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公子只应见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建元帝挥让御医们退下,人那就也不是他们医好的,问也问不出什么,望着反会觉得碍眼。“持家是从何处找来的神医,医术竟比御医还高?”这件事钩起了建元帝的兴趣。陈总管非常很清楚建元帝的很好奇心,早已再次询问过宋府中人,可他们却也不很清楚此人的身份底细。而已后来情况“顾家是从何处找来的神医,医术竟比御医还高?”这件事勾起了建明帝的兴趣。。...

建明帝挥手让御医们退下,人既然不是他们医好的,问也问不出什么,看着反觉得碍眼。

“顾家是从何处找来的神医,医术竟比御医还高?”这件事勾起了建明帝的兴趣。

陈总管深知建明帝的好奇心,早就询问过宋府中人,可他们却也不清楚此人的身份底细。

只是当时情况紧急,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让他一试,却没想到真的救了宋老尚书一命。

“啧!”建明帝看陈总管也是一问三不知,只知道那晋大夫是个颇为好看的少年,心里好奇更甚。

手指叩击了几下桌案,建明帝开口道:“去顾府把这晋大夫给朕召来。”

顿了顿,又补充道:“把顾府大小姐也一起召来。”

自从听闻顾府二房一家落水后,他便对这顾家大小姐充满了好奇。

一个人能倒霉成这样也算是万中无一了,他是真想知道如此倒霉的人会长成什么样子。

陈总管又是一脸黑线。

传召医治好老尚书的大夫来很是正常,可您平白无故唤人家小姐来,这就师出无名了啊!

保不准让人家多想啊!

他们陛下不是暴君,可就是心思难猜,就算伺候了这么多年,他也摸不准陛下的喜怒偏好。

陈总管正愁该找什么理由去传召顾家大小姐,有小太监走进殿内通报,“陛下,平阳王府大公子求见。”

“阿凉?”建明帝墨眉一挑,眼中似闪过笑意,忙道:“快宣!”

暗朱色的殿门被缓缓推开,建明帝坐在高台金椅上,可望见浸染过风霜雪雨的青石砖路。

朱门色暗,青石色沉,而这一切黯淡消沉都终止于一抹身影的出现。

纯白色大氅几与殿外雪色相融,内里的锦衣华服似取了天际一抹浅色,蓝的极浅极淡,这般颜色也只有男子玉般的肤色能衬出其清华矜贵来。

白玉束墨发,墨发如染漆,纯粹的黑白二色却泼成了一副色彩浓烈、美到令人窒息的画卷。

有人美在皮,却失质韵,有人美在骨,气质可掩容貌。

可待男子走近,但见其貌,却只能令人平添出造物不公的懊恼,唯生惭愧。

容貌之绝,姿华之贵,普天之下,唯此一人尔。

男子抬眸而视,一双墨眸似敛尽天下风华,但要有他在,世间一切皆成陪衬。

陈总管被晃得有些恍神,即便见了许多次,可每次再见温凉公子总是免不了要惊叹一番。

每每此时,只恨自己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无法形容出温凉公子一分的姿容。

不过他胜在记性好,记得文人墨客对温凉公子的称赞——“公子只应见画,此中我独知津。写到水穷天杪,定非尘土间人。”

这般相貌姿华,的确唯有天上谪仙可与之相比。

他携冷风入殿,凉意让陈总管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不知是因为寒风刺骨,还是因为温凉身上那漠然疏离的清冷。

公子美如画,却冷若霜,眸色凉凉,似映不进半分暖意。

建明帝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封奏章,他蹙眉看着,很是专注。

见温凉走进殿内才慢悠悠的抬眸扫了他一眼,淡淡道:“可有事要奏?”

陈总管抽抽嘴角,陛下还是一如既往的爱演啊!

温凉从袖中拿出一封信笺,随手递给身边的陈总管。

陈总管望着那只伸向他的手,脑袋里不禁浮现出了陛下小库房里的那些上好的羊脂白玉,细腻的让人看不出纹理。

陈总管忙双手接过,小步走向建明帝,双手呈上。

建明帝展开信笺,扫了两眼,神色便沉了几分,抬手对陈总管道:“你先下去吧!”

陈总管心知陛下这是有事要与温大公子说,可他也有任务在身啊,便硬着头皮问道:“陛下,那奴才还去召见顾大小姐吗?”

温凉轻轻抬起眼眸。

建明帝瞥了温凉一眼,随即怒目瞪着陈总管,叱道:“召什么顾大小姐!朕怎可随意召见臣子之女,没规没矩!”

陈总管点头赔罪,心里却想,就您也还知道啥叫规矩,真是难得呢!

“那晋大夫……”

“宣他进宫吧!”建明帝随口道。

见顾大小姐不合规矩,可见个大夫总是可以吧!

