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龙狂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猛龙狂少

评分 10
分类:言情小说
评语: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13936次点击 / 2021-05-27 06:27:46

三个月前,所以养父李富贵重病,亟需六十万的李凡,和苏沐雪假结婚,做了登门女婿,倍受污辱。他的到来,始终让苏家十分瞧不起。三个月后所以一条发错的群消息,他更被苏幕今天是他的生日,但是却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没办法,一向缺钱的他,只好通过这个方法来赚钱小钱了。。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考验我们的关系的时候到了,微信红包走一波,是多是少都无妨……”

刚要收起手机去洗衣服,又一条消息进来了。

李凡趁着拖地的间隙,连忙拿出手机在微信群里转发消息。

“你给我等着,我……”

“啪!”

苏沐雪指着李凡的鼻子吼道。

今天是他的生日,但是却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没办法,一向缺钱的他,只好通过这个方法来赚钱小钱了。

还没有等苏沐雪说完话,孙倩就像是机关炮一般的轰炸,尖声尖气。

李凡忍不住辩解道。

“每天那么多事情要做,你让我怎么出去。”

站在李凡身前的,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大美女,就算是进娱乐圈当一线女星也是绰绰有余。

“尊敬的某行用户您好,您的账户62970……由他行汇入1,000,000.00,余额为1,000,00,52.68,若有疑问,详情请咨询……”

这可是一大笔钱,能借的亲戚朋友几乎都借了个遍,没少遭白眼和拒绝,好不容易凑了十万,眨眼之间就用完了。

虽然他是苏沐雪名义上的老公,倒不如说他是一个免费的男保姆,每天不仅要照顾苏沐雪的生活起居,还要拖地,清洗马桶,在苏沐雪的面前,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我……”

李凡这才急急忙忙拿出手机一看,界面依旧停留在他刚刚转发消息的那个群。

虽然他是苏沐雪名义上的老公,倒不如说他是一个免费的男保姆,每天不仅要照顾苏沐雪的生活起居,还要拖地,清洗马桶,在苏沐雪的面前,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来人二话不说,拿起一旁的一叠杂志砸在了李凡的头上。

“我给你说,李凡这种只知道吃软饭的男人只会让其他人看笑话,你赶紧想办法离婚。”

当他无奈点开短信,看到里面的内容时,眼珠子都快要吓得掉出来了。

[展开]


勇士狂输猛龙  猛龙交易威少  猛龙狂少TXT全本下载  猛龙狂少小说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困到不想睡
困到不想睡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困到不想睡
,尖声&尖气。

还没有等苏沐雪说完话,孙倩就像是机关炮一般的轰炸,尖声尖气。

困到不想睡
,银行&会发生

连着看了短信三遍,李凡拿着手机彻底懵逼了,这年头,银行汇错款的事情竟然还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困到不想睡
剩下的&,要是

“还有,你要是给我爸妈说了我们俩之间的事情,你休想拿到剩下的钱,别忘了合同上清清楚楚写着的,要是你违约了,三百万的违约金。”

猜你喜欢
让我来毁灭世界
10008 人在追
为什么?为什么反派都得死?  我李疯不服气!  彻底毁灭世界!从我干起!  因为说,世界哟~你想怎么死? 让我来彻底毁灭世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李疯喘着粗气,原以为这个反派就要出手,结果却……。
古剑奇谭之剑破苍穹
10741 人在追
势力是打出的,资源是抢来的,美女是泡来的。闲时无事,弄个门派当个掌门,抢些资源慰劳小弟,泡遍美人生儿育女,侠者的乐趣,是无所不需要其极,仙剑仙五之剑破苍穹完美呈现出。笑看三世繁华热闹,持手中之剑,飞卢三界!-------
海贼万界卡牌系统
27678 人在追
带着卡牌系统再次穿越海贼王的世界。附身卡,装备卡,技能卡........四皇,七武海,海军,无数的天之骄子喷涌而出而出。现在的,是我的时代。(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方云在这艘商船的最下层,坐在一个矮矮的小板凳上,正用着火钳在锅炉中拨动。。
逆世之永恒星空
14464 人在追
在地球联军远征军的步伐越过银河向更深层次的宇宙前行时,做为万族监狱里待遇十分非常特殊的一名奴隶,洛沃做为炮灰团的一员,直接加入了第一代“逆世”远征军联军,就了跨越星际的探索。  什么,你说逆世远征军像是玩游戏?  或许吧,虽然,这个游戏但是会死人的哦。“咳咳···”我艰难地掀开地下室的铁门,一阵烟尘飘落,让我不禁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蹒跚着从已经断裂的楼梯爬上去,寒风过处,满目疮痍。。
最爱的,徒劳无功
11145 人在追
主叫傅煦林栀的小说叫《最喜欢的,徒劳无功》,本小说的作家是静歌曲曲歌曲曲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你配提同生吗?林栀定住。反手擒住他的手腕,迫使他跪在地上,“怎么,敢玩去世我弟弟,不敢面对?“我没有……”林栀忍着疼,乏力地辩驳着。撕碎他的衣服,他钳住他的双手,举过他的头顶,垂着的右手粗重地玩弄他,...“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