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春

不能慌。

林宜佳对自己说。嫁人五年余,没了父母姐姐们的时时刻刻的爱护,她已经慢慢成长,已经不再是喜嫁时那个懵懂天真的少女了。

林宜佳慢慢停止了抽噎,眼泪也渐渐不再不由自主地落下来。

她十分乖顺地躺在榻上,让父亲替自己细心地盖上锦被,又乖乖地让父亲喂了药,而后又张嘴含了一个梅子,心绪一点一点地平静了下来。

她有注意到:端药进来的是蓝田。

此时的蓝田,干枯的头发才勉强抓一个还双螺髻,小小的干瘦的身体、面带菜色的黑丑丫头。而不是,姿容秀美,却留着妇人头、低眉顺眼地侍候秦明远,一心为了自己能够林家生活的更顺心而尽心谋划的那个通房丫头。

看到此时的蓝田,想到之前……林宜佳的眼泪差点儿又没有忍住。

她在秦家……她在秦家……

以她林家女的身份,下嫁到秦家那个没落勋爵之家,生活的不顺心之处……还不是因为孩子!她嫁到林家五年,竟然没有传出半点喜讯!三年无出,她的婆婆要给秦明远安排了暖床丫头,她根本就不能有半点不满,而且还要检讨自己的“过失”,欢欢喜喜地谢过她的“赏”!纵然她的母亲那般的疼爱维护她,那样的情况下也不能说什么!

谁叫她不能生!

秦家只剩下秦明远一根独苗,总不能断人香火!而且,不过是暖床丫头,还不是正经姨娘呢,而且先还用着药呢,已经给足林家面子了!

但又两年过去……不用婆婆开口,林宜佳也没有任何选择余地地,给两个暖床丫头停了汤药。

而眼见着秦明远的两个丫头前后脚地、迅速地有了动静,蓝田替自己着急,才是硬生生地推了她的好亲事,又将她的卖身契还给了自己,做了秦明远的通房!

“……小姐,若是我有孕,您就也假装有喜吧。而后我们到夫人的庄子上住下,直到奴婢生产为止!若是奴婢生出儿子,小姐您就说自己产子,就再不怕其他了!有了小少爷,奴婢也就能含笑了……”

蓝田的意思,是有了小少爷,她就会含笑自尽,以免将来有可能生出的风波……至于选择林夫人的庄子,则是因为,以林夫人的精明能干,自然能够护住她们秘密周全!

林宜佳当然不能答应。

但是蓝田铁了心,私自见了自己的母亲,回来后就进了秦明远的书房……

真是个傻子!

一个秦明远,搭上了自己还不够,为何还要搭上那么好的蓝田!

林宜佳忍住眼泪,也忍住没有唤蓝田。她缓缓地嚼着糖渍梅子,直到甜味尽去,梅子本身的酸味也让自己的口舌生了津,这才将嚼烂了的梅肉咽了下去。

果然,口中原有的苦味已经模糊了。

就像之前的痛苦,之前那种种的过往,仿佛只是一场梦境——梦醒后才没一会儿,梦中的内容就已经记不清晰了。

记不得了也好。

那样的“梦”……林宜佳绝不希望“将来”再是那样的,所以,她宁愿记不得。

“爹爹,您今天庚岁多少来着?待六儿好了,一定给您寻一件您满意的寿礼!”林宜佳扬起脸,软软地问道。虽然没有看镜子,但林宜佳知道,自己肯定也不一样了。

林世卿闻言哑然失笑:“你这个小家伙,连爹爹的年龄都不清楚,还想表孝顺呢!喏,爹爹今年正值不惑,就等着我家六儿的礼物!”