“哪位晋大夫?”温凉略一挑眉,启唇问道。

声音清朗,其悦耳足以配得上其容貌之盛。

陈总管忙如实回道。

似水般的眸子微微泛起波动,略一蹙眉,温凉倏然牵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极浅的笑。

笑意虽浅,可堪比昙花一现,绝美无双。

只可惜那抹笑消逝的太快,没能被任何人捕捉。

他抬眸望着建明帝,神色依旧清淡,“若是这般,臣觉陛下不应召见。”

“为何?”建明帝蹙眉不解。

陈总管很有眼力的躬身退出殿内,命人合上殿门。

他们这些做奴才的,事情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陈总管松了口气,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来。

好在温大公子来了,陛下不再想着召见顾大小姐,不然他还要费尽心思编理由。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日渐稀疏的发顶,不由长叹一声。

这做主子的想一出是一出,可苦了他的脑袋,这头发是一把把的掉。

做太监难,做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更难啊!

乾坤殿内,建明帝冷着一张脸,开口问道:“朕为何不能召见那个晋大夫?”

温凉眸色沉沉,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陛下相信宋老尚书的病当真是因急火攻心吗?”

建明帝其实是不大信的,因为工部老尚书是众所周知的心大。

有一年冬天天冷路滑摔了跟头,手腕骨头都错位了,还不忘把打包好的肘子揣进怀里暖着。

说好听是心胸开阔,说难听了就是没心没肺。

这样的人会因为御史弹劾而气的昏厥吗?

要是说别人抢了他的肘子,气得他昏厥都比这可信!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评分 10
作者:浮梦公子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猜你喜欢
第四十二章 闹着玩
23248 人在追
陆士严却一把掐住她的腰身,强制禁锢着她,嘴角似笑非笑,似讽非讽,“怎么害怕呢?”他的眼神在这瞬间变得阴沉,目光落在江书瀚的身上。“他都说你是破鞋了,你怎么不反驳?还是说你想要坐实这个名号?嗯?”最后一声“嗯”明显带着威胁,掐着她细腰的手也在“他都说你是破鞋了,你怎么不反驳?还是说你想要坐实这个名号?嗯?”。
第十九 这是我太太
9202 人在追
“陆先生,我对我的妻子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吧?”他暴怒开口,眸色沉冷。陆士严感受着怀中女人的颤抖,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地扯了扯唇角道,“江书翰,没记错的话,初初跟你早已离婚,现在,是我陆士严即将明媒正娶的妻子。上一回在医院的话,江先生是忘陆士严感受着怀中女人的颤抖,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地扯了扯唇角道,“江书翰,没记错的话,初初跟你早已离婚,现在,是我陆士严即将明媒正娶的妻子。上一回在医院的话,江先生是忘记了?”。
第六章演戏鬼才李小姐
床上突然多了一个男人,还是只穿着短裤的,白小初失声尖叫,也是情有可原的。然而,陆士严却只是蹙了蹙眉头,而后,他取来了一副耳机,直接戴上,并且道:“叫,继续叫。叫半个小时,不,一个小时再停下来。”白小初吓得不轻,但是听了他这不甚正经的话,也迅然而,陆士严却只是蹙了蹙眉头,而后,他取来了一副耳机,直接戴上,并且道:“叫,继续叫。叫半个小时,不,一个小时再停下来。”。
鎏心
24951 人在追
为了报仇雪恨,她想办法逼近他,立誓要给他很沉重打击,便虐他、盘他、整蛊他、维修他、拾掇他……一顿操作猛如虎后,她得胜者,如愿以偿报仇雪恨。她昂着头离开了,但是后转身那一刹,泪雾蒙眼,心疼难忍,胸口处竟空桑麻的。他稳稳地地站在原处,胸有成竹地说:她会回去的,所以她的一颗心留在了。天地间黑漆漆一片,远处有昏黄的灯光晃动,左明崇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扯唇笑了。他就快到达约定的地点,见到他心爱的姑娘了。。
第二春
25695 人在追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
大神家那位又在闹海
24057 人在追
原书名《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第五家女人代代没办法活过28岁,是报应也是命。第五念做为第五家87代传人,以收伏妖魔为己任,她所以追一只千百年的狐狸精,误闯了某个人的梦境,本着救孩子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理念,在妖物的手上救了他一条小命,但是梦中拜天地不算什么,却秉持了天地,也算夫妻了。姑姑哭啼,“第五念,你是蠢蛋吗?救孩子就救孩子,干嘛在梦里与那人拜了天地,你死了之后如何入得了第五家的祖坟?”第五念没心没肺的问,“为啥?”“你了是闵家的媳妇儿了,我无论,你赶紧给我去求一封休书。”“姑姑,别闹!”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