了。”

还有急切中带着些释然的妇人声音

“对对,可不是没死呢,哎呦,我说三弟妹你可不能冤枉我家大丫她们,你家四丫这还没死呢!咋能说是我家大丫她们害死了四丫呢?”

紧搂着自己的妇人这才松开了紧紧抱着自己的胳膊,被松开的紫玥魔尊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才要放出神识查看一下是怎么回事,就感觉脑海里一阵记忆涌来。

瘦小的七八岁女童,生活在一个叫梅花村的地方,梅花村,因为这山上的一片梅花而得名。

这小女孩儿竟然没有名字!就叫排行的四丫,然后还是老沈家三房从河里捞上来的,好吧,虽然是从河里捞来的可沈家三房夫妻对她是真不错。

就是记忆中这沈家人都不咋地,尤其是沈家大房的两个女孩子经常欺负她,还有沈家二房的一个也是。

这三个女孩儿经常欺负她不说,这次四丫就是被她们给打的头磕在地上,然后一命呜呼的。

当然也有她吃的不好,身体太瘦弱的原因,这沈家三房夫妻对她再好也不能时时看护她,而且沈家三房竟然没有一个亲生孩子,只有她一个捡来的孩子,在沈家的地位本来就低。

妇人抚摸着她的脸一脸的疼惜,尤其是看到她额头上的那块伤口时更是心疼的眼泪在眼里直掉

“四丫,你真没死?快给娘看看,四丫,怎么样?头疼不疼跟娘说。”

“我,”

“哪里疼?头疼是不是?身上呢,身上还有没有哪里疼不疼?”

沈紫玥现在浑身僵硬,她都多少年了没有被人给这么碰触过,还又是摸头又是摸身的,已经不知道什么表情好了,想要扯出一个笑,却笑的有些僵硬。

实在是这小丫头的记忆里就三件事,干不干活都吃不饱,被堂姐欺负没处说理,然后就是这沈家三房一对父母对她的疼爱了。

他们的疼爱是她短短人生中唯一的温暖阳光,而自己是怎么回事?渡劫失败了?

还是,这其实是自己的心魔劫?应该不是心魔劫,毕竟疼痛感都是真实的,而当时的情况她自己也知道活不成了。

开口声音有些干涩的道:“头疼!”

头是真疼,这小丫头的头磕在石头上,伸手摸一下位置,这位置,应该是跟自己被那雷劫中夹带的石头砸的位置差不多。

总有人想打扰我修仙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