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理不清的恩怨纠葛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建元帝虽心有难以估计,却但是垂眸望着温凉,问着:“此事你如何看?”“臣心中所想,如信中所奏。”温凉淡淡回道,他面色淡然无波,宛如一尊冰雕,也没丝毫的温度。虽然望着甚是养眼,但这冷冰冰的态度看得建元帝心底非常不舒爽。建元帝眸色一转,只淡淡“嗯”了虽说看着甚是养眼,但这冷冰冰的态度看得建明帝心底十分不舒爽。。...

建明帝虽心有估量,却还是垂眸望着温凉,问道:“此事你如何看?”

“臣心中所想,如信中所奏。”温凉淡淡回道,他面色淡然无波,宛若一尊冰雕,没有丝毫的温度。

虽说看着甚是养眼,但这冷冰冰的态度看得建明帝心底十分不舒爽。

建明帝眸色一转,只淡淡“嗯”了一声,随手拿起杯子正欲喝茶,谁知手没拿稳,一杯茶竟全扣在了桌上。

而好巧不巧,温凉递交的那封信笺未能幸免于难,晕的什么都看不出了。

“啧!”建明帝一脸可惜,叹道:“朕尚未看完,看来还是得你亲自禀报了!”

温凉抬眸看着建明帝,本就冷清的神色似乎更冷了几分,反观建明帝如常的神色下却掩着些许得意。

温凉垂下眼睑,遮住眼中闪过的嫌弃,虽是不耐,但还是开口道:“臣奉命追查徐州知府贪墨之案,徐州知府贪污十万两赈灾银两,因畏惧朝廷追责,而上吊自缢。

臣清查此案时,却发现此事有细枝末节正指向户部,正欲深入彻查,工部老尚书便突发心疾,险些殒命,着实古怪。

陛下若此时召见医治老尚书的大夫,虽无他意却极有可能打草惊蛇,倒是不如轻轻放下。”

建明帝凝眸看他,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不对,你没与朕说实话。”

温凉微一蹙眉。

建明帝勾唇轻笑,一副了然模样,“朕怎么觉得你倒是有包庇顾府之嫌?莫非……”

顿了顿,话音上扬,透着些许玩味,“莫非是因为顾家二房替你踩了木桥、遭了罪,所以你心有愧对?”

温凉未语。

温凉回京途中正要经过那座木桥,而顾府二房恰逢那日去大佛寺上香,比起温凉先一步上了桥,结果便遇到木桥断裂,马车坠河。

后来查证,那座木桥有人为破坏的痕迹,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们并未声张。

也就是说,有人想要害温凉,却被顾家二房顶了难。

而那个救起顾家二房的人,也正是温凉的亲卫。

所以此事中的恩怨纠葛,当真是理也理不清楚。

又因此事,顾家大老爷弹劾宋老尚书,致使老尚书心疾发作。

不过,若真是有人蓄意谋害宋老尚书,那顾府不但无过,反是有大功。

毕竟不是谁都能又救得了平阳王府大公子,又救得了工部老尚书。

见温凉沉默不语,建明帝更是觉得自己猜对了,嘴角挑起,露出一抹笑来,“你若是真觉得亏欠顾家,不如娶了那顾家大小姐如何?

顾家大小姐是出了名的晦气软弱,只怕日后嫁到夫家也是个受气的。

可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把人家娶回去好好对待,倒是不错!”

晦气,可能是真晦气,以前的事温凉不知道,可又是替人踩断桥,又是替人背黑锅,这可不是一般的倒霉。

至于软弱……

若他所料没错,这位晋大夫便应是那传说中顾家大小姐。

因为他清楚的听到顾家二老爷唤她为“锦儿。”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那般多的巧合。

温凉眸色微微晃动,若真如他所猜测,她可和软弱没半分关系。

感觉到建明帝那充满了兴致的目光,温凉垂眸淡淡道:“陛下若是无事,臣先行告退了。”

“等等!”建明帝开口唤住他。

温凉以为建明帝又要说什么不着调的话,正想直接转身走人,却听建明帝的声音低哑了两分,“你……去了宋府吧?”

温凉略有诧异,蹙眉问道:“陛下派人跟着臣?”

