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心

风雨交加的夜。

天地间黑漆漆一片,远处有昏黄的灯光晃动,左明崇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扯唇笑了。他就快到达约定的地点,见到他心爱的姑娘了。

左明崇把雨衣下的包搂得更紧了,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

等会到了三号码头与心上人汇合后,他们就要携手闯天涯,过他们的幸福生活了。

此刻在与三号码头相隔较远的一号码头上,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码头工人房的屋檐下,屋檐很窄,雨飘进来,打湿了姑娘的头发和衣服衣襟,她浑然不在意。

姑娘身边除了稀稀拉拉几个等着坐船的人外,伴着她的只有她面前不远的灯柱上那盏昏黄的灯。

凄风冷雨中,姑娘拢了拢双臂,身子不由自主地颤了颤,但是她的脸上却带着笑,一双如星子般的妙目中满是期待,在黑夜中正闪着光,心里则充满了欢欣雀跃。

又等了一会儿,姑娘抬起手上的夜光表,借着码头灯柱昏暗的光线看了看,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明崇怎么还不来啊?

难道明崇被他家里人扣留了?

她的心一下提了起来,使劲晃了晃脑袋,望向黑沉沉的雨帘,希望能看到他从雨中走来,像个披荆斩棘的英雄一般来接她……

左家别墅,奢华的客厅内,左家的当家人,左明崇的父亲,左峰全坐在沙发上正悠闲地品茶,左明崇的母亲左夫人似乎有点不安,走来走去,很是焦急。

“夫人,你转来转去的晃得我眼晕,快坐下吧。”左峰全放下茶杯,招呼妻子坐下。

左夫人斜睨了他一眼,忧心忡忡地说:“阿全,那事不会有不妥吧,要是被明崇发现了,他会恨死我们的。”

“你就放一百个心,我安排得天衣无缝,他怎会发现?我哥这个私生子上个月才认祖归宗,还没有外人知道,他和明崇有九分相似,再刻意打扮下,与明崇基本上没有区别了。

今天又是这样的雨夜,那丫头发现不了的,哈哈哈,只能说老天都帮忙,几天都没雨,你看,今天就下了。

再说,汤家不还有你的内应吗?里应外合的,这事不可能不成。哈哈哈,哈哈哈……”左峰全说得胸有成竹,笑得有些大声。

被丈夫的话安抚,左夫人坐到了沙发上,点了点头,也跟着笑道:“也是,汤美然这个内应事无巨细都要跟我汇报,不过,这小蹄子打的什么主意,我可是清楚得很,等这事成了,我们赶紧让明崇回国去,省得她妄想做我们的儿媳妇。”

左峰全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汤美然也不瞧瞧她是什么德性,我们左家的门她还没资格进!

码头上,姑娘又看了看表,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了,明崇还是没有出现。

周围的人陆续上船走了,只剩她一人还等在码头上。

明崇平日里约她都是守时的,而且对她的承诺不会食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姑娘很快为明崇想好了借口,在心里碎碎念了起来。

对了,美然亲自把信送到了明崇手里,所以不会有差池的。

这般想着,姑娘悬着的心落回实处,展眉舒目,唇角噙上了一抹笑。

等自己和明崇安定下来,再向父亲请罪,父亲最是疼她,会原谅她的;还要谢谢美然,这次多亏了美然,她才能下决心与明崇私奔。

美然是她的妹妹,但不是亲妹妹,是继母带来的,比她小一岁多,温顺善良,她和美然相处的跟亲姐妹一样。

想到这里,姑娘发自内心地笑了,笑意写满了清丽的脸庞。

而此刻她所处的房子后面不远处,几条黑影如鬼魅般出现,他们悄无声息地停了下来。

处在中间的黑影比了个手势,他身边的几个人便四散开来,蛰伏在暗处的角落里去了。

“咳,咳,咳咳,欣然!”突然出现的几声咳嗽声之后,姑娘听到自己的名字,只是喊她名字的声音带着沙哑,不是明崇那清亮的声音。

但她抬头看去,却是她熟悉的身影,正撑着伞,从雨中向她走来。

来人停在背光的暗处,佝偻着身子又开始咳嗽,一声一声,还带着喘息的鸣音。

哦,是明崇,大概是感冒了,所以声音都变哑了。

“明崇,你来了!”巨大的喜悦冲击着汤欣然,她迅速撑开伞迎向左明崇。

左明崇还在使劲咳嗽,汤欣然忙扔了自己的伞,钻到他的伞下,抬手给他顺背:“明崇,你生病了?”

“不碍事,就是感冒,来之前还在发烧。”好一会儿,戴着口罩的左明崇才止住了咳嗽,闷着声音回答了汤欣然。

汤欣然踮着脚探了探他的额头,触手滚烫,立刻担忧地嚷了起来:“明崇,我们今天就不走了,你病得这么重。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走。”

左明崇又咳嗽了一阵,汤欣然手忙脚乱地帮他拍背,听着他让人揪心的咳嗽声,汤欣然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催促起来:“明崇,咱们现在就去医院看病。”

左明崇没动,突然扔掉了自己的伞,任凭雨水冲刷他和欣然。

“明崇,你怎么了?”汤欣然以为左明崇病得连伞都握不住了,声音都带了哭腔,一只手扶着左明崇,一只手试图去把伞捡起来。

左明崇制止了她的动作,和她拉一些距离站定开了口:

“欣然,我,我对不起你,恐怕不能按计划行事了,我们的事我父母知道了,他们坚决反对,我母亲,她,她说,要是我带着你私奔,她就不活了。”

一口气说完,左明崇又开始剧烈咳嗽。

汤欣然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刚才明崇跟她说的话是开玩笑的吧?

但是咳嗽完的左明崇,忽地扯下口罩,对着她鞠了一躬:“欣然,都是我的错,你忘了我吧。”

说完,他踉踉跄跄地朝灯柱跑过去。

汤欣然没动,她觉得自己的力气被抽干了似的,连抬脚都抬不了了。

倚靠在灯柱下,借着昏暗的光,汤欣然看到左明崇的脸苍白而扭曲,然后他重新戴上口罩,仰头看看天,发出撕心裂肺地哭声。

他的哭声里含着悲愤,含着无奈,含着痛苦,含着哀伤……

这是汤欣然听出来的,与此同时,泪水从她眼中肆意涌出了。

她和明崇终究是抵抗不过命运的摆布啊!

“明崇,我不怪你。”汤欣然喃喃出声,可是她的声音低如蚊呐,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