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虚无神系统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大虚无神系统

评分 10
作者:I是老李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9456次点击 / 2021-03-30 01:29:56

龙天宇…    一个孤儿……    在生命的最后得逆天机遇……    他要做的而已在无尽的位面浪漫邂逅一个又一个佳人,给她们爱和幸福和快乐……    顺道……再拯救他们一下宇宙。   大虚无神系统“总算完成这该死的‘十滴血’任务了。”。



  ……

  小女孩看着仿佛见了鬼的龙天宇,眼底闪过一丝的狡黠,一丝的捉弄,轻轻地点了一下小脑袋。

  “我姓龙,你就跟我一样姓,曦儿…龙曦儿,你的名字叫龙曦儿,行吗?”

  等等,我怎么感受不到自己的死亡时间了。

  舒适!

  龙天宇迫不及待地地问道:“你是谁?”

  如此地循环往复…

  这时…

  而且,小女孩的声音也瞬间抚平了有些做火入魔,也有些错乱的龙天宇。

  龙天宇还了解了这套服装的不凡之处,这套服装可让龙天宇保命三次。

  没错!

  而且,社会上也有许许多多的爱心人士建造了孤儿院、收留所。

  至于龙天宇为何纠结这个,或许是心底的某种渴望、期待吧。

  龙天宇全然不知他居住的十数平房屋的正上空正发生着一幕天地异象——

  但是,龙天宇一点也不害怕了,反而有种解脱之感。

  “呵呵!”

  “曦儿…曦儿…龙曦儿…”小女孩低头在那喃喃念道。

  要知道,龙天宇现在无比渴望地能够活下去,比任何时候都要渴望…

  龙天宇蹲下身,柔声说道:“我可以给你取个名字吗?”

[展开]


虚无至尊系统免费阅读  虚无至尊系统小说  洪荒之虚无系统  鸿蒙之虚无系统  大虚无神系统下载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I是老李
I是老李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I是老李
,随即&无神系

  龙天宇先是呢喃了一声,随即问道:“大虚无神系统是什么?还有你可以现身吗?”

猜你喜欢
让我来毁灭世界
10008 人在追
为什么?为什么反派都得死?  我李疯不服气!  彻底毁灭世界!从我干起!  因为说,世界哟~你想怎么死? 让我来彻底毁灭世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李疯喘着粗气,原以为这个反派就要出手,结果却……。
回朔进行时
13713 人在追
科技和魔法;历史和神话  错综复杂的下,我惟有为王或被为王  昨日,命运的石轮在旋转!  “如不不允许停下来,就始终走一直这样吧” 回朔通过时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台下,无论是左边身着白衣大袍,头发蓬松,留着长发和满脸胡须,分不清面容,只显深深黑眼圈的科学家们;还是右边清一色正统军装的将士们都纷纷望向中间的青年。。
曾想与你度一生
7117 人在追
金典小说《曾想与你度一生》是君知否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是贺晨曦方云深,内容主要讲:红叶山庄庄主之女贺晨曦新婚之日本,爸爸被新郎官方云深杀,并强要了贺晨曦。贺夫人被方云深下蛊,贺晨曦不得不再次委身于方云深,换来解药。就在他准备报仇的时候,贺晨曦发现自己孕妇。他想用布将孩子勒掉,被方云...贺晨曦眼睁睁地看着原本此刻应该跟她站在一起敬茶的方云深,一把将那把匕首刺进了她爹的小腹中,有些不敢相信般地抬起头,“方云深,你在干什么?”。
调教绝色小娇妻
7092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夏季季易凤江梦儿的小说叫《调教绝色小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空气中氧气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夏季季易凤: 小丫头,你八周周岁时我就喜欢上你了~~ 我堂堂夜氏国际总裁从二10二周周岁等你至三10二周周岁。10年后,你竟然敢不爱我? 一次次给我承诺的人是谁?一次次打破承诺的人又是谁? 你说你失...“这样,也挺好。”夏易云笑笑回应。又满脸玩味的看着顾少阳:“下一个,不知道是谁定下终生呢……”。
逆世之永恒星空
14464 人在追
在地球联军远征军的步伐越过银河向更深层次的宇宙前行时,做为万族监狱里待遇十分非常特殊的一名奴隶,洛沃做为炮灰团的一员,直接加入了第一代“逆世”远征军联军,就了跨越星际的探索。  什么,你说逆世远征军像是玩游戏?  或许吧,虽然,这个游戏但是会死人的哦。“咳咳···”我艰难地掀开地下室的铁门,一阵烟尘飘落,让我不禁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蹒跚着从已经断裂的楼梯爬上去,寒风过处,满目疮痍。。
最爱的,徒劳无功
11145 人在追
主叫傅煦林栀的小说叫《最喜欢的,徒劳无功》,本小说的作家是静歌曲曲歌曲曲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你配提同生吗?林栀定住。反手擒住他的手腕,迫使他跪在地上,“怎么,敢玩去世我弟弟,不敢面对?“我没有……”林栀忍着疼,乏力地辩驳着。撕碎他的衣服,他钳住他的双手,举过他的头顶,垂着的右手粗重地玩弄他,...“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