建明帝摇了摇头,嘴角的笑有些苦涩,抬手指着温凉道:“看看你的衣领。”

温凉侧眸,赫然发现白色狐毛上沾上了一片红梅花瓣。

他随手捻起,便听建明帝自言自语道:“没想到那株红梅还在开着……”

京中有红梅的地方自是不少,可正逢宋老尚书重病垂危,建明帝便猜到他去了宋府。

“老尚书病情如何?”建明帝开口问道。

“臣没有进去,只见宋府撤了白灯笼,便离开了。”温凉冷冷淡淡的开口回道,莫说恭敬,疏离的语气中似乎还有些不耐。

建明帝凝眸看他,最后只叹了口气,抬手道:“退下吧。”

顿了顿,又补充道:“平阳王素来敬重宋老夫人,他不在京中,你代为探望也是应该。”

“是。臣告退。”

淡淡应下,温凉转身离开走入雪色之中,白色披风泛起一角,露出天碧色的锦衣,清冷矜贵。

殿内只剩建明帝一人,深深的叹息声飘在偌大的殿内,转瞬,即逝。

……

此时顾家的马车里,气氛有丝丝的压抑。

众人都一致的沉默着。

半晌,顾三老爷突然轻笑一声,忍俊不禁道:“宋府还挺有意思的啊,居然还能把丧事弄错。”

想到宋府那些人哀嚎半晌,才发现哭错了,又是忙着奔走相告,又是忙着撤灯笼,真是笑死人了。

顾大老爷墨眉一皱,本就严肃的脸更严肃了几分,“你就一直在想这个?”

“不然呢?”顾家三老爷不解。

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事,难道还不值得想想吗?

“笑他人之过,非君子所为。你已是朝廷命官,怎还可如此行事!”顾大老爷黑着脸,劈头盖脸的训了三老爷一番。

三老爷敢怒不敢言,最后忍不下去,小声嘟囔道:“大哥就会说我,你也在宋府不也笑了吗?”

顾大老爷脸一红,冷声叱道:“我那是在为宋老尚书高兴,怎与你一样!”

顾三老爷撇撇嘴,你是大哥,你说的都对!

顾大老爷训斥了一番三弟,转而望向顾二老爷父女两人。

顾锦璃心中一紧,该不会轮到他们了吗?

“二弟,你怎能让锦丫头也随你去了宋府,还一副小厮的装扮,真是不成体统。”

顾三老爷见大哥调转枪头冲向了二哥,不嫌事大忙附和道:“我也觉得此事不妥,我都劝过二哥了,可他就是不肯听我的!”

顾大老爷扫了顾三老爷一眼,鼻中发出一声不悦的哼声来,“既是知道此行不妥,那便要阻拦到底。

既分得清是非,便要坚持本心,怎可随意放弃。

心志不坚,难成大器!”

顾三老爷:“……”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评分 10
作者:浮梦公子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猜你喜欢
第十二章 再叫一声
13035 人在追
陆父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让我放心过了?”也幸好事情没有闹大,要不然,让他怎么在朋友面前抬起头来。他可丢不起这个人!“今天,我就让你放心一回,怎么样?”“这还差不多。”陆父下意识地应道,陡然回过神来,皱了皱眉,“你说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进公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第一章绝户头
14516 人在追
秋,大唐小河村,金黄的稻穗低垂着,远远看过去一片喜人的景象。可是和这丰收景象不相符合的声音传来倍感刺耳。“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割我家的稻谷?”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妇女小跑着喊着,她身后跟着一个十几岁的姑娘一脸焦急。割谷物的几个年轻男子穿着统可是和这丰收景象不相符合的声音传来倍感刺耳。。
032 沙发壁咚陆时渊,住在她家
眼前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苏羡意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慌了。因为下一秒,陆时渊忽然抬起手臂,朝她伸过来,她本能地往后仰,只是手腕被扣紧,挣不开。而他的手指已经轻轻撩起了她耳边的一缕碎发。“头发乱了。”睡意困顿在他嗓子里,声线喑哑而厚重。好似砂纸打磨因为下一秒,陆时渊忽然抬起手臂,朝她伸过来,她本能地往后仰,只是手腕被扣紧,挣不开。。
035 事因
28633 人在追
冯家大舅母并不比林大夫人大多少,但她却明显地苍老许多,甚至鬓角都有了花白,更像一位五十岁的老夫人。她面庞消瘦紧绷,迎接她们时的笑容与其说是笑,倒不如说是硬拉了面部皮肤弄出来的,显得很是僵硬。在林宜佳的记忆中,这位大舅母就是极为严肃,少有笑容在林宜佳的记忆中,这位大舅母就是极为严肃,少有笑容之人。从前的林宜佳甚至很是害怕见她,因为这位大舅母实在是很厉害很狠辣——林宜佳曾经见过她为了不知道什么事儿,让人用竹板狠狠地将大舅舅的一个小妾生生掌嘴到几乎毁容的地步,更是将那小妾身边的妈妈一百大板给打死了!。
第二春
25695 人在追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
三胖修仙传
20936 人在追
作为一名血统最纯正的村姑,正儿八经的穷人,李三胖唯一的念想是吃饱饭,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了跺一跺,世界都要震一震的大人物。泉溪村的后山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正背一大捆草准备回家。。