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在夜色中的玫瑰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绽放在夜色中的玫瑰

评分 10
作者:妖妖
分类:都市小说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23681次点击 / 2021-04-01 06:23:57

老公与好闺蜜的背叛再先,部分设计设计陷害我在后,逼我沐浴净身出户。顾忆深在我最需帮组的时候会出现......自此,我学会了了仗势欺人,也体会到了何为人上人……某天,想溜之大吉,却在我还懵着的状态下,徐帆拉着我的手在餐桌边坐下,邀我共进烛光晚餐。抵不过浪漫和开心,我和徐帆共饮了几杯红酒。。



目光跟随了一小会,我看不下去了,胸腔内往上翻腾起一股恶心。加之药性的催使,一阵晕眩袭来,我的脚往前窜了一截,上半身也跟着去了。

“我还有更混的招,你要不要试试?”

“王漫妮,这里是我家,我要不要坐下吃饭,要你多嘴吗?”

我说:“我有事,我需要你的帮助。”然后我就像是一头饿疯了的狼,向对面的男人扑过去。

“房子和汽车是我和你结婚后买的,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就算要离婚,我也应该得到属于我的一半。”

我刚想冲进去,里面又有声音飘出来。

徐帆撕破脸说:“不签,那我们就起诉离婚。不过,各项证明我样样都有,即便是闹到法庭上,你也是败诉。而且这么一闹,你离婚的事情就众所周知了。你妈身体不好,万一犯病,一口气提不上来,你可别怨我。”

“帆,隔壁怎么没声音了?”

“讨厌……”

明明就是他设计我,他还反过来跟没事人一样把脏水全泼在我身上。

我抚上脸颊,指腹触摸到一抹火热。抬眸,咬牙切齿说:“徐帆,你更贱。”

徐帆又扔给我一叠文件:“看看这些吧。”

后面,我还有更多脏话要骂,可是,突然间我不想骂了。

“关于离婚协议,我也拟定了一份。”

徐帆心疼了,当着我的面揽上王漫妮的肩膀,很温柔的安抚一句,然后冲我嚷嚷道:“蓝心,漫妮一番好意,你怎么能对她这么凶?你马上向她道歉!”

“贱女人,你以为我会傻到让你瓜分我的财产吗?”

徐帆被我激怒了,一巴掌扇过来:“蓝心,你真贱。”

“王漫妮,这里是我家,我要不要坐下吃饭,要你多嘴吗?”

王漫妮闻言,上前一步说:“蓝心,你别责怪徐帆,都是我的错。是我先喜欢上徐帆,徐帆……”

徐帆对我一改常态,语气倏冷的说:“你回来了。”

[展开]


绽放在夜色中的玫瑰顾忆深蓝心小说全文阅读  绽放在夜色中的玫瑰小说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妖妖
妖妖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妖妖
么关系&。”

“笑话,你自己行为不检点,出去找野男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妖妖
我妈。&在离婚

房子和汽车固然值钱,却绝及不上我妈。最终,我还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届时,我对徐帆的恨意又深了。

妖妖
看一眼&释着英

我扭头看一眼身边的男人……光洁白皙的脸庞上,由浓眉至高鼻再到性感的薄唇,一一诠释着英俊。

妖妖
?我要&易。”

“是派出所吗?我要举报。在皇廷酒店802房间,有人涉嫌色情交易。”

猜你喜欢
新婚难就
21070 人在追
小说主人公是黎筱寒阮向南的小说叫《新婚难就》,是作者银子多多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我每晚看着小三与老公在房间亲热,还为老公照顾怀孕的小三。--------------在黎筱寒婚礼当日,他的婚车出了一场罕见的交通事故。苏醒之后,他居然同意小三登堂入室,上演二女共侍一夫的戏码。他每晚看着...她在黎筱寒面前永远都是这样,显得特别的不堪一击,想到这里,心头一阵的恼恨。她慢慢的抬头目光紧盯着她:"对,筱寒,我爱向南!"。
大叔请克制
21979 人在追
《大叔请克制》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兰汐,主是苏凡霍漱清,小说主需要讲的是:传闻他是最年轻的权势通天的大角色,不近女色,连接接一点绯闻都没有。 只有苏凡才知道,传闻真的只是传闻,禁欲系大叔简直是需要了他的小命。 人之前对他颐指气使,私下把他生吞活剥,连接接求饶的机会都不给他。...
异界暗黑全职者
24188 人在追
一帮子气势汹汹的敌人扑向陈昊文,各种魔法、战气斩、箭只倾泄向陈昊文。  “瞬间传送!”只听“唰”一声,陈昊文闪到了远处。  “当心,他是个空间法师!”敌人头领再次提醒道。  “寒冰装甲!”“冰封千里球!”一个高速公路旋转的的冰球扑向敌人,并释放出出无数冰锥,敌“陈昊文,你负责游戏技能测试,务必做到每个技能都不会出错。我已经通过系统主机给你授权相关权限。”坐在上首的董事长说道。。
最爱的,徒劳无功
11145 人在追
主叫傅煦林栀的小说叫《最喜欢的,徒劳无功》,本小说的作家是静歌曲曲歌曲曲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你配提同生吗?林栀定住。反手擒住他的手腕,迫使他跪在地上,“怎么,敢玩去世我弟弟,不敢面对?“我没有……”林栀忍着疼,乏力地辩驳着。撕碎他的衣服,他钳住他的双手,举过他的头顶,垂着的右手粗重地玩弄他,...“妈妈……”。
七里香
22729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