说着他摸了摸林宜佳的脑袋,含笑道:“当然,六儿好起来,以后都健健康康的,就是给爹爹最好的礼物了……”

“爹爹放心,六儿很快就能好了。”林宜佳语气肯定,声音中透着她都能听出来的欢悦:“但给爹爹的礼物还是不能少的!您只管等着看就是了……”

林世卿听了不免哈哈直笑。

两父女又说了一会儿话,林父到底是惦记着林宜佳久病初醒,很快就止了话题,哄了林宜佳静心休息。看到林宜佳双目合上,又等了一会儿,听到她呼吸均匀了,这才小心地替林宜佳掖了掖被子,下了马车。

“……今天就不再走了,就在这里扎营休息。若有短缺的,就近去买就是。六小姐已经醒了……这一路已经遭了罪,也不差这三两天的功夫。”

林世卿吩咐完下面的人,瞧见他们面上都是忍不住的为自己的小女儿露出的欢喜之意,嘴角也忍不住有些微微翘起来。

能醒,也就是熬过来了,眼见着就能好了……六儿这一劫,就算了过去了,但愿以后万事顺遂……林世卿看到自己新收的弟子手提竹篮,还在车厢不远处静立等候,而且也不曾有任何窥视车厢的动作,他点点头,示意一直伺候在车旁边的蓝灵将其手中的竹篮接过,面色温和地道:“你有心了。”

秦明远正要说什么,正在这个时候,一骑行云而来,高头白马上的玄衣公子翩然下落,仪态潇洒地向林世卿行了礼,道:“老师,我朋友有个庄子就在附近,听说里面生活设施都是齐备的。不若我们到他那里歇几天。有了正经住处,对小师妹的身体也好。”说话的时候,他还对着秦明远点了点头。

林世卿听过则是微微思忖,问道:“是谁家的庄子?”

“是武兴候府小公子名下的。”宋阶笑道:“小北和我处的来,那庄子我也去过两次,原是老武兴候夫人的,小北得了好几年了,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庄子不大,却是有几口好温泉……我听说小师妹已经醒了?”

林世卿点点头:“还要多谢你送来的几颗好参。”

“老师见外了不是?”宋阶潇洒地朝林世卿拱了拱手,并不多同林世卿说客气话,转而继续道:“小师妹在广州府长大,乍一回京,定然是不习惯京城气候的。京城的冬天可冷的很。她大病初愈,身体更是要认真调养一番的。姑娘家家的,本就受不得半点儿寒,更何况如今这个紧要关头。”

宋阶说话时候的神态轻松熟稔:“我已经打发人快马回京去只会小北,就说借了他的庄子一冬用一用,谅他也没有二话。他的就是我的,老师万不能和我客气。”

说的好像是真的似的。像他口中说的“一冬”,不是指一整个冬天将近两个月的光景,而只是两天似的。

林世卿不由笑了起来,点点头,道:“那,就听你的,今晚咱们就在那歇着。至于借温泉过冬……待我问过了你师母再决定吧。”

宋阶毫不在意,笃定地道:“师母必会同意的。”

林世卿摇摇头不答,朝他的两位学生点点头就转了身重新吩咐车队行动了。待吩咐过之后,看见那两个新收的丫头从林宜佳的马车上轻手轻脚地下来,点着头在他面前站定,林世卿淡淡地道:“你们身为小姐身边的丫鬟,却让主子落了单,这就是失职。念在你们初来规矩上有所不清,就三天黑屋,待你们小姐病愈之后就去找夫人身边的关嬷嬷领罚吧。”

蓝田和蓝玉两个连忙低声应是,神色间也是懊悔的很。

林世卿嗯了一声:“小心侍候着。”

蓝田和蓝玉两个,此时还叫田妮和玉丫头,并不是林家的家生子,而是因为林宜佳在路上突然出了痘,随行的一时没有合适的侍候人选,从人市上现买来的。两人幼年都出过痘,因而不怕传染。

只是两人新来,虽然做事勤勉,但在大家规矩讲究上却是欠缺。比如这不能让主子落单这一项——主子娇贵,大家姑娘尤为娇贵。这一落单,万一遇上些什么,或者是被人算计了去呢?那后果……

林世卿微微摇摇头。

这一路他冷眼看着,这两个丫头本性都是不错的。也肯用心学。回头放在夫人身边好好调教了,再给六儿吧……又抬眼看见宋阶揽着秦明远的肩膀,混不管秦明远的万分不自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由的又微微摇了摇头,转而去寻自己的夫人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